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汤旷视在前, 7分钟把BBC记者「捉拿归案」的深醒科技, 靠什么挤进安防这个拥挤赛道?

撰文 | 宇多田

盘子大,但骨头难啃。

这是每一个挣扎在安防市场的人脸识别公司所达成的共识。

按照市场调研机构 IHS Markit 在 2017 年的一项数据统计,中国在公共和私人领域 (包括机场、火车站和街道) 共装有 1.76 亿个监控摄像头,便可估算这个市场究竟深藏着一笔怎样可观的财富。

而安防第一硬件巨头海康威视近一年来暴涨至 3700 亿的市值,也能让人对这个产业「窥一斑而知全豹」。

与此同时,由于 AI 技术的阶段性突破,系统升级对于传统安防摄像头市场来说显得恰逢其时。

然而,正是这个传统企业势力盘踞,服务对象需要采取「特殊攻坚战」的市场,让大部分新兴技术玩家在寻找立足之地的过程中,包括一些有名的人脸识别独角兽在内,吃了不少苦头。

但就是有这样一家在 2016 年初才成立、2017 年才进行商业活动,与商汤旷视相比几乎不为众人所知的创业公司,却声称「自己是安防领域人脸识别技术当之无愧的老大,实战综合准确率行业第一」。

这样的声明很容易让人一笑置之,因为市场内几乎有点名气的人脸识别公司都是这样自居的。

不过让我们产生兴趣的是,这家名叫「深醒科技」的年轻公司说出这番话的底气究竟来自哪里。

「技术我们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三个月前,BBC 曾对深醒科技在贵阳公安局安装的「深醒动态人脸识别实时预警系统」进行了一次实地测试。

测试方法非常有意思。

记者 John Sudworth 佯装一名「逃犯」,试图逃离贵阳市。然而,在照片被技术人员录入数据库中后,其所到之处,无论是天桥上还是车站,但凡有摄像头的地方,都被抓拍到了身影。

而在这些被抓拍到的地点,他的脸部画面、出现位置以及时间都实时出现在了贵阳公安局数控大厅的屏幕上。行踪被完全掌握的同时,警力也同时部署完毕。

最终,仅逃跑了 7 分钟,他就被贵阳警察在火车站大厅中「抓获」。

BBC 记者被捉拿归案

如果你看过像《白夜追凶》等刑侦影片,就会清楚以往警察在回看录像,寻找嫌疑人时,只能使用人力一帧一帧过滤,也根本不可能通过摄像头实时捕捉到在逃犯人的位置信息。

然而相比之下,如果这个城市安装了基于动态视频流的人脸识别预警系统,并与市内摄像头系统进行了集成;与此同时,公安局数据库也有你的脸部信息,那么,一旦摄像头拍下了你的脸部信息,图像就会被传回后台进行比对和分析。

从拍照到比对完成,整个过程不会超过 5 秒。

「坦率讲,安防市场虽然人脸识别公司很多,但是某公司用的是静态算法,在安防市场实战效果做得很一般,」深醒科技董事长卢臻性格直爽,直言不讳地评价了某人脸识别创业公司的技术,并详细解释了静态与动态人脸识别的应用差异:

「静态就类似于苹果开机那种,光线必须要好,面部要清楚,镜头里面的大头照是 1 比 1 的。这种要求很低的,像银行啊公司门禁啊,都是这种,价格也便宜很多,基本每家都做得很好了。

但是安防用的摄像头,特别是那些机位特别高的,不可能给你拍出很清楚的大头照,都是 N: N,而且没人会抬头看摄像头,要不低头,要不侧视,而且基本一闪而过。识别出这样的动态人脸,才是高级别的技术,对于国内提升安防水平有着很重要的实战意义。」

实际上,目前中国很多城市的传统安防设备,可能比卢臻描述的还要更简陋一些:

为了能让坐在监控室的警卫员们看得更清楚,很多公共区域的摄像头画面经过了白平衡处理,减少画面过暗或或过亮的偏差值。因此,就容易造成在逆光时人脸发暗,模糊了脸部一些重要的特征点。

而这种传统设备中常见的监控漏洞,也被深醒科技从技术层面上进行了补足——红外人像识别技术。

「即便黑到伸手不见五指,我们这项技术的识别率依然很高。」卢臻说。

机器之能在深醒科技布置的一间「暗室」内现场测试了这项技术的识别率。屋内的暗度基本与电影院开场后的室内照明度持平。

而根据测试结果,由于数据库已经有我的个人身份证照片,在我踏入这间暗室后的瞬间,屏幕上立即出现了我的抓拍图片,并同时出现了我的身份证信息,与强光下的准确率几乎没有差别。

暗室效果图

「我们跟友商一起先后经历过严格的黑匣子测试。就是让算法放在里面自己跑,我们测试的结果是满分 100,而之前第一名也就 70 分。」

他甚至打开微信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战果群」里的照片,这些照片都是来自公安部门的「喜报」——「昨天抓了两个,今天抓了三个。快得让人不可思议。」

「春节期间最多,那时候小偷、诈骗犯最多,所以平均每天一个公安局技术点至少能抓到 4 个犯人,」他把这些好消息比作深醒技术团队的精神食粮。

「我们真心觉得被抚慰了,这证明了我们是最强的。哪家公司现在能说帮公安一年抓到了几千个犯人?这方面我们是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实际上,虽然实战中的动态人脸识别率高达 90% 以上,但影响识别准确率的因素并不是没有。

在公安局试用这套系统的过程中,如果面部遮挡率大于 60%,可能就无法确定结果。不过,这还是要看政府客户如何自定义预警规则。

此外,为了避免这种状况,深醒科技正在把技术深度从人脸识别向肢体及行为识别方向延伸:

「在路上戴个帽子或者头套躲避镜头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我们不可能只停在脸部识别上面,也在研发基于身体节点的识别技术。」

交付能力与血统也很关键

相比老牌安防企业,技术是创业公司的最大杀手锏,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同样重要的,是寻找行业经验丰富的带头人,与技术专家一起把产品推到用户面前。

除了请来中国人工智能泰斗级人物张钹坐镇,在深醒科技的 6 位创始人中,除了以袁培江为首的 3 位顶尖技术专家,商务方面的重担基本由卢臻以为首的其他 3 人身上。

核心团队图

这位 2005 年从德国毕业归国后,就开始进行连续创业的工业制造界精英,有着丰富的投资及销售经验。当前,卢臻除了担任深醒科技的董事长,同时也是新疆机械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的监事会主席。

人脸识别效果图

通常来说,拿政府订单只有一种方式——招标。众所周知,招标需要公开进行评测和比试,而深醒科技是因为屡次在评测中获得第一,慢慢积累口碑,才拿到一个个政府订单。

在众多条件中,卢臻强调“技术优势尤为重要”,几乎没有其他附加条件。现在的政府最看重的是技术的先进性和项目交付能力。

「我们当时在一个很重要的卡口。第一次去的时候,当地一位老公安说『这个高架已经有 12 家公司来过了,你们是第 13 家』,然后摇摇头就走了,」他回忆说,因为当时很多家测试过后有特别多的问题,所以他们已经不太相信口头上的承诺。最终我们留了下来。

「很多时候,你的整套系统和服务在实战中达不到预期,他们就会觉得这个东西没用。所以后续的服务和调试都很关键。」

整个团队在表示完「想跟民警一起做,看看过程究竟有哪些问题」的意愿后,在那座城市一待就是 10 个月。后来,还是那个警察,借助深醒科技的人脸识别系统抓拿了两个特别重要的逃犯。

而这里起到关键作用的便是最终的「项目交付能力」。

人脸识别效果图

此外,从猎聘网上深醒科技登出的招聘岗位来看,除了一半与系统工程师相关的职位,采购主管以及面向北京、上海、成都的销售总监也在紧急招募中。

其实每个地区设立专门销售总监的原因很简单:省与省之间、一线与三四线城市之间的采购标准差异非常大,因此需要「因地制宜」,寻找当地有丰富经验的员工。

「我们一开始是从西部开始打入的,譬如新疆、贵州、青海这些省和自治区,然后再慢慢扩展至全国。大概 30 多个城市 1000 多个技术点吧。每个技术点就相当于一个公安局,经验积累了不少。」

人脸识别效果图

当然,另一个与安防产业竞争力有密切关系的条件我们也绝不能忽视:

国资/外资背景。

虽然深醒科技一直强调自己的技术更为领先,但其实包括商汤科技、旷视科技等人脸识别独角兽在内,都是想依靠动态人脸识别技术在行业内建立口碑。

坦白说,没有现场对比测试的「实锤」,我们不能贸然下一个「哪家技术更好」的结论;

与此同时,从商业模式来看,各家技术公司基本都开始走上了「软件系统+芯片+硬件设施(摄像头)」的三管齐下道路,差异可能只有推出市场的速度问题。(如果从软硬一体化解决方案实力来看,老牌企业仍然是最强的)

但是有一点却很关键,对于安全至上的安防市场,政府机关会极为重视公司的「血统」。

「我们是国资背景,融的钱都是人民币,以后也会 A 股上市,这个背景很关键。」卢臻的这番说法与此前机器之能采访云从科技(同为国资背景)时给到的回复相对一致:

在人工智能上升到国家安全战略层面的当下,国资背景对于安防领域的应用会起到关键作用。

「你想想,公安局的罪犯及安全数据肯定是一级机密数据,涉及国家机密的东西怎么可能大规模给一些外资的公司用呢?」卢臻透露,即便现在也有外资背景的公司拿到政府的订单,也只能涉及到浅层次的东西,政府只是想试一试其技术及服务的有效性。

「现在政府对数据安全及背景的审查非常严格,外资背景是没有可能深入介入的。他们唯一的优势也就是成立地早而已。」

虽然从市场份额来看,海康威视、大华等传统安防硬件企业的地位仍然不可撼动。但卢臻却认为,由于市场盘子实在太大,每家挖掘到的价值比例实际都不到 1%。

「这个市场还早呢,大家的目的不是抢已有的份额,重点在于剩下的 99%。

不过,如果说在已经挖掘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市场,那我们就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产业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