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这个名字,它可能就是区块链技术信徒们的圣地

编译 | 王宇欣、Rik R

来源 | 纽约时报

作者 | Nellie Bowles


Brock Pierce 在波多黎各圣胡安老城的前儿童博物馆内。他和一帮加密货币掘金者想要建立一个加密货币的乌托邦。在那里,钱币是虚拟的,所有合同都是公开的。


Brock Pierce 把他们正在建造的地方称作 Puertopia。不过,随后就有人十分严肃的告诉他们,这个词在拉丁语中的意思是「永远长不大的男孩的游乐场」,于是他们就换了个称呼:准备叫它 Sol。

这个冬天,有很多通过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发家的企业家在赶往波多黎各的路上。

他们卖掉了自己在加州的房屋和汽车,要在这个加勒比海岛上建立自己的住宅,希望借此避免因财富增长而日益繁重的州和联邦税负,有些税甚至能达到数十亿美元。

这些移居波多黎各的人想出了一个计划来安置他们的财富:建立一个加密货币的乌托邦。


这将是一个全新的城市,钱币是虚拟的,合同也是公开的。如此一来,还能为身处各地的人们展示出未来的加密世界应有的景象。

最近大火的区块链是虚拟货币的基础和核心技术。有人认为,它有重塑社会的潜力,而 Puertopians 的存在就是想要证明这一点。

为此,企业家们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来寻找最佳的地点。

2017 年 9 月,玛利亚飓风来袭,摧毁了波多黎各的基础设施。此后,加密货币的价值开始一路飙升。

有人觉察到这是一个机会,并且感受到了强烈的紧迫感。借由这个契机,人们全都涌向这个加密社区以建造一个加密货币的天堂。

现在,来到波多黎各的掘金者们正在花时间寻找一个可以拥有自己的机场和码头的地方,并接管历史悠久的圣胡安老城的酒店和博物馆。他们表示,当地政府已经快要允许他们建立第一所加密货币银行了。

新闻网站 CNET 的创始人 Halsey Minor 认为,「发生在这里的事情是一场完美的风暴。」

今年冬天,Halsey Minor 将他的新区块链公司 Videocoin 从开曼群岛搬迁到了波多黎各。


提到波多黎各的玛利亚飓风和随之而来的投资兴趣,他补充道,「虽然这场飓风给波多黎各的人们带来了很糟糕的结果,但是从长远来看,如果人们能忽略这场飓风的恶劣影响,它简直是天赐之物。」

这背后有一个重要原因,波多黎各在税收方面具有无与伦比的诱惑力:免除联邦所得税、资本利得税和营业税,并且还为商业税提供优惠且不必放弃美国国籍。

就目前而言,当地的地方政府似乎也有接受加密货币乌托邦的意愿。今年 3 月,州长将在名为 Puerto Crypto 的区块链峰会上发表演讲。

Giovanni Mendez 是当地有名的从事区块链税收的律师,今年 30 岁。他预计,玛利亚飓风过后移居税可能会消失,但是人口可能会出现激增。

Mendez 表示,「人口数量正在极度增长。」Mendez 有二十多个加密客户。「他们全都一起来了。」


近几个月,加密货币的投资者纷纷涌向圣胡安,并努力寻找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机场和码头的房产,接管悠久历史的波多黎各首都的酒店和博物馆。

这种趋势让不少因税务问题而来到波多黎各的上一代外籍人员感到担忧。对冲基金经理 Robb Rill 就是其中的一员,他为那些利用税收优惠的人运营一个社会团体。

「有人给我打电话,要购买 25 万英亩的土地,还要把自己的城市并入这片土地,在波多黎各之中再建一个城市,以此拥有自己的加密世界。但我不能这样干。」Rill 说道,他在 2013 年移居到了这座岛屿。

新来的人们仍然在讨论 Puertopia 究竟应该采用什么形式。一些人认为他们需要建立一座城市;而另一些人则认为把 Puertopia 搬入圣胡安老城就够了。无论如何,Puertopia 的拥护者都赞同行动要快。

「你可能从没见过一个行业会催生出一个地方,但是在这里你就会看到这一幕。」Minor 说道。

根据地 Monastery 旅店

怀揣 Puertopia 心愿的 Puertopians 在找到合适的土地之前,先来到了一个名为 Monastery 的旅店,并把它作为自己的根据地。这个地方的面积达到 2 万平方英尺,基本没有受到台风所带来的影响。

傍晚,Matt Clemenson 和 Stephen Morris 在 Monastery 房顶上喝着啤酒。Clemenson 脾气随和,戴着双色的飞行员眼镜。Morris 则是一个健谈的英国男人,穿着短裤和系带钢头靴子,脖子上挂着手机。他们想表明两件事情:他们之所以来到波多黎各,一是因为飓风,二是为和平而来。

53 岁的 Morris 表示,「只有当一切都被扫除之后,你才能够从头开始重建。」

区块链彩票网站 Lottery.com 联合创始人 Matt Clemenson 表示,「我们是怀揣善意的资本家,意在建立一个善意的经济体系。波多黎各就是这块蒙尘的宝石,这个岛屿一直以来被忽视和错待。也许 500 年之后,我们才能使它得到应有的重视。」

其他的 Puertopians 在结束了一整天寻找房产的巴士之旅后,也都回到了屋顶。


37 岁的 Brock Pierce 是 Puertopia 运动的领导人,他穿着低档七分裤,黑色背心几乎垂到了膝盖,还带着一顶黑色的大帽子。他和其他人是在 12 月初抵达波多黎各的。


Brock Pierce(中间),Josh Boles(左)和 Matt Clemenson(右)站在圣胡安旅馆 Monastery 的房顶上,他们租下了这件旅馆作为企业家们的临时总部。

在被问到是什么指引着他们来到这个地方时,Pierce 说:「同情心、尊重和财务透明。」

Pierce 是比特基金会的领导人,也是促成加密繁荣的主要人物。他和其他人联合创立了一家商业化区块链的初创公司 Block.One,该公司以所谓的初始货币发行价格出售了约两亿美元的定制虚拟货币 EOS。所有优良的 EOS 代币总价值约为 65 亿美元。

早前,Pierce 曾是一名童星。他首次接触到数字化金钱领域,是作为职业游戏玩家在《魔兽世界》中挖掘并交易黄金。他的这份工作由前特朗普顾问 Stephen K. Bannon 资助。不过,Pierce 也是一个富有争议的人物——他曾经因为欺诈而受到起诉。

楼下,Monastery 旅店的公寓内,十几名外国人正准备外出。当晚,水管漏了,厕所和水龙头都没有水。Minor 则懒洋洋地躺在壁式躺椅上休息。

「美国不希望我们这样做。他们试图扼杀这种经济。」提到加密投资者与美国银行之间存在的困难,Minor 表示,「需要有一个让人们可以自由创造的地方。」

Pierce 双拳紧握在房间中踱步。一天中有好几次,他都会在手机上用便携式音响给大家播放一个视频:卓别林 1940 年的《大独裁者》。其中,卓别林模仿希特勒召集自己的力量。他从「不仅仅是机器,我们需要人性」这一句话中找到了灵感。

「我担心人们会误解我们的行为,我担心人们会认为我们来到波多黎各单纯只是为了逃避税负。」Pierce 表示。

他说,他打算自己掏出 10 亿美元建立一个名为 ONE 的慈善代币。「你看,如果你从 Money 这个单词中把 M 和 Y 去掉,剩下的就是 ONE 了。」

「他正在转向更高的追求。」加拿大服装公司 Nygard 的继承人、加密投资者 Kai Nygard 表示,「他的做法已经超越了金钱。」


前儿童博物馆。波多黎各为创业者们提供了一个无与伦比的税收激励政策:免除联邦所得税、资本利得税和营业税,且不必放弃美国国籍。

对这个团体来说,Pierce 的个性和精神力量十分重要,而其成员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知论者。Pierce 会定期执行仪式。他们在早年掘金时,曾停靠在一棵历史悠久的木棉树下,那棵树被称为生命之树(Tree of Life)。

「Brock 偎依在那棵树下,呆了 10 分钟,」Nygard 说道。

Pierce 一边绕着树走,一边为 Puertopia 祈祷,他手里抱着一个从地上捡到的生锈的扳手。他吻了一个老人的脚,还祝福水中的一块水晶,其他人在一边注视着一切。他给在场的人和那棵树表演了卓别林的演讲,Nygard 说道。

那个扳手现在在阁楼上,又厚又油腻。

后来,这队人马在附近的一家餐馆吃晚饭,点了很多盘章鱼爪、炸奶酪、沙拉和朗姆鸡尾酒。他们开始讨论是否要买波多黎各的罗斯福路海军站(Roosevelt Roads Naval Station),那个地方占地 9000 亩,有两个深水港和一个邻近的机场。唯一的问题是:这是 Superfund(有毒废物堆场污染清除基金)的一个清理现场。

Pierce 那时睡着了,他的双臂交叉着,帽子歪斜着。他每天晚上可以睡 2 个小时,经常是睡在坚实的地垫上,以便与大地的电能保持接触。Josh Boles 是另一名因加密而来的外籍成员。他体格高大而健壮,把 Pierce 抱了起来,然后回到了 Monastery

他们在一个老镇广场上路过了一个粉色的大型建筑,这也是他们规划 Puertopia 市中心未来愿景的起点。一旦建立起一个儿童博物馆,他们计划使它成为一个秘密会所和外联中心,「以将波多黎各市民和 Puertopia 市民汇集在一起为己任。」

旅店 Vanderbilt 一景

在 Puertopia,工作日是很轻松的。

在另一个旅店 Condado Vanderbilt 内的清晨,39 岁的 Bryan Larkin 和 42 岁的 Reeve Collins 开始工作了,他们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放在了一个提供冰冻 piña 调制鸡尾酒的泳池酒吧内。

Larkin 说:「我们将会打造出这个加密货币之地。」

Larkin 开采了大约 20 亿美元的比特币,并且是波多黎各上市公司 Blockchain Industries 的 CTO。

Collins 则是一个互联网老兵,他已经从早期的一次比特币发行过程中为其区块链 APP 商店 BlockV 筹集了 2000 多万美元,其代币的价值约 1.25 亿美元。他还共同创立了 Tether,该公司为与一美元价值绑定的加密货币提供支持,其代币价值约为 21 亿美元,不过该公司已经在虚拟货币世界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所以,不行。不可以,我不想交税。」Collins 说道,「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不只是国王、政府或神灵,任何人都可以创造自己的财富。」


Pierce 和 Boles 与 Robert Anderson(右)在 Monastery 中。这所旅馆在去年的飓风玛丽亚期间毫发无损。

他从圣莫尼卡搬到了加州,只带了几袋行李在身边,现在他创立了一个叫 Vatom Factory 的加密货币孵化器。

「当 Brock 说,『我们搬来波多黎各是为了享受税收优惠并创造这个新城镇』时,我说了『我加入』。」Collins 说道,「一切都是未知数。」

他们很快便开始投入工作,在 Coinmarketcap.com 网站上检查加密货币的价格。「我们的市值在一周之内暴涨了 1 亿美元,」Collins 说道。

「祝贺你,伙计,」Larkin 回应道。

当地人对加密货币掘金者的态度

在圣胡安各地,许多当地人都在想该拿这些远道而来的加密货币掘金者怎么办。

有些人乐于接受新浪潮,对外来投资和思想敞开怀抱。

「我们欢迎加密货币业务,」经济发展和商务部首席业务发展官 Erika Medina Vecchini 在她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她表示,她的办公室正在策划一项针对加密货币新移民热潮的广告活动,广告语是「加密货币者的天堂(Paradise Performs)。

其他人则担心家乡会变成一个实验场,并谈论起了「加密殖民(crypto colonialism)」问题。

在圣胡安的一个家庭聚会上,32 岁的 Richard Lopez 在阿雷西沃镇经营着一家比萨店 Estella,他说:「我认为这很好。用税收引诱他们过来,然后他们就会在这里花钱。」

33 岁的 Andria Satz 则不这么认为。她在圣胡安老城区长大,目前在波多黎各保护信托部门工作。「我们是富人的避税天堂,」她说道,「对于任何想做实验的人来说,我们就是小白鼠。外来者享有免税优惠,而当地人却不行。」

Lopez 说,波多黎各需要一些力量来推动经济发展。「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新的方式。」

「行,比特币,为什么不呢。」说着,Satz 举起了双手。

Lopez 说,他和一个儿时的朋友,31 岁的 Rafael Perez,试图在家乡建立一个比特币矿。不过当地的电力系统总是出问题,而单单挖一个比特币就需要大量的电力。

产业Puertopia区块链加密货币
1
微胖
微胖

机器之心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