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驰科技成立五个月后完成高峰时段车海通勤,CEO王劲揭秘快速发展背后的原因

撰文 | 高静宜

编辑 | 藤子

9 月 8 日,自动驾驶领域创业公司景驰科技在硅谷高峰时段的车海中实现了通勤,而离公司创建时才过去五个月。其创始人王劲系百度前高级副总裁、自动驾驶事业部(L4)总经理,在今年的 3 月从百度离职,4 月在硅谷创立景驰科技,5 月,只有十个人的团队完成封闭道路的无人驾驶测试,6 月获得加州 GMV 路测拍照,一周后,在硅谷中心的开放街道完成路测,三个月后,在高峰时段实现通勤。王劲把景驰科技形容为「世界上最快的无人车公司」。


景驰快速发展的四大原因——人才、资源、资金、合作

 王劲认为,景驰快速发展的背后离不开一个颇具实力的团队。「我们聚集最优秀的工程师和科学家」,王劲介绍道。公司 CTO 韩旭曾在百度担任无人车首席科学家,是人工智能图像识别方面的专家;系统工程负责人李岩是前神州租车无人驾驶最高负责人;CFO 吕庆曾担任激光雷达公司 Velodyne CFO 一职。不久前,前百度 T9、顶级算法工程师陈世熹也加入景驰。活动上,王劲首次透露,香港城市大学助理教授、前滴滴出行无人驾驶高级总监杨雄庆已加入景驰,担任公司副总裁一职。杨雄庆是 UIUC 电气计算机工程博士,较早进入无人驾驶领域,曾于 2012 年获得中国智能车未来挑战赛的第二名。

 除了人才的积累,景驰在车队的规模以及资源的获取上也已在初创公司中走到前列。王劲介绍,目前在美国拥有四辆林肯 MKZ 车型测试车及十余个 Velodyne 公司的 64 线激光雷达。这使得公司在数据上具备优势,提升了算法迭代的速度,也是公司发展迅速的重要原因之一。Velodyne 的 64 线激光雷达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景驰能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拿下这个重要的资源,这背后 CFO 吕庆想必功不可没。不过王劲笑谈:「当时并非我去挖吕庆,而是他来挖我。」吕庆长期以来在激光雷达的积累让他洞察到了无人驾驶行业发展的先机。创业的想法产生之后,他便召集了行业内的伙伴一起成立了景驰。

 此外,景驰的资金实力也较为雄厚。在不久前的天使轮中,景驰已获得 3000 万美元,除了华创资本,尚未披露其他投资方。王劲表示,景驰很快将启动 A 轮融资,额度锁定 1 亿美元。「天使轮的时候我们原来只想拿 1000 万,没想到拿了 3000 万,这次 A 轮 1 亿的目标我们也觉得没有问题。」王劲对 A 轮融资金额表示信心十足。

 「景驰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专注。」王劲解释道,景驰将只专注自己擅长的自动驾驶技术领域,在其他方面会以合作的方式完成产业融合。与车企、供应商、智能交通平台以及政府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有助于景驰在整个无人车的生态系统中长久发展。

景驰时间表:明年第一季度在中国试运营,2020 年实现量产

从成立之初,景驰就瞄准了 L4 级别的自动驾驶。除了 L3 渐进到 L4 存在鸿沟之外,王劲称,经济性也是景驰选择切入 L4 的重要原因。「因为 L2、L3 级别的自动驾驶实际上是涨价的,而 L4 则直接是降价的。」 

以未来无人驾驶的突破口——共享出行为例,考虑到行车时间、行车里程等综合因素,北京出租车的平均价格是每公里 3.2 元,刨除出租车司机赚取的费用,无人驾驶车辆的价格可以达到每公里 1.6 元。只要有 3 万辆车运行,公司就可以实现盈利。 

王劲告诉机器之心,景驰的传感器解决方案由摄像头、毫米波雷达和激光雷达组成。现阶段,摄像头和毫米波雷达的数目仍在浮动,团队的研发人员还在尝试和调整。同时,团队也尝试使用 16 线激光雷达,试图找到最佳解决方案。王劲表示,虽然目前成本是激光雷达亟待解决的一大问题,但随着量产进程的推进,未来实现百万级生产规模的时候,成本可能低至 500 美元,不再成为问题。

 在定位方面,景驰具备采集、绘制高精地图的能力,但是由于在国内存在资质问题,将采取与地图商合作的方式。

「AI 系统是很好的系统也是很糟糕的系统。」王劲解释道,AI 系统存在黑匣子问题,即使是研发工程师可能也不知道 AlphaGo 在下每一步棋时如何做决策的。不过,下棋需要每一步都达到最优,而安全可靠才在自动驾驶领域的首要需求。王劲表示,专家系统结合深度学习算法的系统基本能够解决自动驾驶场景中的绝大部分问题。「目前 99% 的问题都可以通过攻克那 20% 的技术难点解决,现在要看谁最先做到这件事。」

 从安全、高效、经济等方面进行考量,无人驾驶的意义重大,并称其为「人工智能皇冠上的明珠」。中国与美国处于该领域的第一梯队,正是进行冲刺的最佳时机。面对电动化、共享化、智能化三大汽车产业浪潮,景驰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在加紧无人车落地进程,计划于明年第一季度在中国城市试运营无人驾驶车,在 2020 年 6 月投入量产。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