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多田、微胖撰文

奇式维新,百度迷途

在担任百度高级总裁兼任首席运营官 486 天之后,陆奇卸任。

这个消息让很多人感到震惊,甚至感慨百度变革要戛然而止。实际上,在此之前的蛛丝马迹可以证明一些东西。

除了 1 个月前八姐的离职爆料,早在今年 1 月,李彦宏曾在极客公园的创新大会上称,没有说过「All in AI」的口号。

「百度内部有很多项目,只是说 AI 作为基础,我们的很多项目都在 AI 化。我是非常相信人工智能的,但是大家不能说百度所有资源都在做自动驾驶和度秘等人工智能项目」,李彦宏在一次采访中坦言。

李彦宏的坚持辟谣,更像是一个信号。

这句口号是陆奇被高调迎入百度后第 6 个月时「喊」出来的,当时在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上,他带着完整的 AI 技术平台开放计划及上百家合作伙伴。

彼时,陆奇对于 AI 战略的积极与热情,让人印象深刻。

而市场对百度用 AI「代言」也非常买账。

2017 年 1 月 17 日,陆奇上任集团总裁兼 COO,到今年 5 月 18 日离任,股价累计上涨了 61%,市值也从 604 亿美元左右急速上升至 975 亿美元左右(截止 5 月 17 日)。

与之相对应的是,在陆奇离任的消息放出后,5 月 19 日,百度美股收盘下跌 9.54%,市值一夜蒸发 94 亿美元。百度截止 2018 年 5 月 17 日股价变化,来源:Yahoo Finance

对于百度整个公司来说,全面 All in AI,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百度现有支撑性业务可能短期内会受到一些冲击。事实上,有消息人士向机器之能透露,的确有传统业务部门向上提出对陆奇的抗议。

「下面的人对陆奇『逼宫』,这是存在的,而陆奇自己也不想左右为难。」这位消息人士表示。

李彦宏还是按下手中的暂停键。但不管陆奇在其上任的这短短 16 个月里为百度做到了什么,抑或者并没做到什么,我们都应该在百度的积极变化中,察觉到这家尚可被称为巨头的公司存在的「致命问题」。

改革伊始: 一个基础、两个平台

在百度 2016 年陷入负面产生动荡的档口,陆奇的加入成为一个象征百度转变决心的消息。很快,陆奇也在短时间内拿出了清晰可见的改造路径。

在 2017 年 7 月的百度 AI 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和陆奇等首次发布了人工智能开放平台的整体战略,也就是一个基础,两个平台:

百度大脑(和智能云)、阿波罗和 Duoer OS 平台。

「将人工智能技术商业化的最佳途径就是构建人工智能生态系统。而而这个生态系统的基础是百度大脑以及智能云。」陆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时曾说道。

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百度是第一家明确区分感知层认知层的大公司,其 百度大脑可以提供 60 种不同类型的人工智能服务。

早在今年 1 月份的 CES 上,陆奇也曾忍不住秀了一把百度大脑的肌肉:

「340% 的开发者人数增长率,80 个 AI 服务,2410 亿次百度大脑的日调用率,百度大脑是中国最有活力的架构。」

基于百度大脑,衍生出人工智能平台,开放自己的能力,与合作伙伴共建生态,成为百度接下来的选择。

具体而言,其开放的目的在于:

「你可以使用百度提供的所有数据,包括高清地图和训练数据,但我们会要求你也贡献数据。这里有个关键的原则:你贡献的越多,得到的回报就越多。」陆奇曾直言不讳道。

这里的「回报更多」,就是从数据资源、业务订单一步步过渡到「生态资源」。

而生态之于人工智能显然更加重要——亚马逊 Alexa 之所以能够领先于谷歌和苹果,关键在于它有正确的应用场景和生态系统。

因此,推出开放对话式人工智能自动驾驶两大平台,意味百度想通过扮演关键领域的 OS,在人工智能时代扳回一城。

加入百度不久,陆奇就将度秘上升至事业部级别,在那之前的 1 个 月,这个团队刚做出底层平台 Duer OS。

DuerOS 官方表示,自己具备七大类型、70 种以上核心能力,其目前大部分应用集中在语音、自然语言和图像识别领域。

对标亚马逊「Alexa」、Google 的「Google Now」、微软的小娜以及苹果的「Siri」,陆奇期待百度的 Duer OS 不仅在中国成为唯一重要的语音开放平台、AIoT 的操作系统,还得打好全球化的牌。

为此,一方面,百度希望以开放合作的姿态,共建智能硬件产品生态圈。

根据官方资料显示,百度每月平均会增加 5 款以上搭载 DuerOS 的设备。陆奇还拜访过小米之家,由小米 CEO 雷军亲自接待。此后,与拥有坚实智能硬件生态布局的小米合作,让百度技术步入更多用户家庭。

百度 2018 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DuerOS 已与创维、海尔、极米等 160 家企业达成合作伙伴关系,共发布超过 90 款搭载 DuerOS 的硬件产品。3 月份,DuerOS 已经响应超过 2 亿次语音搜索需求。

而更重要的一方面在于,要想真正具备生态能力,百度必须要「懂硬件」,而懂硬件的第一步,在于「自己动手做(基于自身基因,互联网公司很少能成功涉足硬件)」。

而微软的经验让陆奇清楚看到,下一代计算平台是以人工智能优先的智能音箱等设备,而不会是以手指和移动优先的智能手机。

因此,除了收购渡鸦,针对其他潜在下一代计算平台以及涉及 AIoT 的新体验与产品,百度也通过投资加以关注和布局。

比如,2016 年 9 月成立的百度风投,是百度公司除战略投资部、百度资本之外,专注于人工智能、AR、VR 等下一代科技创新早期项目的独立机构,其目标就是成为「人工智能时代的世界一流 VC」。

而针对自动驾驶方向的发展策略,更是在陆奇最早的决定清单中。

百度于 3 月 1 日对自动驾驶事业部(L4)、智能汽车事业部(L3)、车联网业务(Car Life etc.)进行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陆奇亲自担任 IDG 总经理。

在此之前,百度 L4 事业部由前百度 SVP 王劲带队、L3 事业部由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张亚勤带队,两位高管各自带队,争夺整机厂资源。

在这条业务线逻辑理顺后,2017 年 4 月,陆奇在上海车展宣布 Apollo 计划,要为汽车行业及自动驾驶领域的合作伙伴提供一个开放、完整、安全的软件平台。这也是入职百度一年来,陆奇最重要的贡献之一。

在去年 9 月发布新的迭代版本时,陆奇曾表示之前三个月将 40% 的时间花在了无人驾驶技术产品上,包括与客户洽谈、与合作伙伴洽谈。

「本质上,从今天到能够实现完全自动化的未来,无人驾驶技术的基础技术路径就是迭代的速度。」陆奇说。

截止目前,Apollo 已经推进到 2.5 版本,与 100 多家合作伙伴达成合作,并支持限定区域视觉高速自动驾驶,「解锁」了高速公路场景。这也意味着百度 Apollo2.5 在无人驾驶商用领域的应用上正式跨出一步。

目前,明确量产节点的车企包括金龙客车、奇瑞、北汽。新造车公司里,蔚来、车和家、威马已经是百度 Apollo 的座上宾。

业内人士表示,百度自动驾驶技术已经站在了商业化的门口。

而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些人事与组织架构的调整。

2017 年 1 月,陆奇入职后,百度多项业务被重组调整、并经历吴恩达和王劲等多名高管离职。

其中,百度研究院被正式收编,成为陆奇手下五大业务体系中 AI 技术平台体系(AIG)的一个组成部分,由王海峰负责。此后,百度副总裁曾良、陆复斌先后离职。

2017 年底,前百度 CFO 李昕晢辞去百度 CFO 后,任百度资本 CEO。

就这样,百度的业务架构已趋清晰,六大事业群平行,它们分别是:

搜索公司 (高级副总裁向海龙负责)、AI 技术平台体系 (AIG,副总裁王海峰负责)、智能驾驶事业群组 (IDG,副总裁李震宇负责)、智能生活事业群组 (SLG,COO 陆奇负责)、新兴业务事业群组 (EBG,总裁张亚勤负责) 和金融服务事业群组 (FSG,高级副总裁朱光负责)。

在此架构下,陆奇任期内的百度新一届「内阁」浮出水面。权力最顶层是李彦宏和马东敏。

在业务层面,形成以陆奇为统领,张亚勤、向海龙、朱光、王海峰和李震宇为大将的基本框架;而在非业务层面,CFO 余正钧和高级副总裁刘辉分别掌管财权和人事权,他们两位都向李彦宏直接汇报。

困境: 即便 All in,也难以速成

然而,这一系列「陆奇速度」的迈进背后,仍然存在很多诸多问题。

首先,便是以 DuerOS 为基础的 AI 安卓策略与硬件策略。

当初,在百度宣布收购渡鸦时,我们曾一度认为百度会走 Google 做手机与音箱的路数,要认真做硬件了。

但现实情况却是,一方面百度以「AI 安卓」策略为重,积极扩大 DuerOS 的硬件朋友圈;而另一方面,截止 2018 年春节,渡鸦的产能与市场表现都没有达到公司预期。

一位不具名内部人士告诉我们,在年终总结大会上,陆奇对渡鸦团队的表现非常不满意,其中主要矛盾点就在于供应链问题。这也就有了百度在 2018 年 3 月宣布成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mart Living Group,以下简称 SLG)」的决定,其中事业群组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百度「硬件生态渠道部」。

不过,在机器之能当时向吕聘求证时,他并没有围绕高层对团队不满的传闻做出正面解释,而是表示站在渡鸦角度,团队只有时间紧与工作量大的矛盾。

「在产能爬升过程中,可能唯一的问题就是中间隔了个春节,有两周停工。此外,由于硬件要求交工,组装工艺上的难度超出了工厂的预期。但最终成品是非常满意的。」

这间接说明了一些问题,但却不能完全解释陆奇强制把软件平台、销售渠道与硬件设计制作糅合在一起的目的。

事实上,当我们终于把渡鸦成品音箱拿在手里并带回家使用时,它当初让吕聘费了颇多口舌来炫耀,当然也同样获得了外界好评的硬件外形设计,反而成了我们最不关心的一部分。

与很多其他上市的音箱一样,它慢慢暴露出了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有的可能与硬件有关,但很多也与硬件无关。

最重要的是,从内容资源、到硬件与软件耦合上的拾音效果、误唤醒频率方面,同样是使用了 DuerOS 平台,将近 2000 元的渡鸦,表现不如 500 块的小鱼在家。

就像大多数平台吹嘘的「语音和语义接口免费使用」一样,百度为大多数硬件厂商所提供的更多是「便利」还谈不上「解决方案」,后者需要的是根据具体场景需求进行技术方案适配与磨合。

但百度做硬件的条件显然是不一样的。软件是自己做,硬件团队也是自己的,那么为何产能不行,耦合效果也不好?

「不过这些还不是『最致命』的。」

在进入 2018 年后,我们一直看到的,是一个嘴上说着要做硬件,但却仍然在进行「软硬分离」的百度。

DuerOS 一直在扩大自己的硬件朋友圈,几乎每隔一周都能看到他们的「合作大字报」,但很少提到自己公司的硬件产品;而在过年后,渡鸦产品很少出现在百度的相关推广宣传里;小鱼在家重新活跃,曝光率回到了 2016 年百度与他们关系最紧密的时候。

一切都是以 DuerOS 为重,严格遵循着「AI 界安卓」的成长轨迹。

其实这样的策略没错,甚至可以说是非常正确。

就像亚马逊 Echo 一开始设立的目标,「让 Alexa 无处不在」,成为各种各样硬件的「心脏」。而 Google Home 紧接着也做出了相似的策略。

换句话说,「把软件铺开」才是终极目标。

但不一样的是,他们却没有看到,Echo 与 Google Home 都是在以自己的硬件确立了难以撼动的市场地位后,才慢慢把软件铺开的。

换句话说,是 Echo 硬件的市场地位把一个 Alexa 硬生生地「拉扯」成了一个越来越宽的平台;是平台背后的硬件地位让 Alexa 的市场拓展有了足够的话语权。

思必驰的 COO 龙梦竹就认为,亚马逊才是 AI 软件公司的榜样:

「没有一家软件公司不想做平台,不想进入所有硬件。

但亚马逊的策略是,让 Echo 的地位变得无可撼动,即便进入其他容器体内,也丝毫不会对自己的硬件造成威胁。即便 Alexa 进入的硬件越来越多,但亚马逊很显然拎得清什么叫优先级事项。」

因为「拎得清」,亚马逊才可以看似很开放、很热情地让各种电器厂商接入 Alexa;也可以很「小气」地不愿意在自己的电商平台上卖 Google Home、Pixel 智能手机等其他谷歌硬件。

而曾经的「安卓思维之父」Google,更是开始亲力亲为去做手机、做音箱,甚至把 Google Home 与 Nest 重新合并成一个物联网大部,收到母公司 Alphabet 的主体业务 Google 门下(Nest 之前只是 Alphebat 的 other bet 业务群旗下的子公司)。

Google 新硬件部门负责人 Rick Osterloh 曾在一次采访时透露,为了做 Pixel,Google 所有事情都在「亲力亲为」:

「这个项目都是我们自己在进行库存管理,与运营商建立合作关系,亲自采购组件;同时也在处理分销商及供应链的相关事宜。我们甚至还在制造手机配件,包括充电器与连接线等等。」

「但反看百度,做 AI 安卓的口号,本身就是与『自己做硬件』有着一定冲突。」

在面对合作厂商时,你究竟要如何取舍百度自己的音箱,与其他品牌的同类竞品?

在渡鸦刚刚推出时,有不愿透露姓名的自媒体告诉我们,百度一方曾希望不要过度「文字包装」渡鸦,这会让 DuerOS 的其他合作伙伴产生顾虑。

某种程度上,渡鸦、小鱼在家们的身份,更像是 DuerOS「硬件朋友圈」的一员,是衬托百度技术一样的存在。

一位在脉脉上的百度员工曾透露,渡鸦整个团队都像一个外来户,编外人员;而被百度投资的小鱼在家,坐标仍然在朝阳区一个孵化产业园里。

一位不具姓名的语音芯片厂商告诉机器之能,这个市场的玩家,包括大公司,其实大多都是「隔岸观火」的状态。

「一个原因是这个市场由于成熟度不足而没有被充分认真对待;

另一个是,大公司只觉得硬件能为他们的技术备书就行了。」

3 月,当陆奇宣布部门重组时,当时我们觉得这一策略十分契合百度想做好硬件的愿望,而且让各个软硬事业部紧密合作,是做好一个有形产品的必要前提。

但随后我们看到的是,DuerOS 扩展朋友圈的速度更快了;而小鱼在家发布「小度在家」后迅猛的营销与宣传力度,也让这个事业部的存在颇显尴尬。

我们无法评论百度究竟做的对不对,因为通过 AI 平台抢占市场,是国内大部分公司都在做的事情。

但显然,亚马逊的 Aelxa,苹果的 Apple Store 有底气对平台上滥竽充数的开发者说不,而百度还处在放低门槛追求合作规模的阶段。

第二个主要问题则来自于「阿波罗」。陆奇在位时期,阿波罗无人驾驶平台应该是最凝聚其心血的「AI 产品」。

彼时的陆奇曾示:「百度开放自己 4 年的核心技术,赋能给所有的合作伙伴。Apollo 平台的开放,是为了迅速壮大数据的利人利己。」

开放的目的,「剑指」数据。根据一些熟悉合作方案的公司的说法,合作的确很简单几乎没有硬性要求,唯一要的便是数据。

然而,数据的交换势必会引起合作伙伴的警惕和反弹。

曾有百度内部人士透露,在与车厂的「拉锯」过程中,数据问题是合作中最难「谈」下来的一部分,这也导致无人驾驶事业群的负责人们屡次在公开场合强调「我们只要该要的,并不是所有数据都想得到」。

而在 2017 年 7 月的阿波罗首次发布大会上,百度工程师面对我们对数据交易的提问,也「三缄其口」。

此外,尽管把合作伙伴的「量」做上来很不容易,但从「质」和技术水平的角度来讲,这个平台也遭到很多无人驾驶圈内专业人士的诟病。

一位做 L4 级多传感器融合的创业公司就曾向我们透露,阿波罗的技术比较基础,基本能做的,其他公司都会选择自己做:

「对于车厂来说,百度 Apollo 平台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厂商,至少是一个 60 分的平台,但自动驾驶你要真正用起来的话,你得在 95 分、99 分以上,一些 60 分的模块是很难拼凑起来实现安全自动驾驶的。」

更有不愿具名的无人驾驶业内人士表示,百度的方案就是读 paper 抄的,他们车的摄像头方案也是抄的第一代 Waymo 的方案。

此外,一直以来,无人驾驶事业群的人才流失都比较严重,这从无人驾驶圈里百度系创业公司的数量就能一窥究竟。

景驰科技、Pony.ai、Roadstar、禾多科技等现在受到投资人热捧的创业公司,其 CEO 或技术骨干均来自百度。

这也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百度现在自动驾驶事业群的工程师们真的足够富有经验吗?

据一位业内人士提供的可靠消息显示,百度做自动驾驶超过 18 个月的工程师数量已经屈指可数。

而对无人驾驶定位精度有决定性影响的高精地图事业群,百度其实已经换过三拨人,还分两个不同的事业部在做。

因此,有某家国外绘图公司如此评价:「对比该平台的高调宣传,技术阶段实属初级。」

这样的现实情况让陆奇在 2018 年 CES 放过的话更显唏嘘:「自动驾驶汽车的高精地图业务,将比百度的搜索业务做的还大。」

而现在,陆奇结束任期,我们不确定百度能否带着这个目标按照既定规划继续前行。

产业改革人工智能陆奇百度
1
相关数据
小马智行机构

小马智行旨在提供最先进、最安全、最可靠的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截至2018年7月,公司已累计获得2.3亿美金融资。创始人及CEO彭军为斯坦福大学博士,曾获谷歌公司最高奖——谷歌创始人奖。创始人及CTO楼天城为清华大学博士,曾蝉联谷歌全球编程挑战赛冠军。小马智行在硅谷、广州、北京均设有技术研发中心,目前中美团队近300人,其中70%以上为技术人才,研发人员中超过50%拥有顶级自动驾驶公司工作经验。9月份,小马智行发布了第三代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PonyAlpha,成为中国首支运营产品化自动驾驶车队的公司。

https://www.pony.ai/
思必驰机构

思必驰是国内领先的人工智能语音交互技术平台公司,为企业和开发者提供自然语言交互解决方案,包括DUI开放平台、企业级智能服务、人机对话操作系统、人工智能芯片模组等,并在赋能智能终端后,丰富后端服务资源,满足用户多样化需求。

http://www.aispeech.com/
吴恩达人物

斯坦福大学教授,人工智能著名学者,机器学习教育者。2011年,吴恩达在谷歌创建了谷歌大脑项目,以通过分布式集群计算机开发超大规模的人工神经网络。2014年5月16日,吴恩达加入百度,负责“百度大脑”计划,并担任百度公司首席科学家。2017年3月20日,吴恩达宣布从百度辞职。2017年12月,吴恩达宣布成立人工智能公司Landing.ai,并担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2018年1月,吴恩达成立了投资机构AI Fund。

自动驾驶技术技术

从 20 世纪 80 年代首次成功演示以来(Dickmanns & Mysliwetz (1992); Dickmanns & Graefe (1988); Thorpe et al. (1988)),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已经取得了巨大进展。尽管有了这些进展,但在任意复杂环境中实现完全自动驾驶导航仍被认为还需要数十年的发展。原因有两个:首先,在复杂的动态环境中运行的自动驾驶系统需要人工智能归纳不可预测的情境,从而进行实时推论。第二,信息性决策需要准确的感知,目前大部分已有的计算机视觉系统有一定的错误率,这是自动驾驶导航所无法接受的。

感知技术

知觉或感知是外界刺激作用于感官时,脑对外界的整体的看法和理解,为我们对外界的感官信息进行组织和解释。在认知科学中,也可看作一组程序,包括获取信息、理解信息、筛选信息、组织信息。与感觉不同,知觉反映的是由对象的各样属性及关系构成的整体。

人工智能技术

在学术研究领域,人工智能通常指能够感知周围环境并采取行动以实现最优的可能结果的智能体(intelligent agent)

自动驾驶汽车技术

自动驾驶汽车,又称为无人驾驶汽车、电脑驾驶汽车或轮式移动机器人,是自动化载具的一种,具有传统汽车的运输能力。作为自动化载具,自动驾驶汽车不需要人为操作即能感测其环境及导航。

规划技术

人工智能领域的「规划」通常是指智能体执行的任务/动作的自动规划和调度,其目的是进行资源的优化。常见的规划方法包括经典规划(Classical Planning)、分层任务网络(HTN)和 logistics 规划。

逻辑技术

人工智能领域用逻辑来理解智能推理问题;它可以提供用于分析编程语言的技术,也可用作分析、表征知识或编程的工具。目前人们常用的逻辑分支有命题逻辑(Propositional Logic )以及一阶逻辑(FOL)等谓词逻辑。

感知层技术

IoT (物联网) 三层结构中的一层,用于识别物体,采集信息等感知类的任务;另外两层是应用层(Application layer)和网络层(Network layer)。

大数据技术技术

大数据,又称为巨量资料,指的是传统数据处理应用软件不足以处理它们的大或复杂的数据集的术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