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争霸人工智能背后,是不甘落后的加拿大

2017 年 10 月 27 日,由多伦多大学 Rotman 商学院旗下组织 Creative Destruction Lab(简称 CDL)主办的第二届机器学习和智能市场会议在多大举办。

活动汇集加拿大和美东地区的科学家、投资人以及媒体人,而 31 岁的加拿大裔 Bloomberg Beta 投资人 Shivon Zillis 是 CDL 活动的幕后铁娘子。

通过 Zillis 的职业履历可以看到加拿大优秀人才在北美科技界攀升的缩影:毕业于耶鲁大学,之后曾在 IBM 任职战略师,随后于 2011 年进入彭博旗下,逐渐转入投资领域,并成为彭博旗下早期基金 Bloomberg Beta 的合伙人。经过多年的积累,自2015年起,Zills 在继续保持 Bloomberg Beta 合伙人身份的同事,开始在多家顶尖机器智能相关机构同时任职,包括特斯拉的项目总监及 OpenAI 的顾问等职位,并加入多伦多的 CDL 和向量学院。


左起:Bloomberg Beta 投资人Shivon Zillis, 汉森机器人首席科学家 Ben Goertzel, Kindred 首席科学家 Suzanne Gildert,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Max Tegmark, 强化学习之父 Richard Sutton,Scott Phoenix,Gary Marcus, 硅谷知名投资人 Steve Jurvetson, 经济学人记者 Alexandra Suich。


Zillis 在个人网站简介上,形容自己是极其典型的加拿大人(Canadian Stereotype),近两年她重返故土,目标在于力推加拿大的技术竞争力。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与她的思路不谋而合,在 4 天前,特鲁多确认出席并点名接受 Zillis 的专访。

除中美之外,加拿大是唯一将人工智能技术提升到联邦政府战略层面的国家。「我觉得各位心里都很明白世界的下一步走向。我很高兴人工智能可以在加拿大发展,我们是拥有 『权力和自由宪章』 的国家,有良好的道德框架和文化多样性来思考技术发展。」特鲁多说,「我们的船即将被高涨的智能技术发展洪流托起。」


总理特鲁多随后在多伦多大学向学生推销人工智能技术的重要性(机器之心前排拍摄)


不过,业界与政界的考虑却不相同,Zillis 和 CDL 创始人、多伦多大学商学院教授 Ajay Agrawal 思考更多的是如何将加拿大囤积的技术实力和美国东海岸的资本、西海岸的产业对接。加拿大的人工智能产业链集中在以大学科研机构为中心的多伦多-滑铁卢、蒙特利尔和埃德蒙顿,在多伦多有 CIFAR(加拿大高等研究院)、向量学院、CDL、NextAI,这三个地方如果国内的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有着区域竞争优势。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受人才、资金、政策三重影响。培养一个博士生的平均时间是 5-6 年,师承自谁在很大部分上决定学生的科研方向和圈子,甚至未来在哪里长期发展。

此外,要想建立强大的人工智能生态圈,还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从政策和拨款方面进行支持,或者有来自商业层面的资金链支持。

在蒙特利尔、多伦多、波士顿、匹兹堡和纽约北美东部,人才流通性很强,在美国政治经济不稳定的情况下,经济低迷、技术人才扎堆的加拿大似乎是投资的首选。谷歌此前与多伦多共同发布了一项城市合作协议,由 Alphabet 旗下城市创新部门 Sidewalk Labs 负责,将多伦多湖滨一个占地 12 英亩的区域,打造成高科技城。

由于制造产业真空、国有医疗行业效率低下,加拿大土生的人工智能公司发展前景尚不明朗。目前多伦多人工智能公司多数瞄准地产、营销、娱乐、以及金融行业里一些只需小额投资的利基市场,主攻数据挖掘和计算机视觉。500 Startup 合伙人 David Dufresne 表示在加拿大获得投资的硬件公司很少。近两年典型的具备科研能力,成长到一定规模后,被收购的 Maluuba,是自然语言处理领域的明星公司。

蒙特利尔 Bengio 的公司 Element AI 则有望成为加拿大人工智能独角兽,在今年夏季,Element AI 获得高达 1 亿 200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作为一家数据科学咨询公司,Element AI 的业务范畴很广,战略和解决方案总监 Alex Shee 将其形容为帮助企业用人工智能驱动创收的「平台」。「风向标已经转变了,加拿大培育独角兽的时代到了。」Alex Shee 说。然而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其它人工智能独角兽并未如期浮现,Element AI 的商业模式和研发方向也未落地。

另一类现象是加拿大技术人员在硅谷的公司向北迁徙,人工智能法律搜索引擎公司 Ross Intelligence 是其中一个案例,今年 10 月,Ross Intelligence 完成 87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其创始人 Jimoh Ovbiagele、 Andrew Arruda, 以及 Dall' Oglio 均毕业于多伦多大学,近两年,公司开始北迁,重返多伦多,并设立研发中心。部分原因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Jimoh 表示今年在硅谷试图聘请谷歌华裔工程师时,对方因为担心签证问题,因此选择了加拿大的公司。

加拿大和人工智能的渊源颇深,然而不少人的疑问是:这个人口总额 3629 万的国家(只相当于加州省人口)凭什么能够汇聚人工智能领域的顶级科研资源?(对加拿大人工智能产业更详细的报道,请参考这篇文章:聚集了不少顶尖人才的加拿大,正努力成为超级人工智能中心

学界的考虑或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1986 年,为了避开 DOD 旗下 DARPA 的军方拨款,Hinton 离开美国。而在 2015 年,美国军方在有关自动化武器的 30 个科研项目投入 1.49 亿美元,在过去 60 年内与卡内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利福尼亚理工学院等 STEM 大学签署科研协议,力推人工智能与军方应用的结合。自动化武器的迅猛发展,也遭到了以加州伯克利大学人工智能科学家 Stuart Russell 为首的科学家们联名抗议。

关于这方面,人工智能之父、英裔科学家 Geoffrey Hinton 和 Uber ATG 技术负责人、西班牙裔科学家 Raquel Urtasun 都曾在不同场合表示加拿大是最适合研发通用人工智能的国家。

然而,在活动下午的快速问答环节中,Shivon Zillis 问台上六位嘉宾:「你们认为哪个国家会赢得人工智能竞赛?」

硅谷知名投资人 Steve Jurvetson 的答案是:「毋庸置疑,中国或者美国。」

纽约大学教授 Gary Marcus 随即表示:「中国说 2030 将『称霸世界』,而美国没有做出类似言论。」

「我希望没有国家称霸这项技术。」强化学习之父、阿尔伯塔大学教授 Richard Sutton 回答道,这个答复与他的老朋友 Hinton 的观点不谋而合。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