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智能硬件公司发布倒闭宣言:我渴望被收购, 但他们却突然变卦了

编译 | 张震

编辑 | 宇多田

如果翻看有关 Otto. 这家智能锁公司在 2017 年 8 月份时的报道,你会发现,这家创业公司曾「凭借」产品简洁的外貌、多功能性以及耐用性而备受赞誉。

而就在 4 个月后的今天,这家公司宣布暂停运营。

这是否能证明,一家创业公司的存亡,可能跟产品本身无关?

2017 年 8 月,智能硬件公司 Otto. 终于向全世界展示了它的第一件产品——智能锁。但你可能很难想象,这家公司成立于 2013 年。很不容易,4 年后,产品终于出炉了。

而「停止运营」这个决定是公司在圣诞假期开始前决定的。公司创始人兼 CEO Sam Jadallah 发布了一篇长文来说明这件事情,现在这篇文章就挂在这家初创公司的官网上。


「So Close」——这篇文章就像是一份对这家硅谷公司短暂生命的延伸性调查,并冠以一个言简意赅的题目,来表达团队离真正将产品推向市场其实仅有一步之遥。

在某个周末接受科技媒体 TechCrunch 的采访时,Jadallah 曾表示,公司的智能锁生意其实已经进入了「生产线制造」这一环节。

但如今,这些看起来契合 AI 概念的锁却堆积在仓库中无法卖出。而创造出它们的这家初创公司实际上也已经运营不下去了。

做硬件很难,这似乎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但为何一家公司都要推出大众性产品了,却无法迈出最后一步呢?

CEO 承认,他发表的是一篇面向所有创业者的警示性文章,目的是让人们看到硅谷这个所谓的「科技创业天堂」的多变性。

他认为,无论公司命运是长是短,它最终都将被某些拥有更多资源与市场经验的人收购。但不到最后一分钟(这里指收购完成),你无法预知自己是否会突然出局。

「你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而且允许自己犯错的余地也会小很多。

打造一个真正被人叫好的硬件产品,你需要无数资源,而这种资源最可能掌握在大公司手中。坦白来讲,这也是我对收购感到兴奋的原因之一。

因为,我知道收购会将我们带出风投资本市场的循环圈,然后把我们的产品交到一个懂市场,懂运营的公司手中。」

他在这份「告别宣言」中明确表示,这项将硬件推出市场的计划之所以会在最后 100 米冲刺阶段「猝死」,就是因为有一家已经决定将要买下 Otto. 的公司撤销了自己的收购计划。

他提到,这份收购协议的一部分,是 Otto. 在 2017 年 12 月与这个潜在收购方签署的,而这项协议也限制了奥托继续筹资的能力。

因此,当后者意外退出交易时,Jadallah 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现金可以继续维持公司的运营。

「我们已经完全没钱了,根本不可能在未来几个星期内把更多的产品生产出来并卖出去。」

他在这次采访中并没有提到那个对 Otto. 感兴趣的收购方名字,不过记者猜测,世界上最大的锁具制造商 Assa Abloy 肯定会对 Otto 有兴趣,后者最近刚刚收购了智能门锁公司 August Home。

对大的玩家来说,这个市场无疑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与此同时,物联网硬件的品类增长速度丝毫没有放慢脚步的迹象。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 NPD 的报告显示,2017 这一年,智能家居销售实现了 43% 的增长。虽然安保产品在这个增长中贡献了很大的份额,不过仍有较大的市场潜力等待挖掘。

产品向 iPhone 看齐?你愿意买一把 699 美元的锁吗?

当然,Otto 的产品在发布之初不是没有异样的声音,但公司一直认为它找对了成功的途径。

与此同时,公司也跟随 Nest(Google 母公司旗下的一家智能家居公司)的脚步,招募了一些苹果公司的前员工从事研发创新,试图生产出一款主打精美外观的智能防盗锁具。

但问题来了:

虽然今天的 iPhone 售价已经达到 1000 美元,但相比苹果,一款售价 699 美元的智能防盗门锁对大多数人而言可以承受吗?或者说值得下手吗?

此外,想要进入主流的智能门锁市场,真的应该与手机行业标杆产品的价格为目标吗?

Jadallah 确实是这样认为的。而在接受采访时,他曾表示,这个未透漏姓名的公司将在几天之后就要收购 Otto.。

然而,这家收购方最终还是变卦了。

Jadallah 从头至尾都没有给出这个潜在收购方退出的具体原因。他只是强调,产品的价格根本不是个问题。

「在第一次会面之前他们就知道了价格,他们是一群很聪明的人。」他说,

「这并不是『一个没有市场却野心勃勃的产品故事』。我相信,我们的产品定价没有问题。我们创造的技术完全可以应用在不同价位的产品上。」

事实上,他又在随后的一封邮件中这样补充道:收购方相信,公司可以在某些市场卖出更多的产品。

但现在,这一点肯定已经有些争议了。

尽管公司当前应该思考的是,堆在仓库中的智能锁应该怎么处理,但目前并没有人真正去销售这些东西。

而更让人有疑问的是,在 Jadallah 的描述中,这项即将到来的收购似乎意味着公司并没有 Plan B(其他方案)。这仿佛就是,他们在全心全意等待被收购。

「初创公司的命运就是一个二进制方程,」Jadallah 这样表示,「从极高的地位沦落到低估,只在朝夕之间。」

早在2017年12月初的时候,公司 Facebook 的主页还在推销这款产品,广告模仿《星球大战》新片,希望用户可以用他们的产片「解锁黑暗面。」

然而,就在两周以后,另外一家初创公司却走入了黑暗之中。

产业初创公司Otto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