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车是怎样上路的?这里有一份自动驾驶车辆监管制度的全球性调查

撰写 | Tony Peng(彭君韬)

如今大多数人都意识到,自动驾驶汽车在运输和交付系统领域点燃的革命之火迟早会成燎原之势。虽然迄今为止自动驾驶技术的突破多来自 Google Waymo、福特、通用汽车和特斯拉等明星巨头,但是立法者和地方政府在研发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仍然不容忽视。


没有政府的许可,在公共道路上测试自动驾驶汽车基本上在各个国家都属于违法行为。1968 年通过的维也纳道路交通公约是一项管制国际道路交通的国际性公约,公约规定驾驶人必须始终充分掌握并对他们的车辆在交通中的行为负责。

美国和德国、英国和荷兰等欧洲国家是为自动驾驶汽车颁发许可的先驱国。这些国家引入了公共道路的自动驾驶汽车法规并颁发自主测试许可证。而亚洲国家在过去的三年中也迅速赶上并制定了类似的法规。

机器之能对国际规定进行了调查,我们挑选出了一些主要的国家和地区,这些地方正在适应公共道路上自动驾驶技术的测试并对其进行部署。

1908 年,福特公司推出大规模生产的 Model T Ford 时,美国就成为了第一个中产阶级家庭能够负担得起汽车的国家。如今,这个「山姆大叔」仍然是整合自动驾驶技术的先驱。

美国的每个州都自主对自动驾驶汽车立法进行规范。去年,美国有 33 个州通过立法、发布行政命令或是提出倡议等不同方法纷纷在公共道路上适应自动驾驶汽车。

毫无疑问,加州是自动驾驶汽车开放性以及准备状态最好的一个州。加州于 2014 年 9 月推出了自动驾驶测试法,法律要求自动驾驶汽车中必须有一名随行的人类驾驶员,时刻准备好接管车辆的控制权。最近,加州又向前迈进了一步,允许自动驾驶汽车可以不用人类安全员随行即可在道路上运行。

Fortune 报道,有 50 家自动驾驶公司都在加州测试他们的技术。Google 的 Waymo 和通用汽车在自动驾驶汽车英里数上领先:截止到 2017 年 11 月之前,12 个月内 Waymo 在自动驾驶的公共道路上共积累了 352,545 英里(共计 567,366 公里),而通用的自动驾驶汽车则在 2017 年共跑了 131,676 英里(共计 211,912 公里)。

与此同时,亚利桑那州也移除了部署自动驾驶汽车的障碍,培养了一个对自动驾驶汽车友好的环境,如今可以与加州的环境相媲美。2015 年 8 月,亚利桑那州州长 Doug Ducey 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指示各机关「采取必要的措施支持自动驾驶汽车在亚利桑那州公路上的测试和运行。」今年 3 月,Ducey 对行政命令进行了更新,进一步允许了没有安全员随行的自动驾驶汽车的公路测试。现在有超过 600 辆自动驾驶汽车奔驰在该州的公路上。

佛罗里达、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等地同样是适应自动驾驶汽车速度很快的几个州。

中国离成为一个适应自动驾驶汽车的法规国家还很遥远。虽然中国拥有很多如百度的 Apollo 、景驰科技和小马智行等在内的多家著名自动驾驶公司,但是立法和许可仍然起步缓慢。

如今,情况正在发生变化,一线城市尤其如此。本月早些时候,上海首次颁发了自动驾驶汽车牌照,允许两家制造商在公路上测试自动驾驶汽车。虽然测试被限制在嘉定区 5.6 公里(3.5 英里)的一段公路中,但是上海是中国第一个智能网络和自动驾驶试点城市。

今年 1 月,北京市交通委宣布将在郊区亦庄修建全市首个自动驾驶测试点。与此同时,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的故乡杭州也将开设一条自动驾驶测试道路,距离阿里巴巴主园区仅 1.4 公里。中国自主汽车产业枢纽广州最近也允许小马智行和景驰科技在特定区域进行车辆测试。

去年 12 月,重庆市政府宣布计划在 2019 年之前指定一个大型开放的道路测试区域,区域内包括城市、山脉、高速公路、隧道和桥梁,并且要实现地域 5G 信号的覆盖。当地政府还出台了《重庆市自动驾驶道路测试管理实施细则(试行)》以规范自动驾驶汽车在地方公路上的测试。

去年 12 月,深圳巴士集团在福田保税区 1.2 公里的道路上引入了「智能驾驶巴士系统」。

尽管北欧在自动驾驶方面没有美国或是中国那样受到广泛关注,但是比起其他国家,荷兰和瑞典等国家更有可能实现全国范围内交通系统的自动化。

2018 年毕马威发布的全球自动驾驶汽车成熟度指数报告列出了 20 个自动驾驶汽车成熟度最高的国家。荷兰位居榜首,远超位于第 7 的美国和位于第 16 位的中国。毕马威对荷兰高度利用和维护良好的道路网络赞誉颇佳。荷兰还建有近 3 万个电动汽车充电点并且拥有高质量的无线网络,便于与自动驾驶车辆之间互传数据。

2015 年,荷兰的部长理事会首次批准了自动驾驶车辆的道路测试,并于去年 2 月更新了法案,允许在没有人类驾驶员随行的情况下进行测试。荷兰政府花费了 9 千万欧元对国家超过 1000 个交通信号灯进行了调整,让这些信号灯与自动驾驶汽车互相通信。

2016 年,荷兰政府在荷兰的中心城市部署了 Wepods。这是世界上首个电动无人驾驶巡回车,Wepods 可以容纳 6 人并在城市固定的车道上运行。

瑞典在毕马威 2018 年的报告中排名第三。这个诞生了宜家家居(IKEA)、Spotify(音乐服务网站)、爱立信和沃尔沃的国家在过去几年里加大了对自动驾驶的支持力度。

2015 年,瑞典政府率先进行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最后得出结论认为可以在瑞典公路上进行各级自动化的测试。从 2017 年 7 月开始,道路运输管理局可以依法授权许可并监督自动驾驶实验。

去年 12 月,沃尔沃推出了 Drive Me 项目,该项目在哥德堡给许多人提供了自动驾驶汽车用以日常使用。这个项目旨在收集用户的反馈从而进一步打磨公司技术。

去年 11 月,沃尔沃与 Uber 签署了一项价值 3 亿美元的协议,为这位打车巨头提供 24,000 辆自动驾驶 Volvo XC 90 Suv 旗舰车型。

德国议会去年 5 月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公司在公共道路上进行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现在德国已经成为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温床。驾驶员可以把手从方向盘上拿开让车辆自行驾驶,在此过程中驾驶员可以用手机来打发时间。但是驾驶员必须随时准备好接管车辆的控制权以处理可能的紧急情况。

新法规还要求自动驾驶汽车要使用黑匣子——一种自动驾驶汽车的对应数据记录仪,用于记录系统数据和行动以备之后的事故复查。

英国同样正在逐渐完善自动驾驶汽车政策和法规。虽然大多数欧洲国家都遵守维也纳道路交通公约,但是英国并非缔约国之一,所以英国被认为在通过立法吸引自动驾驶汽车制造商和科技初创公司方面占据优势。英国政府计划到 2021 年前要在道路上广泛采用自动驾驶汽车。

2013 年,英国交通部允许半自动汽车在车流量较少的农村和郊区道路上运行。三年后,女王在年度演讲中谈到了颁布新法律的重要性,「让英国为成为自动驾驶汽车领域开拓者做好准备。」

去年,英国政府通过了一项法案,制定了与自动驾驶汽车相关的责任和保险政策。


新加坡可能是亚洲甚至是世界上首个广泛采用自动驾驶的国家。新加坡拥有世界第三高的人口密度,政府面临重建运输系统的巨大压力。

毕马威 2018 年的报告在自动驾驶汽车和法规方面给予新加坡最高的分数。2015 年 7 月,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LTA)批准了一条 6 公里长的自动驾驶汽车测试路线,并在一年后将长度增至一倍。2017 年,LTA 将自动驾驶汽车测试平台扩展到临近区域如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科学园 1 & 2 以及 Dover 和 Buona Vista 等地,为现有的自动驾驶车辆测试线路新增了 55 公里的长度。

去年,新加坡政府通过立法,承认机动车辆可以不需要人类驾驶员,并且在公共道路上调节这些车辆的运行。这些规则豁免了违反现有法律的自动驾驶汽车和操作员,现有法律要求人类驾驶员必须在道路上对机动车辆的安全使用负责。

新加坡的支持性环境吸引了波士顿的自动驾驶汽车软件公司 NuTonomy。这家公司被 Delphi 以 4.5 亿美元收购,于 2016 年 8 月推出了免费试用自动出租车的服务,并且希望能在今年第二季度结束前在城市开展自动出租车服务。

韩国可能是政府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投资最积极的国家。这个三星、现代和 LG 的发源地允许获有许可的自动驾驶汽车在公共道路上行驶(两段高速路和四段常规线路,共计 320 公里),并且韩国正在建造一个用于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的人造小镇。

去年 11 月,韩国国土交通部宣布开放 K-City,这是目前最大的自动驾驶汽车的试验城镇模型。K-City 耗资 110 亿美元,提供了 35 种不同的驾驶条件,包括收费站、行人、火车过境点甚至还有坑洼的公路和建筑工地。

在近期结束的冬季奥运会上,韩国方面展现了自己自动驾驶的优势,现代汽车公司部署了自动驾驶车队而韩国电信公司则提供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接送服务。

新西兰在早期就积极采用自动驾驶汽车,根据毕马威 2018 年度的报告来看,新西兰在具体政策和立法方面仅次于新加坡排名第二。

新西兰政府鼓励对半自动和全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并积极推动自动驾驶技术的早期采用。该国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汽车一定要配备人类驾驶员。

新西兰最近批准了一项由硅谷初创公司 Kitty Hawk 提出的自主飞行出租车试验,Kitty Hawk 由 Google 创始人 Larry Page 建立。

产业自动驾驶测试政府监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