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 AI 之争,芯片巨头高通如何助力中国战队

作者 | DAVID BARBOZA

来源 | 纽约时报

编译 | 微胖


随着中国政府大力发展无人机技术,美国科技巨头高通也开始从中协助。在人工智能、移动技术和超级计算机等领域,高通也在帮助中国公司(比如,华为)进军海外市场,为中国政府旨在打造知名跨国品牌的「走出去(go global)」战略贡献自己的力量。北京计划将中国打造成技术超级大国,高通正在出钱、出专业知识和工程设计。

由于担心让竞争对手占据优势,大型美国公司都会严格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但是,当面对中国时,这些公司几乎别无选择。华府正警惕地旁观这一现象。

为了进入中国市场,美国公司不得不转移自己的技术,建立合资公司,降低产品价格并帮助本土玩家。习主席希望中国公司,军队以及政府占领科技(比如人工智能、半导体)的核心领域,美国公司上述举措正支持着这一雄心抱负。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越来越担心中国的制造强国战略,美国政府正准备广泛调查是否存在潜在的侵犯美国知识行为。美国国会也在考虑采取手段,限制中国获取先进技术,比如严加规定、防止购买美国资产,和限制技术转移。

在这个舞台上,美国经济利益与国家安全利益是一致的。值得忧虑的是,与中国组队,美国公司可能会播下自我毁灭的种子,并将美国依靠的军事、太空和国防核心技术交出去。

AMD 和惠普公司正在与中国公司合作研发服务器芯片,为自己制造竞争对手。英特尔也在和中国合作打造高端移动芯片,与高通竞争。IBM 也承诺转移有价值的技术,让中国入局利润丰厚的大型银行业务。

「华盛顿深感不安,」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分析师 James Lewis 说。「国防、情报以及其他机构都很担忧先进芯片制造技术流入中国。」

高通拒绝评论,英特尔也是。

高通正在左右为难。

2015 年,占据市场主导地位的移动电话芯片制造商高通,曾因不正当竞争行为接到中国政府 9.75 亿美元的天价罚单。为了重获政府青睐,公司答应降低产品的中国市场售价,承诺将更多高端制造转移给中国合作方,还保证升级中国技术能力。

中国西南部,低矮的办公楼建筑中,我们可以窥见高通与中国政府的关联程度。那里,工程师团队正在研发先进芯片,意与英特尔一较高下。芯片可以帮助驱动海量数据与云中心,加强中国计算能力。由于不再满足于让手机、汽车和计算机依赖购买来的芯片,中国想要设计打造自己的大脑,驱动数字化世界。

政府正在提供土地和资金,资助一家与高通合作的创业公司华兴通半导体。高通已经提供了技术和 1.4 亿美元启动资金。

「高通有自己的一套平衡方法,」哈佛大学商学院的 Willy Shih 说。「世界上,绝大多数计算机都是中国生产的,智能手机也是这样,因此他们必须一路合作下来。这就是生活的真相。」

高通很早就进入了中国。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中国经济开始高速发展,当时美国总统克林顿敦促中国领导人对美国技术公司开放市场。

当时,美国政府成员包括美国商务代表 Charlene Barshefsky 以及商务部秘书 William M. Daley 被派往北京敲定细节。他们力推高通。

Barshefsky 女士说,「Bil Daley 和我极力敦促中国接受美国的无线电技术标准。」她补充说,「那个标准就是高通。」

移动手机逐渐被全球用户接受,大部分是欧洲无线电标准 GSM 支持的。高通拥有一个很有竞争力的美国标准 CDMA。

在北京和华盛顿,高通创始人 Irwin M. Jacobs 积极游说,表明这一技术能够变革无线电通信市场。

「我们知道中国市场很重要,而且他们并没有自己的系统,」前高通高管 Perry LaForge 说。「我门告诉他们,这一系统会给他们带来机遇,制造自己的手机。」

九十年代末,高通第一次进入中国,慢慢受到欢迎。公司努力寻找中国合作方,生产使用他们网络标准的手机。中国也试着研发自己的无线电标准。

最终高通胜出,并帮助编写了下一代移动技术 3G 和 4G 服务标准。欧洲电信提倡的标准迅速如昨日黄花。中国本土技术正在发力。

到 2013 年,世界上几乎所有的无线设备都离不开高通芯片或者其专利。市场主导地位日趋上升,一些全球性公司,比如苹果和三星都开始向各国管理者投诉,理由是「歧视性」定价和高昂的专利费。在中国,一支由国家主要手机制造商组成的商务小组投诉专利所有人征收「过高的许可费。」

「一部智能手机涉及 25 万件专利,」位于火奴鲁鲁的研究和教育机构东西中心(East-West Center)的高级学者 Dieter Ernst 说。「一家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需要协商授权合同」,协商对象是诸如高通这样手里握有关键专利的公司。

「中国政府对此表示担忧,」他说,「所有这些成本限制了中国公司的发展。」

突袭在拂晓之时展开,当时是 2013 年 11 月末。调查人员来到高通位于北京和上海的办公室,问询公司人员并拿走电脑和文件。

突袭之时,公司高管们正在纽约的丽兹卡尔顿酒店参加一个投资人会议。他们正打算谈论公司战略,结果接到的是从中国打来的疯狂电话。

占据高通全球收入一半以上的中国业务,遇到麻烦了。

一周后,发改委宣布调查高通公司是否滥用移动电话芯片市场主导地位。「高通控制了中国如此多的芯片市场,」前中国高通高管  Louie Ming 说,「显然,最终会遭遇反垄断问题。」

据前任政府官员透露,尽管高通同意完全配合调查,但一些高管向奥巴马政府投诉,敦促政府与中国高级领导人交涉。

高通的麻烦并不局限于中国。公司也面临着欧盟、南韩以及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调查机构的审查。

中国并没有放弃调查。发改委最终认定高通垄断。

2015 年 2 月,长达 15 个月的调查后,高通与指控达成和解。指控称,高通为其芯片和专利收制定了显失公平的高价格。公司同意支付天价罚款——中国市场年收入的 8%——并降低在中国的芯片销售价格。

「我们很高兴这一解决方案消除了笼罩在中国业务上的不确定性。现在,我们会将注意力和资源聚焦在中国的消费者与合作方。」公司当时的首席执行官 Steve Mollenkopf 说。

接着,高通与中国政府合作。

先后投入 1.5 亿美元资助中国创业公司;与中国公司,比如华为和腾讯,设立新的研发和设计设施;与位于北京的中科创达合作研发无人机,虚拟现实眼镜以及联网设备。

高通也帮助中国政府研发超级计算机,这是美国政府阻止美国公司为海外提供支持的技术。五月,高通同意与其他国家支持的公司设立合资公司,设计和出售面向大众市场的智能手机芯片。并帮助中国芯片制造业更加具有竞争力,高通也承诺将之前外包给台湾和韩国的高端制造转移到中国。

                               

                                                                                            大市场的准入价格


「这是中国比其他国家做得都要好的地方,」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主席 Robert D. Atkinson 说。这是一家关注技术政策的智库,他们详细研究过中国政府给技术公司带来压力。

「他们用的是胡萝卜和大棒政策,」他说,「中国拥有任何一位 CEO 都无法不动心的市场。」

在贵州西南部,高通最大的新公司有眉目了。既然决定挺进先进技术领域,中国已经将贵阳省会的一大块土地划为新工业园区,用于超级计算、数据中心和云计算。中国大型国有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巨头,比如阿里巴巴和腾讯也正在入驻,力图打造巨型服务器农场。这个地区的能源成本更低,还能提供冷却服务农场所需的丰富水资源。

一年前,高通和贵州政府设立了一家合资公司,承诺投资 1.4 亿美元换取少数股权,这家公司所在的开发区也引起微软和戴尔的兴趣。高通说,这笔交易获得了美国政府的批准。

这家新的合资公司——华兴通半导体,于 2016 年破土动工,如今位于 46,000 平方英尺的设计和工程中心中。合资公司发布首枚服务器芯片之时,也是检验合作关系之际:帮助高通和中国政府占据新地盘。中国政府将控制芯片并获取大部分利润。

三月末,高通主席 Derek K. Aberle 曾飞往贵州与一位本地政府领导人见面。坐在政府大厅里,在一副巨幅山水画前,Derek K. Aberle 承诺「继续与中国政府合作。」

入门高通芯片产业中国美国硬件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