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性化医疗让治疗变得更加复杂?

看起来,活得更加健康、长寿,个性化医疗等方面的进展正带给我们更多希望。但随着老年人所占比例的逐渐增长,与年龄有关的医护的复杂度也在增加。鹦鹉螺科学杂志(Nautilus)请到 Mary Tinetti 谈他在改善老年人医护方面的工作。

Mary Tinetti 是耶鲁大学的医生和研究者。Tinetti 强调,老年人经常会面对多种疾病存在的情况,所以在针对老年人的医疗服务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将病人置于他(她)所处的整体复杂病症中,而不是仅仅针对某一种疾病。

对临床医生、科学家和病人而言,日渐专一化的医疗研究意味着什么?

有时候我们忽视了全局。我们能越来越多地了解某一个小领域,但是我们并不理解每个小领域出现的问题在以什么方式影响着人类的健康、生命和身体。我们正是在需要看得更加全面的时候却走得更加狭隘了。当人们在生活中有多种重要问题共存的时候,临床医师和专家所关注的也许并不是患者最终要的东西。可能在帮助他们改善某一种健康问题的同时,让其他的问题变得更加糟糕。这就是专业方法的局限之处,在临床实践中确实是这样的,另外从某种程度讲,在研究中也存在这类挑战。

为什么说精准医疗会使老年人的医护变得更加复杂?

精准医疗会鉴别人们的疑似病症或者他们对某种治疗方法可能出现的反应,但每个人所面对的社会和环境各不相同。所以精准医疗可能对某一个疾病行之有效,但是大多数人可能患有多种疾病,试图治疗一种疾病有可能加重另一种疾病。随着人类年龄的增长和多重健康状况的出现,他们所认为对他们最重要的东西也会发生变化,这既和他们想要达到的治疗目标有关,也和他们为了达到这种结果所愿意做的事情有关。精准医疗并不能解决这种由于患者多样性所造成的局面。

病人应该帮助医生制定自己的医护计划吗?

确实应该根据人们想要从医护中得到的结果,并综合考虑他们的状况来量身定制。直到最近,这个假设一直是医生所熟知的:「按照我的嘱咐去做,你会好起来」。现在我们开始意识到,尤其是患有多种病症的人们,在想要达到的结果和为了达到这个结果愿意去做并能够做到的医疗任务上有很大差异。所以病人和医生之间需要更多的合作和协商。如果你是一位心脏病医生,你会关心血压,避免心脏病发作以及因心脏病住院等。但是如果你是一名病人,你可能会更加关心在你每天找完医院专家、完成治疗时,你还有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陪陪你的孙子孙女们。在想要的结果和什么是最重要的这方面,病人才是专家,而医生只是善于帮助他们实现这些目标的专家。

为了改善医疗服务,你会做些什么?

我正专注于帮助病人区分他们的健康优先级,让医生和专家不仅仅关注「治疗疾病」的最佳方案,还要去关注什么样的治疗最有助于病人实现他们自己想要的结果。我们需要更多来自于患有多种疾病的人群作为案例和依据,来说明每个治疗方案的好处和坏处。当身体状况的平衡被打破出现问题时,例如力量、平衡、血压、记忆等,想要弥补改善是相当困难的事情。你失去了承受突发状况的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跌倒的频率会增加;心脏问题会随着压力、膳食或者由于没私家车步行赶公交而变得更加糟糕。这一切都是个体与环境之间的互动。我们还需要病人、医生和卫生系统在老年患者慢性病医护方面达成共识。

他们为什么没有达成共识?

我们在研究、医疗和社会中对生理健康和精神健康已经做出这种错误的二元论。事实上,他们都是基于生理上的,而且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不管你是在谈论癌症、心脏病或者抑郁症。与其他任何疾病一样,即使精神和生理疾病都会随着年衰老而频发,但是衰老本身并不是问题所在。

我们对衰老的误解是什么?

我认为,从过去到现在,我们总是假设老龄化就是问题所在。事实上,如果你反过来想,这是一个绝妙的机会。人们活得越来越长寿,越来越健康,最感兴趣的事情就是思考余生该做什么。这时如果你的健康状况良好,财务状况尚佳,不必担心工作太辛苦,而你的孩子也已经长大,你会突然发现你正拥有属于自己的空白时间。于是人们开始思索:在余生美妙的时光里你会做些什么?于我而言,这就是变老带来的最激动人心的本质所在:不是那些开始变糟糕的事情,而是余生这些年里还存在的那些绝妙机遇。

入门产业医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