四月撰文

高通终究还是放弃了数据中心芯片,而更多巨头正在赶来的路上

面对 140 亿美元的服务器市场,ARM 阵营里派出了最具实力的霸主挑战英特尔,战未起却迫于内忧外患草草收场。但故事没有结束,更多巨头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一周之后,又是一周。高通再次延长对恩智浦半导体的现金收购要约期限,以等待中国监管机构的批准。

数不清已经是第几次延长收购要约,刚从博通恶意收购案中险些脱身的高通,伤筋动骨,当下已无暇再应付更多纷扰。

于是,迫于投资人压力,曾怀抱雄心壮志的高通服务器芯片项目 Centriq 因缺少盈利前景而草草收场。

在规模 140 亿的服务器芯片赛场上,英特尔垄断着超过九成的份额。不甘示弱的 Arm 阵营里,高通是最具资格和潜力向 x86 架构发起挑战的选手。

移动应用分析服务公司 Apsalar 的 CTO Fazal Majid 认为,Centriq 与英特尔的主流服务器相比具备优势和竞争空间,「Cloudflare 的基准测试证明了这一点,微软也表示了支持」。

得知高通数据中心芯片部门裁员近一半的新闻后,Fazal 表示沮丧,「对于我们这些寻求从英特尔 Xeon 高昂价格中解脱的厂商来说,这绝对是个坏消息」。

盛极一时 团队曾多达千人

2015 年,高通推出首款原型服务器芯片。这是一款基于骁龙移动处理器的改编版本,严格来说并不能称得上是成熟产品,却也足以激起大型云计算厂商们的热情。因为这个市场太需要竞争了!

据市场调研机构 Trend Force 2017 年发布的报告,英特尔处理器在整体服务器市场占据约 95% 的份额。服务器芯片向来以高利润著称。虽然按照出货量计算,其规模远小于智能手机和 PC 市场。但由于服务器芯片项目能够针对高性能收取高昂报价,使得该市场颇具吸引力。

两年后,高通的第一款定制级(ASIC)服务器芯片 Centric 2400 上世,采用三星 10nm 工艺,基于 ARM v8 架构的自研 Falkor CPU 核心。至今为止,Centric 2400 系列相继推出三款。据官方数据显示,高通 Centriq 2460 性能比优于同代的英特尔 Xeon8180 处理器,并且价格仅为后者的 1/5。

高通总裁克里斯蒂亚·奥蒙 (Cristiano Amon) 表示,服务器芯片市场的机会在于超算技术与蜂窝基站设计的结合,它将通过无线连接为手机提升处理能力,同时为带来验良好的 VR/AR 功能。

对此,微软等潜在大客户均为其站台,表示有意在数据中心使用该款芯片,以替代英特尔 Xeon 芯片。

盛极一时,高通服务器芯片部门曾多达 1000 余名员工,其中包括 850 名工程师。去年,总部甚至将部分移动芯片组的工程师调往该部门以增补人力。

尽管投入重兵,但要想让服务器芯片业务产生正向收入仍需数年时间。

而与此同时,在与博通收购案抗衡的过程中,高通消耗掉过多精力和资源。作为交换条件,高通已经向华尔街的投资人许诺削减数十亿美元的开支。

更最重要的是,数据中心部门的坚定支持者们已经相继离去。今年年初,保罗·雅各布斯(Paul E. Jacobs)卸任高通董事长一职,当他宣布私有化计划后甚至被迫剔除董事会。

5 月,高通考虑出售或关闭服务器芯片部门的消息传出后不久,曾为高通效力六年的数据心主管 Anand Chandrasekher 也在个人 Twitter 上确认了离职消息。2012 年,Anand 从 Intel 跳槽到高通领导市场营销业务,在 2013 年末被任命为数据中心部门的总裁。

事实上,在内部裁员之前,高通有数次出售该业务的机会。

XCOM 曾向高通开出了慷慨的报价,其中包括承担所有员工、产品线的开支,以及继续运营中国合资企业。该投资意向首先得到了高通数据中心客户的支持。

但高通却立即拒绝了这一提议,很大程度在于这家公司的推手是高通前 CEO 雅各布和前总裁德里克-阿伯利 (Steve Mollenkopf)。

由前英特尔总裁蕾妮·詹姆斯 (Renee J. James) 创办的安培计算(AmpereComputing)也向高通抛出了橄榄枝,但谈判进展缓慢。

直至 6 月 15 日,高通终于宣布裁员消息。根据其提交的文件显示,位于北卡罗莱纳州罗利的高通数据设计中心将裁减 241 个职位,另外在加州还会裁减 43 个职位。

谈到裁员,高通坚持「为了重新聚焦业务而不是放弃」的对外说法。但据数位知情人士透露,高通的裁员情况比媒体报道得要严重,占据了部门总员工数量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高通甚至取消了内部优先级较高的新款服务器芯片项目。

有业界人士认为,高通对于服务器芯片业务的冷处理将波及到国产芯片公司华芯。这是一家两年前由高通和贵州省政府联合成立的合资公司,设计、开发并销售供中国境内使用的先进服务器芯片是其主营业务,部分技术支持来自于高通。

走出危机 却再陷入另一个危机

高通,曾是圣地亚哥的技术中心,如今却成为了诉讼和纷扰的中心。

对于高通而言,流年不利的说法,从 2017 年延续到了 2018 年。长达半年的博通恶意收购案虽然最终以一纸白宫禁令结束,但却耗费了高通太多血力,在位长达七年的高通董事长兼 CEO 保罗·雅各布因此下台。

而与此同时,曾是最大客户的苹果向高通发起多项诉讼,称其开发的骁龙 (Snapdragon) 智能手机芯片至少侵犯了其 8 项跟手机电池续航能力相关的技术专利,同时针对高通垄断无线芯片市场,相继在美国、英国、中国发起诉讼,提出索赔。

事实上,高通的核心移动芯片业务增长已经放缓。自 2015 年以来,高通的营收每年都在下滑。据 2017 年第四财报显示,高通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 89% 至 2 亿美元,创多年以来新低,迫使其必须寻求新的增量市场。

恩智浦成为高通的放手一搏。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汽车半导体公司,高通与恩智浦业务互补性很强,收购恩智浦后,高通在物联网、汽车芯片等领域的竞争力将极大增强。

这也是为什么高通会在今年 2 月份愿意支付高达 440 亿美元的价格来收购芯片制造商恩智浦,要知道这一报价相比一年前已经上涨了 60 亿美元。

而当下,高通仍被困在恩智浦的收购邀约案中。最后期限近在眼前,按照协议,如果在下周 7 月 25 日前高通仍未获得中国反垄断监管部门的批准,高通将面临着 20 亿美元解约费,以及恩智浦收购案的落空。

守在门外的猎头们

危情之下,只好断臂求生。在北卡罗来纳州的高通数据中心大楼里,数百名芯片工程师因此丢掉了饭碗,先后收拾着桌面物品准备离开。

但不用为他们担心。

因为在马路对面,微软、英特尔、和 Nvidia 等一众科技巨头的招聘官和猎头们已经准备好新 offer,等到被解雇的芯片工程师迈出数据中心大门,然后将他们一一收入囊中。

高通放弃的服务器芯片业务——正在成为科技巨头们加速布局的赛道。

上周,Facebook 挖来了前谷歌芯片研发主管 Shahriar Rabii 担任副总裁。据彭博社今年 4 月的报道,Facebook 已经组建了芯片设计团队,开发目标之一就是为 Facebook 庞大的数据中心提供产品。

而谷歌早在六年前就开始自研发芯片,如今 TPU 项目已经到了第三代,应用到谷歌图像搜索、谷歌照片、谷歌翻译以及 AlphaGo 等项目中。

与此同时,微软也在开发基于 FPGA 的 AI 芯片 Project Brainwave,主攻云计算业务。百度的昆仑芯片在本月的开发者大会揭开面纱,云计算被视为重要场景。

而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在成为台积电最大客户之后,也启动了研发用于数据中心的 AI 芯片计划。

在谈到之所以选择云数据中心市场时,美国高通公司总裁德里克·阿博利曾表示,过去,市场更多掌握在企业级服务器手中,标准化的软件让其他企业很难进入这个市场。

但 Google、亚马逊、微软等大型云服务提供商希望获得更加灵活的、定制的解决方案。他们开始使用自己的架构和软件,这为入局者提供了更多进入市场的机会。

而如今,这个机会正被更多的其他巨头所把握。

部分信息参考:

https://www.theinformation.com/articles/behind-qualcomms-retreat-from-data-center-business.

产业芯片数据中心高通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