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艺撰文

这家活跃投资人达到2万名的AI投融资平台,优势与挑战都是同一样东西

进入 2018 年,人工智能领域被讨论最广的话题便是「落地」。医疗、教育、金融、建筑等都是 AI 落地的热门行业。

在一个稍显小众的领域——一级市场股权交易服务平台,AI 也在悄然推动着一场变革。

在创投圈,由于信息的不对称,被投公司与投资机构之间需要专门的「撮合」机构,这些机构提供了融资过程中的各种服务,如梳理商业故事、法务咨询、财务咨询等。

但是,部分机构的工作方式依然很传统,依靠人力来驱动,效率较低且价格昂贵。加之这类机构能够撮合的创业团队和投资人均来自机构自身的资源池,资源相对有限、闭塞、不易扩展赛道,这也导致了部分项目和投资机构对已有服务的满意度不高,认为自己得到的服务并不值回票价。

作为国内顶级的 FA 机构,华兴资本早在 2015 年就看到了这个问题,认为用数据加人工智能的线上平台能够解决传统工作方式产生的效率及边界问题。

「星起」是就是在这样背景下孵化的科技平台,其产品为一个投融资服务平台,创业者和投资人可以通过平台自由对接。

具体说来,星起平台能够给活跃投资人推荐自己投资偏好下的创业公司,创业公司也能轻松对接自己中意的投资机构。另外,在星起平台上,还有一些 FA 机构入驻,为双方提供服务。

数据收集的重要性

这一切得益于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的加持。作为一个平台,星起的数据来自全网。一方面投资人以及创业者主动注册,另一方面星起会与互联网上的其他数据源进行合作。

目前,星起已经覆盖了全网 20 多万个活跃创业项目,在星起注册的活跃投资机构有八千多个,包括两万多名优质投资人。

针对这些投资人和创业机构,星起聚合了广泛的数据,包括 IT 桔子、企业名片等公司数据库,Appstore 和各大应用市场,以及各招聘平台;同时,星起还会从网络大量读取媒体报道数据;当然,星起平台在日常服务中沉淀的数据依然是最核心的部分。

这些数据是描绘被投企业与投资机构的基础。例如投资机构的投资案例、过往投资方向、投资人偏好等;创业项目的产品下载量、招聘信息、媒体报道所展现出来的公司走向等,都是平台对双方机构的描绘维度。

通过对这些维度的梳理,星起会为投资机构以及创业项目打上标签。据星起 CEO 郑焕德透露,根据投资的领域,系统会自动产生 20 几个标签,深入到不同细分行业及产业,会产生三百多个标签,算上行为偏好,大概会有上千个标签。

这些标签用来对投资人与创业者进行深度的刻画,进而达成精准的匹配。比如一个投资人关注出海项目,仅用「出海项目」这一个标签刻画这位投资人是不够的,因为他可能关注的是出海电商,而非出海工具或者其他出海业务。

通常情况下,FA 服务分为两层,一层是「撮合」创业团队和投资机构;另一层是服务,比如估值、商业模式、财务报表等内容的梳理。星起平台将这些部分内容做了标准化的梳理,通过标签,创业者和投资人能够被精准推荐,这将对只有「撮合」功能的 FA 造成冲击。

「很多 FA 其实只是在解决第一层问题而已,这一层同样是我们平台想要解决的。」郑焕德说,「用平台解决的话,效率会比较高,成本也会比人的方式低。」

星起品牌于 2017 年末,由华兴 Alpha 与逐鹿 X 共同推出。逐鹿 X 是华兴资本于 2015 年 9 月孵化的投融资工具平台;华兴 Alpha 专注为早期优质企业提供 专业 FA 服务;星起作为平台,继承华兴 Alpha 与逐鹿 X 数据与服务能力,致力于打造「覆盖全网数据的投融资服务平台」。

面临的挑战仍然是数据

「在数据上我们比较饥渴。」郑焕德说,「我去年的主要任务就接入有价值的数据。只要我们能接触到的优质数据,我们都会尝试进行合作。」

但是通过合作获取的数据,并不能完全解决平台数据丰富度的问题。利用自身的优势,星起在日常服务中沉淀了自己的封闭数据,这在郑焕德看来,是更有价值的事情。

同时,在星起看来,搜集数据加上自身沉淀仍然不够。因为通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系统只能了解单个公司以及单个行业,不能理解产业链的上下游关系。

若一个投资机构投了某个行业的中游,那么他很可能对行业的上游或下游公司感兴趣。一个机构的偏好可能是投同一个赛道,那么他可能会在这个赛道里持续加注。

要做到对全产业链的完全理解,需要通过知识图谱进行补充。为了提升推荐的精准度,星起以智能匹配加人工的方式构建行业知识图谱。

靠着强大数据支撑的精准推荐,星起捕获了一大批投资人和创业者入驻。郑焕德表示,目前星期平台上的活跃投资人有一万三千多名,其中 50% 的投资人是月活用户。

星起希望能将活跃投资人的数量及产品月活进一步提高。「行业里 60%-80% 的投资人都在用我们的产品的话,我认为会是一个比较强的壁垒。」郑焕德说。

然而,这并不是星起的终极目标。「早在 2015 年我跟包凡聊的时候,我们认为未来一级市场的股权交易很可能会被数字化。」

「今天的私募投资是非常封闭的。」郑焕德说,「如果很多人知道我的公司,那么我可能能得到更合适的机构投资以及更反应我价值的估值。只能接触一两家的话,他报多少给我,我就值多少,这是非常不合适的。」

这是星起未来想要解决的问题,在星起规划的蓝图里,尚未上市的公司股权能够市场化,进行流通。「星起平台对优质项目的覆盖能力,是我们的优势。」郑焕德说。

仰望天空,前提是脚踏实地。当问及星起今年的计划时,郑焕德表示:「还是会将精力放在数据上,把数据壁垒做好。」

产业星起FA数据投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