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来源Rik R 张震 王艺编译

这个AI能让你写的东西笼罩一层搞笑的笨拙感

杰夫·贝佐斯曾经说过,“找到一位祖父年纪的人,并问他六个不同的问题,这就是创新发生的过程。” 事实上,这句商业箴言并不完全出自亚马逊 CEO,而是来自 Botnik,一个基于人工智能的新型幽默创作 APP,它可以搜寻到人类所创造的各种文本内容——从《宋飞正传》(Seinfeld)的第三季脚本到 Yelp 评论再到贝佐斯致股东的信。有了这些文本,Botnik 能够建立可预测的、具有特定语言风格的幽默脚本。你可以在 Botnik.org 网站上找到这些脚本,然后用它们对现有的台词片段进行搞笑的改写创作,比如恶搞《实习医生风云》或是《未婚女子》(Bachelorette)的某个片段。

Botnik 所创造的最佳作品,比如美国公共广播公司制作的这套水獭知识集,在保留原文架构和风格的同时加入了一种愚笨的生硬感,如机器人一般,但融合的并不为过,看起来很自然。这些都代表了一种新的喜剧形式,一种人机协同,“搜集某一题材最具有特点的词句,然后将它们糅合在一起,呈现出一种荒诞的效果,”Botnik 创始人 Jamie Brew 说道。

Botnik 真正投入运营是在去年,那时 Brew 在给洋葱幽默新闻网旗下的 Clickhole 网站写文章。也就是在那时,他开始与 Bob Mankoff 进行交流。

Bob Mankoff 是一位艺术家,他曾做过《纽约客》的漫画编辑,正是他在 2005 年推出了该杂志著名的命题写作比赛。在《纽约客》期间,Mankoff 曾与微软和谷歌的 Deepmind 部门一起合作项目,试图为该比赛中的数千个作品赋予机器感,但效果一般。

 “我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单靠计算机是不行的。’”Mankoff 说道。“如果幽默问题能够得到解决,甚至得到部分解决,那也只能由人类与机器配合完成。”

然后他听说 Brew 发明了一个预测文本生成器,Brew 发现智能手机的文本推荐功能所生成的句子非常沉闷无聊,于是便受启发创作了这款产品。Brew 说,手机中那平实的文本预测风格“像是出自世界上最无聊的人,当我发现相比于死板的机器推荐,我们能够获得更具诗意的文本时,很自然就想要尝试把它应用到其它文本中去。”

这两个产品实现了很好地融合。在 TechStars 的 Alexa 加速器项目的支持下,Botnik 团队在过去一年的时间内创建了几个语料库——基本上是一些大型语言数据库,然后又对语料库进行了稍微的调整。每一个语料库都选自一个特定的流行文化流派或领域,比如美容广告。这些条目就在该网站的个人操作中心中,你可以自己制作句子——每个单词的选取将影响你的下一个选择——并最终生成你自己的语言风格。

该技术像一位知情达理的合作者,而不是冷冰冰的内容自动生成者。“计算机所自动生成的东西只会让我们兴奋一时,”Mankoff 说道。”但拥有了 Botnik,人类就能够与计算机合作并对其进行掌控。它的存在原则就是你可以写任何东西:如果你想写一首乡村歌曲,你就可以访问乡村歌曲的预测文本,但却不是简单地挑选。你可以对其进行修改。”

截至目前,Botnik 的改编对象包括诗人丁尼生、煎饼配方和动物知识,这些内容都有着各自的特殊文本结构。这些由计算机产生的奇怪而混乱的文章,会被一个大约 150 名志愿作家组成的编辑团体进行修改,其中包括来自《周六夜现场》和《The Onion》的工作人员。他们使用 Slack进行办公,选取并凑齐最好的作品,然后将它们展示出来,就像这个《宋飞正传》的脚本…





这个例子完整保留了原始文本的逻辑和结构,但他们在文章中添加了一些其它的成分,使文章显得诘屈、古怪,既让人觉得滑稽可笑,又让人觉得和原来的风格很像,产生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正如 Botnik 的首席科学家 Elle O'Brien 所指出的,Botnik 最好的作品“拥有一种击倒人心的神秘力量,随后你才会认识到它们所表达的意思。”甚至还会专门改编连线杂志的产品评论栏目,效果是这样的:

Botnik/Wired 本周前5名产品

Amazon Alexa:最新版的 Alexa 将会评判你的服装,并侮辱你的处理能力。这款功能丰富的产品配备了一个 99 瓦的扩音器。打开它,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吧。iPhone 8:iPhone 8, 2½ 加仑大容量配置,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内存了。Microsoft Surface:Surface 平板电脑与之前略有不同,外观是一个颇具未来感的金属圈,可提供高分辨率的视觉体验。Chunky Trapezoid 189:许多花哨的运动电子产品在你按下开关时会摆动得特别厉害,但是 Chunky     Trapezoid 189 的动作却十分优雅。这款新产品会自己躺在你的沙发上,让你更加没有运动的动力。The original iPhone:多读书。即使你经常这样做,也没有早期的 iphone 聪明。

除 Botnik 外,还有一些将人工智能和喜剧相结合的产品,比如 LOL-bot,它从喜剧中收集大量的数据来创建自己的喜剧段子;还有 DEviaNT,该程序喜欢讲一些枕边笑话。

Botnik 团队最近在向亚马逊 Alexa 提供素材,他们希望能将该应用扩展到幽默之外的领域。“这对所有类型的创作来说都是一个强大的工具,”Mankoff 说道,他目前是《Esquire》漫画和幽默版的编辑。“未来可能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你正在读一篇文章,读着读着愣住了,你发现你所阅读的所有东西都是由 Brian Raftery(本文作者,译注)写过的东西改编来的。”这是一种可怕的情况,部分原因在于,多年的写作,使得我的文章中充斥着大量蹩脚的双关语,我猜计算机需要花费一年的时间将这些东西挑出来,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它可能会让我因此丢了工作。

不过,Mankoff 仍然坚持认为人类无需担心会被取代:“我们不是要把工作全部交给机器,”他笑着说。Botnik 写出过这样一句话,“因为有人性这个词,所以人类必须是中心。”

产业Botnik幽默NLP产业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