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驾驶出租车实行免费制是天上掉馅饼?No, 天下一定没有免费的午餐

撰文 | 高静宜

编辑 | 宇多田

参考 | 大西洋月刊、Jalopnik

自动驾驶到底有多热?

 

元旦回家跨年的笔者感受深刻。

 

自动驾驶的概念不再是业内的技术研发人员或是前沿科技领域的媒体人口中的专有名词,就连隔壁王大爷也会展望一下无人车的未来前景,然后和众亲戚品头论足一番。

 

然而,与那些长期浸淫于自动驾驶领域的业内人士的关注点不同,无人车的传感器系统究竟用了几个摄像头或是识别物体所使用的神经网络到底有多少层……

这些话题压根儿就不在平民百姓的脑回路里。

相比之下,他们更在乎与自身利益切实相关的话题:

当自动驾驶时代来临,我要为享用这项技术支付多少钱?

 

事实上,这也是自动驾驶领域的创业公司以及巨头都绕不开的一大难题——为自动驾驶技术开辟出一个合理的商业模式。

此外,在这条探索之路上,科技企业基于自身基因,其与汽车企业及出行企业进行产业融合的方式也不尽相同。

例如,Uber、Waymo 等公司就选择把自动驾驶技术与共享汽车进行整合,尝试开拓无人驾驶出租车市场;

而通用、福特等传统车厂虽然也在「两手抓」,但他们更侧重于在「努力把车卖出去」的前提下对车身进行逐步改造。

 

那么,对于吃瓜群众来说,什么样的自动驾驶汽车及相关服务才是触手可及的呢?

 

「那自然是在有安全保障的前提下,性价比高的。同样是坐出租车,要是无人的要是比有人的还贵,那我肯定不坐啊。」在我们采访了若干个「基层群众」后,他们普遍认为:

「比人开的出租车便宜,我们愿意试一下。」

 

然而,大众热衷的「免费」对无人驾驶汽车公司却不一定是个好消息,一直在寻找可行商业模式的厂商们真的愿意为用户提供长期免费的乘车体验吗?

 

天上掉馅饼?免费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或成现实

 

近日,《大西洋月刊》描述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新思路:未来,人们也许可以免费乘坐无人驾驶出租车。

 

虽然听起来有点「天上掉馅饼」的意思,但这并非不可实现。当然,免费乘车的代价是,必须将车停在沿路中「由赞助商指定的站点」旁边。

 

在免费无人驾驶出租车的未来蓝图中,任何人都可以享用一趟「城中旅行」,只要乘客愿意在沿路的麦当劳里呆上 15 分钟。

如果乘客不是快餐迷,那么可以去星巴克、书店或游戏厅。带儿童的家长可以停在迪士尼专卖店,而女孩子们则可以呆在 Zara 和 H&M 这种地方。

 

与 UberPool 的迂回路线和拼车服务不同,「UberFree」主要提供量身定制的路线,并会经深思熟虑后有针对性地设置停靠站点。而营销人员则可以趁此机会,把广告堂而皇之地摆在乘客面前。

 

虽然这多多少少听起来有点像一些强制带游客去购物点消费的旅游团,导游和旅行社的收益主要来源于购物点的提成,但在出租车圈其实早有这样的传统。

 

2010 年的时候,拉斯维加斯的脱衣舞俱乐部会给出租车司机付钱让他们把乘客带到自己这里来,这种行为是合法的且需要纳税。

而在国内,有时候出租车也会与一些宾馆等住宿场所达成交易——给下火车的乘客们推荐他们的宾馆,或者直接把你拉到某个宾馆门口。

 

值得注意的是,国外甚至还出现一个应用程序——Kickback,它可以根据类别,如夜总会、脱衣舞俱乐部、射击场、婚礼教堂等,快速帮助司机找到付钱让他们拉客的公司。

司机每拉一个乘客到大麻商店就会获得 10 美元的报酬;在拉斯维加斯的婚礼卖店,只要顾客购买了 199 美元的套餐,司机就可以拿到 50 美元的提成。

而脱衣舞俱乐部则将价格分级,给带来男性顾客的出租车司机的报酬最高可达 100 美元,而带来女性的司机则仅有 10 美元。

 

尽管像 Yelp 这类应用程序的出现使一些本地出租车司机不再是外地人不可或缺的向导,但许多人仍然会征求当地司机的意见,这可以让乘客感觉自己获得了当地的一手内幕。

 

天下绝对没有免费的午餐:也许会被操纵算法的企业掌控而走向极端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运作系统会损害乘客的利益而使司机获益。司机的动机是把乘客带到能够获得最大回扣的地方,但是这些地方往往都不是理想的去处。

 

可以发现,俱乐部在 Kickback 上支付的金额似乎与其在 Yelp 上的评级呈反比:

Sapphire Gentleman 俱乐部给的回扣最多(带来一个男性顾客,司机获得 80 美元),但是它有很多一星的评价,投诉涉及饮料兑水、掺药甚至抢劫事件。

最重要的是,一些俱乐部会收取顾客更高的费用来弥补支付给司机的回扣。

 

那么,这样的情况是否会迁移到无人驾驶车出租车服务上呢?

 

试想一下,当出租车司机被自动驾驶车辆所替代,且这些汽车由一个庞大的路径算法所掌控,那么倘若掌控该算法的公司想要从中牟利、或是与其它相关企业合作,他们就可以对人们的衣食住行施加更大的影响。

 

例如,拉斯维加斯出租车司机吃回扣拉客的这种情况,乘客仍然拥有追索权。

因为人类司机即便独立运作,乘客仍然能够指挥司机到达自己的首选位置。

但是,一旦人类司机被自动驾驶车辆取代,在一体式的路径算法的控制下,如果控制算法的公司与企业之间存在特殊关系,那么它可以很大程度上影响乘客的下车、就餐的地点以及乘客看到的事物和乘客不去的那些地方。

如果没有法律来保护乘客,那么这些获得赞助的车辆就会滑向另一个极端:乘客需要支付额外的费用才能停靠在某些站点,这些站点可能是被算法视为其赞助商的竞争对手。

 

因此,当自主控制权被剥夺,还淹没在广袤的广告海洋之中无法自拔,免费的无人驾驶出租车体验还是否值得?

 

各花入各眼,想必不仅是「隔壁王大爷」,对自动驾驶技术抱有期待的人们心里都有自己的答案。

产业自动驾驶
微胖
微胖

机器之心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