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静宜撰文

瞄准货运场景的图森未来,解锁了无人集卡车队港内测试

与业内大多数自动驾驶创业公司不同,图森未来对其市场定位非常明确——致力于限定场景下 L4 自动驾驶技术研发。


这家成立于 2015 年 9 月的初创公司致力于打造 L4 级别(SAE)无人驾驶卡车技术解决方案,并在短短的两年半时间里迅速发展壮大。

截至目前,图森未来拥有 200 人左右的团队,并已完成 5500 万美元 C 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新浪、英伟达、复合资本、治平资本。(详情指路:获芯片巨头英伟达投资,图森未来打造核心算法,瞄准高级别无人驾驶卡车市场 | 独家调研

此前,图森未来已经在全球多地成功开展了无人驾驶测试,覆盖亚利桑那州 10 号州际公路、唐曹高速公路等公开路段、陕西上海汽车城及某港口封闭测试区。2017 年,图森未来相继与陕汽、英伟达、AWS、彼得皮尔特等建立供应链合作关系,还在河北进行了上万公里的高速公路真实环境路测。

在经历了一系列实地测试、技术打磨与场景摸索之后,图森未来于 4 月 3 日发出最新战报:

对外发布全球首个基于完全自有车辆的港区内部集装箱卡车车队自动驾驶测试视频,宣布进入港内集装箱无人驾驶卡车运输市场。

       

港口无人内集卡解决方案

图森未来 COO 郝佳男透露,图森未来已经实现了对接现有港机系统及港务系统的无人码头内集装箱转运车队解决方案,拥有由干线运输到区域内运输的整套无人驾驶技术解决方案。

不同于穿梭在各个物流枢纽间的长距离集装箱运输卡车,码头内集装箱卡车(以下简称内集卡)要根据港务系统的指挥,肩负港口内集装箱的流转运输任务。

而在这一环节上,自动驾驶技术的确大有可为。

首先,在无特殊外因的情况下,港口通常需要 24 小时运营。这就意味着司机不得不多班倒,也更容易产生疲劳驾驶的现象造成安全隐患。同时,由于内集卡对司机的驾驶经验和驾驶资格要求高,港口内集卡司机严重短缺。

传统 AGV 自动导航车的出现虽然能够解决这一问题,但是这套方案对旧港的改造难度大、成本高,应用场景受到制约。

相比之下,利用无人内集卡替代人力的方式则可以在帮助港口集团降低运营成本、提升运营效率的同时,降低安全风险。

其次,港口作业区作为特殊场所,对人员、车辆进出管理严格,相对封闭、可控,降低了自动驾驶卡车技术的商业化落地难度。

从视频中可以看到,图森未来的无人内集卡车队可以在港口有序行进,能精准停靠在港口暗桥下以便配合机械吊臂完成集装箱的抓取。

郝佳男介绍,通过无缝对接 TOS(码头管理系统),无人内集卡获得相应运输指令后,可实现码头内任意两点间的水平移动及岸吊、轮胎吊、正面吊、堆高机处的自动收送箱功能。

每一台无人内集卡通过车载网络实时与码头控制中心保持联系,从 TOS 系统实时接收每一条任务指令,并将当前车辆状态,任务执行情况实时汇报给控制中心。

这短短一分半钟的视频背后,是图森未来团队经过了数月在北方某深水集装箱港口内的无人内集卡车队保密测试。

郝佳男表示,在港区实现低速自动驾驶与公司此前集中火力专攻的干线物流自动驾驶相比,在技术上可能有 80% 是互相共享的,但还是有 20% 的细节存在差异,需要调整相应的模块。

例如,无人内集卡的停车误差需要精确到 3 到 5 厘米,而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却不需要这样的限定。

「从我的角度讲,做高速公路做的是端到端,而港口实际上是一个端的延伸。」郝佳男说道。

在被问及事故责任的归属问题时,郝佳男表示,无人内集卡本质上是一种港区内运行的设备。「我们认为应当是运营方承担责任,也就是我们自己。」

目前,图森未来有 5 辆完全自有的自动驾驶卡车在国内某港口测试,这一数目预计在 2018 年年底将达到 25 辆左右。

向 2020 年全面商业化的「长征」

当然,测试只是一小步,如何实现商业化落地才是关键。

目前,图森未来除了在中美两国市场继续推进干线物流自动驾驶研发、测试和运营之外,还试图在中国市场率先实现港区内集卡自动驾驶商业化。

据悉,已经有多家港口向图森未来表达了对无人内集卡的强烈兴趣,希望能积极合作并打造全球首个基于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技术的智慧港口。

「我们希望今年下半年能建立一个有 15 辆车的卡车港口运营车,在港口完成无人驾驶运输测试和试运营,积累商业运营经验,帮助一个港口解决自动化和运输的问题。」图森未来总裁助理薛健聪说道。

郝佳男解释,15 辆车本身能够承载 4 个船位的码头。「我们在实际运行的过程中,很可能会把大的码头进行分割,去承载其中的部分业务。」

据悉,图森未来还在美国与某快餐业巨头及某电商巨头展开了合作谈判。

按照公司计划,到 2019 年会新增 2 个港口商业化试运营点,同时借鉴美国的运营经验,开展 1 条仓到仓的高速公路商业化测试路线。此外,图森未来还要这一年实现小规模可量产无人驾驶卡车的交付使用。

而这些大规模路测和商业化试运营的目标,都在于 2020 年全面商业化。

「在国内,我们的无人驾驶卡车技术做到了第一,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郝佳男说道。

不过,作为业内公认的最快实现商业化的方向之一,自动驾驶卡车的市场空间巨大,格局尚未定型。

新玩家还在涌现。前不久刚刚传出创业消息的前滴滴研究院长何晓飞,其主攻方向也是自动驾驶货运领域。

毫无疑问,自动驾驶细分方向的热闹也意味着这些公司已经进入场景落地能力的竞争,毕竟技术炫技不足以支撑行业进入下一阶段。

产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