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解雇了打压共享出行服务的负责人」:亚利桑那成为自动驾驶热土背后的故事

在 Doug Ducey 成为亚利桑那州州长的三个星期后,他为亚利桑那州成为无人驾驶汽车的乌托邦铺平了道路。

2015 年 1 月,正值亚利桑那州的州府菲尼克斯举办超级碗比赛。Ducey 得知,当地监管机构因 Lyft 和 Uber 公司司机的非法行为而计划停止共享乘车这项服务。Ducey,一位身为冰淇淋连锁店冷石奶油公司前首席执行官的共和党人,对此愤怒不已。

Ducey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与我们想传达的讯息完全相反。我们想向 Uber,Lyft 以及硅谷的其他企业家传递的信息是,亚利桑那州对新想法会抱持一种开放的态度。」如果每个州都有一个口号,那么亚利桑那州的口号里一定包含「商业开放」这个词。

Ducey 解雇了该监管机构的负责人,这个负责人一直在打压叫车服务的司机而且关闭了整个共享乘车服务部门。直到 2015 年春天,亚利桑那州才使共享乘车合法化。


Waymo 公司在亚利桑那州的钱德勒市中进行无人驾驶汽车发动机的测试。


在过去的两年中,亚利桑那州成为了无人驾驶车辆的实验场在州长的支持下,亚利桑那州成为了无人驾驶车辆的实验场,备受高科技行业的青睐。在过去的两年里,亚利桑那州有意为无人驾驶汽车创建了一个自由发挥的环境,与此同时,其他几十个州也针对安全、税收和保险方面颁布了关于无人驾驶车辆的相关法规。

在联邦监管机构尚未制定出一套统一针对无人驾驶车辆法规的情况下,亚利桑那州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如今,联邦政府为无人驾驶车辆制定了第一部法规,而该法规与亚利桑那州立场完全一致。联邦政府将督促各州在近几年内部署这部法规,使各州不再为无人驾驶车辆产业的发展设置障碍。

「我们正处于无人驾驶产业野蛮发展的时期,在这个阶段中各公司都在寻求最宽松的监管环境。」非盈利组织高速公路及汽车安全倡导部门的高级副总裁 Henry Jasny 说道。

亚利桑那州一直都在借助技术热潮获取收益。数十家无人驾驶汽车公司蜂拥而至并在此建立业务,包括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无人驾驶汽车公司 Waymo、Uber、Lyft 以及 General Motors 和 Intel 等,这些公司每天都在菲尼克斯这个拥有 140 万人口的大都市的街道上部署数百辆奔驰汽车。

一些公司通过在亚利桑那州进行首次实验来拓宽产业界限。Waymo 在本月初就宣布开始在车上没有员工的情况下,于菲尼克斯的郊区钱德勒进行无人驾驶车辆的测试。此前,所有无人驾驶车辆的测试都有驾驶员坐在驾驶座上,以防意外状况的发生。Uber 表示,它们也正在进行类似的测试,只不过是把员工安排在车后座而已。

然而,亚利桑那州的宽容态度也引发了安全主义者的苛责,他们认为这些公司在公共道路上的测试行为太过自由。他们表示,汽车公司和政府官员还没有解决有关乘客个人隐私、无人驾驶车辆网络安全以及如何在没有司机的情况下保证发动机正常工作的问题。非营利组织车辆可靠性及安全性消费者协会主席 Rosemary Shahan 表示:「这种测试行为对亚利桑那州的司机和行人是完全开放的,在安全方面这毫无保障。」


清晨,会有通勤车路过亚利桑那州坦佩市南麦克林托克大道和东阿帕奇大道的十字路口。


这个十字路口在去年三月发生过一起涉及 Uber 无人驾驶测试车辆的事故亚利桑那州官员表示,会有一些保护公众安全的基本条例,比如条例要求无人驾驶车辆上要有持有驾驶证的驾驶员。亚利桑那州保险监管机构表示,他们会等着保险业指导监管机构制定无人驾驶车辆赔偿及责任归属的政策,包括如果车辆不是由人驾驶的话,责任应该由谁来负。

亚利桑那州交通局局长 John Halikowski 表示:「当我们不知道设备的性能如何时,我们不应该通过制定规定对其进行阻碍。」

亚利桑那州的放手策略正在历经考验。今年 3 月,亚利桑那州首次发生了涉及无人驾驶汽车的事故。当时一辆有驾驶员的汽车在菲尼克斯的郊区坦佩市与一辆 Uber 的无人车相撞。警方表示,Uber 的车没有过错。不过,一些亚利桑那州官员承认,他们没有考虑到所有情况下无人驾驶车辆发生事故时的责任归属问题。

坦佩市长 Mark Mitchell 说:「我们要拥抱创新,但是也有一些事情我们不得不边走边看。」

州长代言人

Ducey 是俄亥俄州人,他在亚利桑那州大学毕业后留了下来,并在 2014 年被选为一个商业创新平台的行政长官。不久,他就取消了像 Theranos 这样的公司的医疗测试限制。Theranos 公司位于硅谷,后来为其商业行为而接受审查。Ducey 还曾宣称,苹果决定在亚利桑那州建设一个价值 20 亿美元的数据中心。

「我们可以从任何一个角度击败加州,我们有较低的税收、法规、生活成本,以及较高的生活质量。」在成为州长几个月后,Ducey 这样说道。


穿过菲尼克斯市中心的第二街与梦露街的交叉路口的滑板


2015 年年初,Ducey 停止了亚利桑那州对 Uber 和 Lyft 的打压并立即看到了效果。在他做出这个决定之后的几天,各大公司的员工开始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Lyft 和 Uber 的高管们给州长打电话表示感谢。

与此同时,Uber 在亚利桑那州进行了小规模的道路测绘。两个月后,Uber 宣布在菲尼克斯开设一个有 300 名员工的服务中心,为客户和司机提供支持服务。

2015 年 8 月,Ducey 向无人驾驶车辆迈出了第一步。同月,他签署了支持自动驾驶车辆的行政命令。只要乘客有驾照,而且车辆有基本的责任保险计划,那么任何无人驾驶车辆都可以上路。

Ducey 还成立了「无人驾驶车辆监督委员会」,由交通、公安、保险等监管部门组成,针对「如何更好地推进公路无人驾驶车辆检测和运营」提出建议。不过,这个部分并不打算制定新的规则。

Ducey 成为了无人驾驶的代言人。


在州长 Doug Ducey 的领导下,亚利桑那州为无人驾驶汽车创建了一个自由的环境。他说:「我们要向 Uber,Lyft 和硅谷的其他企业家传递信息——亚利桑那州支持新想法。」


去年年初,在乔治亚海岸的一个全球经济论坛上 Ducey 表示,他和 Alphabet 的主席 Eric Schmidt 接触了一下,交换了名片并探讨了亚利桑那州对无人驾驶汽车制造商的积极态度。此后不久,Waymo 就将钱德勒市列为无人驾驶汽车测试的起点。

钱德勒市的官员作出了进一步承诺,并不插手无人车的测试。「我们认为,我们的职责并不在于此。」钱德勒市的经济发展总监 Micah Miranda 如是说。

 2016 年 8 月,Waymo 在钱德勒市开始运营,并雇用了数十名本地的测试驾驶员。Ducey 和钱德勒市市长共同出席了 Waymo 公司举办的盛大的开幕式,此外,公司还举办了多场社区活动以取得公众好感。

Waymo 表示:「公众对于新技术的热情以及 Ducey 州长的支持,使得亚利桑那成为一个新兴技术可以蓬勃发展的地方,因此,我们这样的公司才能够在此树立根基。」

Ducey 还前往硅谷陆续拜访了一系列无人驾驶汽车公司及其投资者。2016 年末,他拜访了加利福尼亚门洛帕克的风险投资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这家公司投资了 Lyft 这类研究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在那里,Ducey 发现了一位对无人驾驶汽车监管的州政策好奇心十足的听众。

「尽管平时人们对华盛顿的关注更多,但其实许多科技政策都正在州和地方层面得到了落实。」参加会议的 Andreessen Horowitz 合伙人 Ted Ullyot 说道,「Ducey 州长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创新领导者,是他使得亚利桑那州拥有了一个对自动驾驶汽车和其他新兴技术非常友好的环境。」

与其他州相比,亚利桑那州在这一方面尤其杰出。在没有联邦规定的前提下,33 个州自己制定了与新技术相关的法律法规,其中一些针对新技术的法律规范较为严苛。

在加利福尼亚州,Google、Uber、GM 以及 Ford 都与无人驾驶法规的立法者展开了斗争。一条法规要求汽车制造商必须报告无人驾驶汽车从自主模式转换到人为驱动模式的次数,这使得汽车制造商忿忿不平,认为这些统计数据会在安全方面误导公众。



亚利桑那州钱德勒的无人驾驶汽车测试点中,Waymo 公司工程师 Jordan Rodriguez 和 Waymo 的无人驾驶汽车

去年十二月,Uber 与加利福尼亚州的监管机构发生了冲突。在未经加利福尼亚州汽车部许可的情况下,Uber 在旧金山对其无人驾驶汽车进行了测试。很快,Uber 被命令停止试验。

Uber 的高管打给了 Ducey。

「我们说不会阻碍他们的测试。」Ducey 这样回答 Uber,「我们还要感谢我们的合作伙伴 Jerry Brown,感谢他对亚利桑那州的经济发展做出的贡献。」Jerry Brown 是加州民主党的主席。

数天后,Uber 将一队无人驾驶汽车装载到去往坦佩市的卡车上。Uber 公司的车库里有几十辆无人驾驶汽车,这个车库足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而且该公司还计划增加更多的汽车。

Uber 称:「Ducey 优先考虑共享经济,这使得亚利桑那州成为我们发展无人驾驶汽车的理想环境。」

前方的未知

在 Ducey 的领导下,在过去的一年中,亚利桑那州的无人驾驶汽车测试成倍增加。

Uber 开发的无人驾驶沃尔沃 SUV 现在每天都会接待坦佩市周围的用户。Waymo 也已经派出了 100 多辆克莱斯勒无人驾驶小型货车,并选择一些用户审慎地进行类似试验,该公司计划在年底前将车辆数量扩大到 600 辆,并把大部分部署在钱德勒市。GE、Ford、Intel 和 Lyft 的数十辆车也每天在菲尼克斯周围的公路和道路上行驶数千英里。

公众对无人驾驶汽车的态度其实很矛盾。盲人团体是无人驾驶汽车的热心支持者,因为无人驾驶车辆可以使他们更加独立。还有一些在科技领相关领域工作的人也表示支持。不过,也有一些人会更加谨慎地看待这个问题。

Jake Guadarrama 是菲尼克斯的居民,今年 22 岁,他说:「我仍在观望。如果车上的电池没电了的话汽车会失去控制吗?汽车真的可以脱离人工操纵吗?」

事实上,这些问题不仅仅是学术问题。把无人驾驶车辆融入人为驱动的交通系统中会遇到问题。

例如,3 月 24 日黄昏时分,坦佩市的居民 Alexandra Cole 正在驾驶她的 2008 年的本田 CRV,并驶入城市郊区的交叉路口。行人过路信号还剩 5 秒,附近的两条车道都没有车辆朝她开来,她开始左转。

然而,她没有发现 Uber 的无人驾驶沃尔沃 SUV 正穿过黄灯从最远的车道向她开来。随即,两车相撞。Uber 的车身翻转,并撞上了另外两辆正在等待信号灯的汽车。

这是亚利桑那州首次出现的无人驾驶车辆事故。这起事故中没有人员伤亡,警方表示,这起事故的原因在于 Cole 女士在左转弯时并没有退让,责任并不在 Uber 的无人驾驶汽车。


亚利桑那州坦佩市提供了一张 3 月 24 日的照片。在照片上,一辆 Uber 无人驾驶越野车与普通的车相撞,事故中没有伤亡。警察表示,这次事故过错方也并非是 Uber 的 SUV。

这次事故发生后也揭露了一个问题,就是人们并没有为无人驾驶车辆准备一套独立的系统。Ducey、坦佩的官员以及州交通管理部均没有得到此次撞车时间的简报。州管理者为无人驾驶成立了专案组,这些专案组成员在两年见了两次,但他们也未对该事件进行审查。

Uber 将其车辆残骸送到匹兹堡的自动车辆中心,由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官员访问调查。N.H.T.S.A. 表示无法做出更多评论,因为调查仍在进行中。Cole 女士及其保险公司也拒绝发表评论。

如果事故演变成刑事案件,警方很可能会要求从无人驾驶汽车制造商那里获得数据。如果汽车制造商拒绝这一要求,那么警方可能会更强硬地要求获取这些数据。去年,联邦调查局和苹果公司就为此展开了激烈的斗争,这源于要解锁一个大规模枪击案的嫌犯所用的 iPhone 手机。Waymo 和 Uber 表示,无论他们在哪里经营,公司的政策都是遵守当地的法律。

而且由于没有司机,保险也会成为一个问题。到底该由谁要在无人驾驶的车祸中承担责任——是公司?第三方软件?零部件制造商?还是持有执照的乘客?

「保险公司需要弄清楚他们该如何划分责任。」亚利桑那州保险部发言人 Stephen Briggs 表示,亚利桑那州并没有改变无人驾驶车辆试验的最低保险责任规定。「政府没有这方面的资源。」

 坦佩市警察总监 Angel Carbajal 承认,这一领域还有很多未知数。他说:「这是个新问题,现在并没有很多法律条款能够指导如何对涉及无人驾驶汽车的碰撞问题。」

不过,对于 Ducey 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他表示,事故处理得比较得当,即使现在的无人驾驶技术并不完善。亚利桑那州将继续对无人驾驶车辆加大投入。「这会帮助亚利桑那州成为一个更适合生活、工作和娱乐的地方。」他这样说道。


菲尼克斯的街道

入门产业自动驾驶测试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