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anda Katz作者backchannel来源张震 编译

受够了十二年一成不变的亚马逊, AI 背后的数据工人迎来新的众包模式

2010 年,当 Manish Bhatia 在亚马逊土耳其机器人(Amazon Mechanical Turk)兼职时,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对这份工作如此着迷。经常有一些报道将该计件平台说成是数字血汗工厂,不过是提供低技能的任务。但是,他认为这种微任务很是有趣,非常考验智慧。许多都与训练机器学习算法去完成一定的任务有关,比如基于过去行为推荐产品,或者根据题材对内容进行分类;Bhatia 很乐意视自己为「AI 背后的 AI」,他也知道所做的事情正塑造未来。

唯一的问题是他没有得到酬劳。

Bhatia 说,任何时候亚马逊邮寄给他的支票,都在转往印度的途中丢失了。2014 年 12 月,数百名同样窘迫的「Turker」(指在亚马逊 Mechanical Turk 工作的工人,也被称为「点击工人」)首次结成联盟,集体反对亚马逊。Bhatia 也加入了。他和几十个工友一起给杰夫·贝佐斯发邮件。他对这个亚马逊的 CEO 创建土耳其机器人表示了感谢,他真心地热爱这个项目。他只是希望他的支票能最后变成银行账户里的金额。

他也从未想过得到回复。大多数参与这一行动的工人收到的只是很官方的回复。但是,令 Bhatia 震惊地是,他收到了一封私人邮件,承诺事情将会有所改善。六个月内,亚马逊就能让印度工人实现银行转账。Bhatia 的支票开始「渡过难关」。对于众包人群来说,他的胜利是一个分水岭。尽管这一特殊运动很快结束,却为今天声势日渐壮大的运动打下了基础:一些 Turker 开始离开亚马逊,寻求更好的平台。

亚马逊并没有就此事做出回应,像是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没有什么消息,也没有什么支持。与此同时,这些 Turker 劳动力很难进行有效组织:MTurk 放大了零工经济(gig economy)面临的难题。零工经济中,工人分布在全世界,隐藏在用户名后,在一家非常有钱的大公司运行的平台上从事零散工作。MTurk 也是零工经济中与客户接触最少的平台之一,因此,在道德感强烈的客户指责 Uber,Handy 对待工人不妥时,亚马逊零工平台几乎成功的避免了公众对其低工资、缺乏透明度的审查。

亚马逊称拥有超过 500,000 名 Turker,但多年来,这一数字都没有更新。这些 Turkers 有办法从不那么理性的情况中做到「物尽其用」。他们创建了 Chrome 插件,将好的任务从差的任务中挑选出来;编写程序,当半夜出现报酬很高的任务时,铃声会将他们叫醒;建立论坛,互相提建议。这些论坛成为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演进成深深的支持与友谊之网——至少成全了一对 Turker 夫妻。

如今,MTurk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这种众包模式已被硅谷最大的公司采用,用来训练 AI 算法,发现假新闻、删除社交媒体上的暴力内容。长期来看,AI 可能会接管这些工作,但目前还急需人类来完成数据清洗和分类的任务。Turker 知道,目前还是需求大于供给,但是,一些人开始对亚马逊失去耐心。十年来,Turker 中的脑子灵活的人一直在寻求改变,但极少能获得成功。而与此同时,其它一些零工经济的平台正在一点一点完善,就在几个月前,Uber 在 app 上添加了小费功能,Postmates 和 Lyft 支持立法,帮助成立便携式福利项目(portable benefits programs)。许多 Turker 都认为,早就该大幅整改众包运行方式了。

时间可能就是现在。

斯坦福的 Crowd Research Collective 正在研究一个被称为 Daemo 的工人友好新型平台。他们将其描述为一个「自治的众包市场」,对长期吵嚷着要更多代理机构的 Turker 来说,这有点像乌托邦。对任何人来说,想要向世界上最大公司之一发起挑战都是一件艰难无比的事,更不要说一个流动性较大的学术团队了。但据说,亚马逊 Mechanical Turk 存在了十二年,但在这十二年里几乎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这或许就是这个众包平台成为最佳变革对象的原因。

Daemo 源于从内部改革 MTurk 的困难。2014 年,一群教授和 Turker 成立了「我们是发电机」(We Are Dynamo)这样一个众包业的行业工会,首次尝试通过集体活动来团结这些工人。组织者包括斯坦福大学的 Michael Bernstein 和 Niloufar Salehi,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 Lilly Irani(广受欢迎的 Turker 插件 Turkopticon 创建人之一)以及 Kristy Milland,多年的老 Turker,也是 TurkerNation 论坛的社区经理。这些教授为 Dynamo 的 550 多名成员,招募了超过 100 名学术研究人员,以保证制定出报酬公平和开放的沟通政策。在 Milland 的领导下,Dynamo 的工人开始发起让 Manish Bhatia 拿到支票的写信运动,Turker 的积极分子也首次获得媒体关注。「工人们意识到,我们可以参与到与我们有关的谈话和工作中去,」Milland 这样说道。

但写给亚马逊的信只有十之一二收到了私人回复,而且在亚马逊听到有关的风声后,Dynamo 也进行了调整。为了核实新的成员确实是 Turker,Dynamo 的创建者会要求他们在 MTurk 完成一个快速的任务,不过 Dynamo 用来发布核准任务的账户后来被亚马逊关闭了,切断了该组织获取新鲜血液的通道。(「名义上是一个有关服务条款的事情,但我很想知道原因,」Bernstein 说。亚马逊对此事没有给予回应。)

亚马逊打击 Dynamo 后,「引发了社区范围的挫败感,不过不会影响到平台内部的变革,」Bernstein 这样描述到。他越来越相信,帮助 Turker 的唯一方式就是将更好的交易理念注入全新平台的基因中。

因此,Bernstein 设立了一个宏大的愿景抱负,打造一个更加公正合理的新型众包工作平台,直接与亚马逊进行竞争。数百名工人、请求者、研究人员,包括 Bernstein 和卡耐基梅隆大学博士生 Mark Whiting 在全球进行合作,Daemo 在去年一直处于 alpha 测试阶段。在数周之内将会向公众开放,到那时我们就可以看大它真正的实力了。

Daemo 瞄准了 MTurk 的两个最明显的不足:支付和沟通机制。

Daemo 上的任务预计每小时支付 10 美元,高于联邦最低工资标准,但低于马萨诸塞和华盛顿等州。(据皮尤研究发现,相比较而言,MTurk 上,91% 的工人每小时的工资低于 8 美元。)「只设立最低工资却没有衡量工作表现的正式方式,会有问题,」Whiting 说。他解释道,如果工人每小时的挣得都一样,那些完成任务很快的人会觉得他们可以挣的更多,进展缓慢的工人可能会觉得他们的酬劳高于他们的劳动。Daemo 制定了规范政策,提醒请求者在建立任务时,也要注意满足每小时挣 10 美元的标准,否则工人团体将会采取措施。

上传到 Daemo 的每个新的任务都会激发论坛上新的讨论话题,工人可以就该任务的机制提出改进建议,询问他们困惑的问题,如果他们认为报酬不公平也可以说出来。如果有足够的人对某一任务不满,该任务将会被移除。在 MTurk 上,那些报价过低的任务会照样存在,因为总会有愿意为那点微薄收入接手这样的任务。

Daemo 极为重视报酬的公平性,以至于只有将这次采访设定为一次「任务」并对工人的时间进行补偿时,管理者才允许我与平台上的工人谈话。我很想知道,平台工人是否真如平台创建人希望的那样对该平台满意,因此,经过编辑同意,我向愿意与我谈话达一个小时的工人支付 10 美元(总共是 21.34 美元)。我发现,那些主动请缨接受采访的人都对 Daemo 赞赏有加。他们对高的报酬和开放的交流环境很满意;一个工人愉快地谈到,当他就 Daemo 的界面提出改进的建议后,几天后就有了更新。但他们并不确定是否能获得稳定充足的工作量,以吸引大批的 Turker 从亚马逊转战到 Daemo。

「需要大规模扩张,但我确信它能够实现,」Gina Bixby 说。五月,他被 Bernstein 从 MTurk 挖到 Daemo 的。「在 Turk,我完全只是一个编号,你不做有其他人会做。是谁做并不重要。Daemo 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Daemo 的创建人毫不迟疑地承认,工作还在进展中。目前,300 多名工人在该平台上完成了几千份任务。随着 Daemo 正式公布的日期临近,新的任务出现的频率也是快速增加,但与 Mechanical Turk 的任务量还相去甚远。在 Mechanical Turk,每天的任务量能达到五十万。Daemo 无法吸引到被 Whiting 称作「独狼工人」的人,这些人对社区导向的方式没有兴趣,选择众包工作的原因就是因为不用和别人往来。此外,TurkerNation 社区经理 Milland 也对 Daemo 的学术渊源表示怀疑,更愿意将其看做是 MTurk 的竞争者。她说,完全由工人所有,由工人运作的社区是不存在的。

Daemo 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透明和集体治理,还不清楚。就目前的规模来说,完全具有可操作性。工人都是亲手挑选的,Bernstein 可以和几乎每一个请求者谈话,解释目前的情况。当不确定是否已被安排好面试时,Bernstein 会迅速通过邮件帮我解决困难;任务上线后,他立即把我介绍给了社区,并为我的合法性做担保。

投入和关心的程度是 Daemo 吸引人 地方,但也可能成为禁锢 Daemo 发展的因素。Bernstein 承认,「当我不再能够和每一个想要使用该平台的人员打电话沟通时,真正的考验才到来。新加入社区的人员也要遵循这些规则。」

Daemo 为处理零工的棘手问题提供了一个饶有趣味的案例研究。虽说成立不久,该平台开始证明,工人所呼吁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真实的:Daemo 团队发现,更高的报酬、更透明的交流会带来更高质量的工作和更可靠的表现,雇主或称为请求者也似乎愿意为更好的工作支付额外费用。通过对数百名工人调查,他们还发现,只要有更好的报酬和更开放的交流,几乎所有的工人都愿意更换工作平台,前提是要求足够的工作提供给大家。虽然 Milland 对 Daemo 本身持疑,不过她也注意到了同样的事情。

「如果你打造了一个和 MTurk 完全一样的平台,添加一项优势是非常简单的,『我们会倾听你的意见,并按照你的建议更新网站』——每个人都会积极参与,」她说。「但是,假如我们提供给他们一个平台,并作出更多的改进,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这会毁了它。」

我们有充足的理由怀疑是否能以一己之力挑战亚马逊。毕竟许多想要与 Uber 、Airbnb 这样的零工经济巨头竞争的草根企业都构不成实际威胁。但与 Uber 和 Airbnb 不同的是,MTurk 没有不断推出令人感兴趣的新东西,也没有为参与者提供坚守的动力。只要改变 MTurk 存在的这些问题,任何人都有机会将工人吸引到一个更加开放,对用户和工人更加有好的平台中去。

Daemo 可能就是一个竞争者。这可能就是 Milland 或许乐见的工人所有的公司,或是一个全新的风投支持的初创公司。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恢复零工经济中最失调部分的机能,方法就是真正倾听个人的心声。如果成功,他们或许可以证明工作的未来并不如此惨淡。

文章来源:https://www.wired.com/story/amazons-turker-crowd-has-had-enough/?mbid=social_tw_backchannel

产业众包平台Daemo亚马逊产业产品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