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上万用户使用,订单转化率提升10%,这是京东布局VR/AR购物的成绩

AR/VR 和人工智能有着紧密的关系,人工智能技术同样制约着 VR 或 AR 的发展。

打开京东 App 的「百宝箱」,在第一排的推荐功能中,有「ARVR」的标识。点进去之后,里面的内容颇为丰富,「美瞳试戴」、「口红试色」、「虚拟试衣」、「AR 实景购」、「全景购物」(VR 购物)等功能不一而足。

以「AR 实景购」里的美的电饭煲为例,电饭煲图片上有「3D 展示」按钮。点击按钮,不再是以往的静态图片展示,而是 360°全方位查看电饭煲。「3D 展示」页面左下方,则有「AR 入口」标识,使用这个功能,电饭煲的模型就会投射到用户的现实场景中。

打开「美瞳试戴」,挑选美瞳之后,选择「AR 试戴」,手机会自动开启摄像头,检测人脸,进而将美瞳模型叠加到瞳孔,从而达到美瞳试戴的效果。

这是京东在 VR/AR 购物上的布局和尝试。

「通过数据监测可以看到,每天有上万个用户在使用,使用之后,订单转化率高于平均水平 10%,提升很明显。」京东产品研发部、ARVR 业务负责人赵刚认为,在应用的初期阶段就能获得这样的表现,很不简单。


京东的 ARVR 购物

VR/AR 技术助力无界零售的布局

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近几年电商增速放缓是不争的事实。通过电商平台,虽然足不出户就能「买买买」,但电商平台无法提供购物环境,满足体验式购物。一些需要体验的商品,比如服装、彩妆等,电商也「爱莫能助」。

VR/AR 技术就能弥补这一缺陷,前者能够打造虚拟现实场景,营造沉浸式购物体验,后者能将虚拟与现实相结合,在现实中体验产品。无疑,VR/AR 技术的兴起,能为电商带来新的营销方式,助力电商进一步增长。

2016 年 3 月,阿里巴巴宣布成立 VR 实验室 GM Lab(Gnome Magic Lab),在 7 月的淘宝造物节上发布 Buy+。在 Buy+中,用户戴上 VR 设备,就可以 VR 购物,在虚拟场景中浏览并购买商品。

2016 年 4 月,京东成立 VR/AR 实验室。10 月,推出 VR 购物星系,戴上 VR 设备,同样可以进入虚拟场景并选购商品。12 月,京东上线 VR 购物应用 JD Dream。目前,在京东 App 的百宝箱里,有一个「VRAR」购物入口,里面有 VR 购物、AR 购物等功能。2017 年 2 月,天猫在家装节期间也推出 AR 购物「AR-GO」。

实际上,运用 AR 技术,将虚拟现实结合,还有优于线下零售的地方。

就拿买沙发来说,去实体店选购,能够观察家具的品质和样式,但沙发是否与自己的家装风格搭配,就只能通过脑补,想象沙发摆放在家的情景。借由 AR 技术,即使通过电商平台购买,也能将该款沙发投影在自己家中,如果风格不搭,换一款沙发即可。

对新兴技术的使用,能够极大增强用户在线上购物的体验。然而,新兴技术带来的并不只有这些。

在 12 月 19 日京东举办的「天工计划 2.0」发布会现场,我们体验了「京东 VR/AR 产业推进联盟成员」的一些典型产品。

一家名为「玩美移动」的公司展示了虚拟试彩妆的应用。这是一款 App,可以搭载在有摄像头的终端设备中。用户可以通过 App,试用墨镜、眼影、腮红、口红等。具体实现方式则是,终端设备的摄像头会检测人脸,如果你试口红,就会检测嘴唇,如果试眼影,就会检测眼睛。在用户选择相应产品之后,系统会将这些产品的模型叠加到相应五官,进而完成试用的步骤。相对另外一家口红试妆的公司来说,玩美移动内置了几大彩妆品牌的产品,彩妆模型的颜色更为自然,也更能准确地检测到五官。

另一家名为辰科的公司则展示了他们如何进行虚拟试鞋。与试彩妆不同的是,虚拟试鞋需要采集用户的脚步尺寸。踏上他们的设备,系统会自动采集用户的双脚数据,比如尺码,是否扁平足等等,参数很详细。采集之后,可以选择系统里的鞋子款式。接下来的操作就跟虚拟试用类似,摄像头检测双脚,系统对鞋子进行 3D 建模,并将鞋子的 3D 模型叠加到双脚上,由此完成试穿过程。


虚拟试鞋


联盟的目标在于通过硬件和 AR 技术的结合,让零售渠道从手机延伸到任何实体上。比如,当你在化妆时,发现自己缺少某款彩妆,就可以打开镜子里的 AR 购物,立即选购。当你打开鞋柜,想要买鞋,也可以立即下单。

对京东而言,把足够的商品数据接入其中,覆盖另一个触达用户的入口。

「如果只用手机购物,那不叫无界零售。无界零售处处有购物场景,比如洗脸的时候,需要护肤品,就可以通过镜子下单,这才叫无界零售,我们的产品也要扩展到各种场合。」赵刚说,「这肯定是重点,只要这个事情可以发生,我们就让它发生。」

正是如此,据赵刚介绍,京东的 VRAR 实验室已被升级为业务部门。这表明,京东不再将 VRAR 作为实验室产品,而是完整的业务线。京东 App 上的「VRAR」入口虽然目前被收纳在了「百宝箱」中,未来如果做得更好,这个入口也有可能被移到京东 App 的首页。

另一方面,从线下渗透、探索新入口也是京东无界零售布局的一部分。相比电商,线下能满足用户即买即得的需求,而无人值守货柜则比任何实体零售空间离用户更近。它们可以进入办公室、小区大堂,甚至是楼道。不过,这样的货柜更适合标准品,比如饮料、日常生活用品等。接入 VR 技术,也可以提升货柜的用户体验。

底层算法、模型渲染、人工智能技术等,都是制约 VR/AR 进一步发展的关键因素

通过以上的分析可以得知,VR/AR 购物有着极大的前景和想象空间。但它们发展到哪一步?离真正的商业应用究竟还有多远?面临着哪些障碍?

在 2017 年上半年的「天工计划」发布时,赵刚曾经表示,VR 更强调沉浸式体验,目前在购物方面还很难达到。从技术上来说,要实现 VR 购物,首先要构建商品的三维展示模型,模拟的「真实」场景也需要通过全景视频的方式实现。「虚拟的真实场景占据用户手机双倍的空间,体验感太大太重,用户不接受。」赵刚表示。

而用户要体验 VR 购物,还需要穿戴 VR 设备,但这类设备普及度并不高。「如果没有舒适的硬件设备面向市场,只能留在实验室里,用户无法使用。」赵刚说。


京东产品研发部、ARVR 业务负责人赵刚在 12 月 19 日的「天工计划 2.0」年度盛典上演讲


赵刚认为,3D 展示是一个很好的过渡阶段。但即便是 3D 展示,也并不容易。

「我们让用户体验三维,三维就意味着更大的数据生产能力,现在把它变成 3D 模型,数据生产能力的供求量更大。因为用户一旦觉得你做的是模型,就会认为这个商品是不真实的,就不会真正重视它,那这个商品也就失去了自己的价值。」赵刚说。

因此,他们要花费大量精力,让用户感觉模型是真实的,这正是他们想要购买的商品。「我们有一套规范,比如一个 3D 模型,里面的接口,每一个外形上的细节、角度包括光感、质感、导角都要体现,达到 90% 以上的相似度,才能让用户认为这是真实的,可以放心购买的。这个工作量很大,生产力不解决,铺量就会有问题。」赵刚说。因而,在京东 App 上,能够 3D 展示的商品,覆盖率并不高。

VR 购物用在手机上还不现实,3D 展示作为过渡也需要大量的工作量。但赵刚认为,相对 VR,结合虚拟与现实的 AR 技术,更为可行,他们也更看重 AR。

「AR 强调的是现实和虚拟结合呈现什么,而非沉浸感,所以在手机上,大家能接受。」赵刚说。

然而,根据机器之能的体验,AR 购物也并不完美。比如,沙发之类的家具,从模型上来看,无法完全像静态图片那样精美。投影到现实中时,也没有正确地贴合在地面上,而是「漂」在空中。这些都制约着用户的实际购物体验。

通过 AR 选择沙发


这就需要叠加虚拟坐标系与真实坐标系,从而将虚拟信息与真实世界进行无缝对接。这需要底层算法的突破,SLAM 作为一种即时定位和地图构建技术,在 AR 中的应用至关重要。京东 VRAR 美国团队正在进行这项技术的研究。

「AR 解决的问题,是要把虚拟的物品和现实世界很好地绑定在一起。比如我要把一台冰箱放在墙角,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把它放在那,并使它跟随用户的手机。第二,它的大小本身是正常的,但放在墙角以后,可能就比正常尺寸矮。这些情况,用户都不会接受,所以对算法要求很高。」赵刚说。

但这些算法对手机的要求很高。比如苹果今年 6 月发布的 AR 开发平台 ARKit,目前只有市面上的顶级手机才能支持。不过,赵刚认为,手机并不是核心问题。因为随着大家逐渐认识到 AR 应用的潜力,大部分手机厂商都会朝着这个目标,考虑支持这个功能。

制约 AR 购物的并不只有底层算法,还有 3D 渲染技术。因为 3D 渲染技术决定着商品的模型是否精细、逼真。这也需要 App 具有 3D 渲染能力。

赵刚表示,此前的京东 App 并没有渲染能力,只能播放图片和视频。要使 App 进行 3D 渲染,就需要 3D 渲染引擎,但目前 3D 渲染引擎通常用于游戏的制作,体量很大。因此他们自主研发了一个微型的性能足够的引擎。

「引擎很重要,因为模型制作完成之后,还需要在引擎端有很好的表现,比如材质、光影、效果等都需要引擎表现。所以我们一直在和引擎进行磨合,使我们能够适应这个引擎的参数和特点。」作为京东的技术合作伙伴,畅景信息科技 CEO 郭未说。

此外,除了模型的逼真度不及图片之外,AR 购物中常见的缺点是,人脸检测经常失败。而 VR 技术应用于购物不大方便的一点是,VR 交互目前也不是很成熟。赵刚认为,AR/VR 和人工智能有着紧密的关系,人工智能技术同样影响 VR 或 AR 的发展。

产业京东VR
藤子
藤子

机器之心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