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欣编译

谷歌内部视频《 The Selfish Ledger》曝光:让人感到不安的硅谷野心

不知不觉间,谷歌已然建立起了一座庞大的帝国,坐拥数十亿美元业务,掌握用户的一切信息。

近日,外媒发出了一份来自谷歌内部的视频,这则视频得以让人们一窥谷歌惊人的野心以及对未来信息流通方式的畅想,但与此同时,也给很多吃瓜群众带来了担忧与不安。
             
2016 年,谷歌 X 实验室设计负责人、Near Future Labortatory 联合创立人 Nick Foster 亲自操刀制作了这部视频。

这个视频对未来收集数据的方式展开了设想,仅在谷歌内部进行分享。谷歌会致力于让用户拥有相同的目标,定制个性化打印设备以收集更多数据,甚至还会尝试引导人类行为以解决诸如贫穷和疾病之类的全球化问题。

「我们不知道这个视频是否会引起不安,但这就是我们设计它的目的。这是设计团队多年前提出的一个思考实验,使用一种被称为『投机性设计』的技术来探索那些令人感到不安的想法和概念,这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它与谷歌的任何当前或未来产品均没有关系。」谷歌方面的发言人如是说。

你的设备收集到的所有数据都是由一系列信息形式呈现出来的,这些信息可以传递给其他用户来改善社会。

这个长达 9 分钟的视频名为《The Selfish Ledger》,以拉马克表观遗传学(关注有机体一生中获得的特征传递)的历史开场。

在视频的旁白叙述中,Foster 承认这一理论在遗传学中受到质疑,但是它为用户数据提供了一个有用的隐喻。(视频的名字是对 Richard Dawkins 1976 年出版的《The Selfish Gene》一书致敬)。

Foster 定义了「Ledger(数据账本)」,并假设这些数据档案可以被建立,也可被用于修改行为以及进行用户之间的相互转移。

「几十年来,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原则一直在计算机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但如果我们稍微不同地去看待事物又会怎样呢?如果 Ledger 可以被赋予某种意志或目的,而不仅仅是作为历史的参考呢?如果我们专注于引入多样信息源来创造更丰富的 Ledger 呢?如果我们不将自己视为信息的所有者,而是信息的保管人、暂时性的承运人或是看管者呢?」

「人们设备上使用的所谓 Ledger,也就是关于行为、决策、偏好、动作和关系的数据,可以将其想象成为某种能够传递给其他用户的东西,就像世代相传的遗传信息一样。」Foster 说道。谷歌提出的解决方案,即全系统设置的概念,让用户选择一个宽泛的目标,然后指导他们的日常行为。

以 Ledger 概念为基础,接下来,视频介绍了谷歌系统的概念性解决方案——谷歌提示用户选择一个生活目标,然后在用户与手机的每一次互动中引导他们实现这一目标。

有一些例子可以反映出谷歌作为一个组织的价值观,其中包括用户在叫 Uber 会建议用户尝试更环保的出行选择,或是引导用户从 Safeway 购买一些本地产品。谷歌解决方案的一个示例,将自己置于一个杂货 App 上,提出与用户之前目标相一致的选择

当然,这一概念实现的前提是,谷歌能够访问大量的用户数据和决策。然而,视频中从未提及过隐私问题或潜在的负面外部因素。事实上,Ledger 对数据的更高需求可能也是视频中最令人不安的地方之一。

在 Foster 设想的未来里,「以目标为导向的 Ledger 概念将变得更加可行」且「提出的建议可能不会由用户转化得出,而是由 Ledger 本身作出的」。

如此一来,《黑镜》中的场景走进现实,Ledger 会积极地寻求数据以填补其知识空白,甚至会选择购买它认为可能会吸引用户的产品。

视频中给出了一个浴室体重秤的例子。一开始,Ledger 并不知道用户的体重。随后,视频画风开始趋向科幻情景,设想 Ledger 可能会变得十分精明,能够依靠 3D 打印技术打印自己的设计:「欢迎回家,Dave,我给你打印了一个体重秤。」

一个概念云处理节点,正在分析用户信息并确定缺失的相关信息点;在这个案例中,缺失点就是用户的体重。

Foster 对 Ledger 的设想并没有止步于一个自我提升的工具。这个系统不仅能够「填补知识空白而且还能改进人类的行为模型」——不仅仅是你我的特定行为,还包括整个人类群体的行为。

「将用户数据视为多代数据,」Foster 解释道,「新兴用户有可能从前一代人的行为和决策中受益。」

Foster 想挖掘人类行为的数据库以寻找特定的模式,像人类基因组一样对其进行「测序」,并「对决策和未来行为作出愈发准确的预测」。

「随着收集和比较周期的延长,Ledger 有可能对抑郁、健康和贫困等复杂问题衍生出物种层面的理解。」Foster 总结道。Ledger 的核心宗旨就是尽可能多的累积数据,希望在某种程度上能够提供对全球主要问题的深刻见解。

尽管 Ledger 的概念趋近于一种科幻般的存在,但它与谷歌现有产品所表达的态度几乎完全一致。

Google Photos 已经假定知道你会把哪些事件看作生活中的亮点,并根据其人工智能的解释为你推送整本相册。Google Maps 和 Google Assistant 会根据收集的日常位置和习惯信息为你提出建议。Gmail 也可以自动编写邮件。所有这些服务的发展趋势都展现了谷歌对未来的强大好奇心以及势在必行的态度。

不过,在新兴技术和人工智能的道德规范受到更广泛的探讨时,谷歌也被道德层面的影响和产品的潜在问题所困扰。

例如,谷歌最近在 I/O 2018 开发者大会展示了 Duplex 语音电话人工智能,民众对 Duplex 潜在的欺诈可能性提出了强烈的抗议。这促使谷歌不得不补充了一项承诺——在语音通话前,人工智能会表明自己的身份。

 想必《The Selfish Gene》的理想照进现实之旅,也任重道远。

文章来源:https://www.theverge.com/2018/5/17/17344250/google-x-selfish-ledger-video-data-privacy

产业数据收集谷歌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