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飞飞的全新使命:让人工智能摆脱极客专属

李飞飞和梅琳达·盖茨(比尔盖茨夫人)已经启动了一个全新教育项目:AI4All,致力于让女性和少数族群的高中生提前接触并选择人工智能作为她们的未来职业。作为谷歌云的首席科学家,李飞飞正在努力实践自己「AI 民主化」的倡议。


640.jpeg


人工智能面临着缺乏多样性的问题。太多的研究者有着相同的背景。对于像李飞飞这样的著名学者而言,观点的缺失就意味着危机:「作为一名教育者、女性、少数族群和母亲,我对此感到担忧,」李飞飞说道。「人工智能是改变人类的拐点,而这一领域却没有来自不同背景的学者和领导者来参与。」


梅琳达·盖茨也认同这一观点:「如果我们不让女人和有肤色的人参与真正的科研工作,技术就会产生偏见。从现在开始,花上十年到二十年来解决这个问题已经很难了——如果可以解决的话。」

两位女性都是身居高位的科技行业从业者。作为谷歌云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首席科学家,李飞飞同时也保留着她在斯坦福大学的职位,指导着斯坦福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梅琳达·盖茨则早在 20 世纪 80 年代就已接触过人工智能了,她曾在杜克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她在微软工作了二十余年,随后离开了这家科技巨头,转而追求慈善事业。现在,盖茨正在将资金和精力投入到一个国家非盈利性组织 AI4All 之中,而李飞飞也是这一项目的推动者。


顾名思义,AI4All 致力于向少数族群的高中生推广人工智能教育。最近,Backchannel 邀请了李飞飞与梅琳达·盖茨,和她们畅谈了如何让人工智能研究出现更多女性身影,为何帽衫不该是科技工作者的标志,以及投身人工智能需要哪些特质等话题。


Backchannel:你们是怎么互相认识的?


梅琳达·盖茨:如果你对人工智能感兴趣,你肯定会知道李飞飞的名字。我想见见她,了解一下她在做什么,特别是有关她的一些 PhD 学生,李飞飞领导着一群由女性学者组成的人工智能研究小组。于是我们就见面了。


640-2.jpeg

李飞飞向梅琳达·盖茨介绍她在斯坦福大学的实验室


李飞飞:梅琳达,当我听说你正在关注人工智能的时候,我对自己说道:「终于,一个有话语权的著名女性技术专家开始把目光转向人工智能了!」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和技术人员,我已经在这一领域里工作很多年了,而这些年里,我的担忧也在不断增长。作为一名技术工作者,我正在见证人工智能和第四次工业革命把它们的影响渗透到每个人的生活中。如果你看看那些正在主导人工智能研究的大公司(如微软、谷歌等等),这种震撼的感觉还会增加。


但与此同时,作为一名教育者、女性、少数族群和母亲,我对此更加感到担忧了。人工智能是改变人类的拐点,而这一领域却没有多样性的学者和领导者来参与。所以当我得知梅琳达正在关注这一领域……你不知道,当他们联系我时,我正在家中喂养自己四个月大的女儿。


梅琳达·盖茨:所以我们来到了这里。


李飞飞:我非常高兴,我很快为这次访谈安排了时间,想进行一次坦白的对话。我这样对自己的学生们说:「你们都醉心于技术研究,但你们同时也是在追求自我实现。和梅琳达聊聊你们的经历吧。」


梅琳达·盖茨:这真是太棒了,我想对李飞飞刚才说的话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如果我们不让女人和有肤色的人参与真正的科研工作,技术就会产生偏见。从现在开始,花上十年到二十年来解决这个问题已经很难了——如果可以解决的话。现在是让女性和少数族群发声,并让他们获得地位的时候了,不是吗?这一变革将会是伟大的、普遍的,它会发光发热。必须有人为这些群体代言。


李飞飞:没错,因为人工智能的力量将会渗透到我们所知的所有方面。它会传递我们对于生活的价值观,成为伦理、偏见、正义或理解的一部分。如果在科技的发展中没有人为少数群体代言,技术就没办法代表我们所有人了。


Backchannel:我们可以看到,目前的一些技术中已经出现了偏见,现在是否为时已晚?


梅琳达·盖茨:我不认为我们错过了时机,但我得说,大门正在关闭。这也是我和李飞飞关注女性人工智能学者的原因之一。


Backchannel:你们在讨论哪些话题?


李飞飞:当我在休产假时,我曾经仔细考虑如何才能真正帮助这一代人的发展。我把它视为自己努力的方向。三年前,我和一名自己的博士学生 Olga Russakovsky 发起了一个实验项目,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外联夏令营(Stanfor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Lab Outreach Summer Program,SAILORS)。我们邀请湾区高中九年级的学生,这是一个短期项目,专注于女生,我们邀请她们来到实验室参与两个星期的工作。SAILORS 的经历给了我很大启发:科技和年轻学生们之间存在巨大的隔阂——即使是在硅谷,这个我生活了超过十年的地方。我爱硅谷,但这里有一种呼声;「科技有意思,科技是极客专属的。科技是属于穿着帽衫的家伙们的。」


梅琳达·盖茨:就是这样!


李飞飞:这些穿着帽衫的人已经改变了我们的世界,但他们不应是科技的全部。这不应是推动发展的唯一方式,特别是对于那些面临选择的年轻女性来说,她们在想:「我可以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一名走遍全世界,为大众带来新闻的记者;为什么我要去选择学计算机科学和人工智能,做穿着帽衫,'看起来很酷'的人呢?」于是,在 SAILORS 项目中,我加入了一些具有使命感的任务,让年轻人觉得 AI 是有意义的。在 SAILORS 的机器人小组中,我们的目标是开发无人驾驶汽车。我把这个任务置于老龄化社会背景下,自动驾驶汽车当然很酷,但它的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具有重要意义。


Backchannel:那么,你为什么会选择九年级学生?


640-3.jpeg

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在为梅琳达·盖茨做演示


李飞飞:我们研究了很多历史数据,发现刚刚进入高中的阶段是孩子们开始思考自己大学专业的时候。他们在那个时候开始问自己:我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要对这个世界产生哪些影响?

这项计划异常成功,我们发现了一些天赋秉异的女孩子。但问题在于,这还远远不够。所以我开始思考——我们真的应该把它向整个美国推广。这就是我开始和梅琳达合作的一大原因,我们启动了 AI4All,它是一个长期项目,也是一个低调的项目。


梅琳达和英伟达创始人黄仁勋为我们的项目投入了资金。AI4All 致力于推广 SAILORS 模式:把人工智能为人类造福的理念推向所有群体的学生,让他们进入相应的大学和公司。


Backchannel:你们已经开始了吗?


李飞飞:我们的正式启动时间是今年三月。有五所大学与我们合作:伯克利、卡耐基梅隆、普林斯顿、波士顿大学和 Simon Fraser。它们都将开始自己的 SAILORS 项目,这些项目会为当地社区的特点量身定制。例如,伯克利的项目更注重机器人,而且倾向于低收入族群;普林斯顿的项目关注种族多样性,因为新泽西有很多非裔美国人居住。


Backchannel:要想达到你所期待的结果,AI4All 面临着哪些挑战?


李飞飞:目前的人工智能科研领袖并不具有多样性,而且他们也在忙于开创业公司、赚钱、发表论文这样的事。这个项目却面向远期,这是教育的特点。


Backchannel:梅琳达,你将如何帮助 AI4All 取得成功?


梅琳达·盖茨:李飞飞正在为这一项目招募执行总监,幸运的是,目前她有一些很好的候选人。但事情往往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因为有些时候比尔·盖茨和我会在招募执行总监的时候出错。那些候选者都有着光鲜的履历,强大的技能,但如果他们招聘、留人、构建组织的能力不够,那项目就不会成功。


Backchannel:梅琳达,去年秋天你曾表示要集中资源,并将专注点转向帮助妇女在科技界获得成功。AI4All 是你动作的第一步吗?我们还将看到什么?


梅琳达·盖茨:这是其中的一部分,你也会在未来看到更多。我们还在资助 Girls Who Codemore,那是另一种推动女性走向计算机科学的途径,我们希望在所有方向都做出自己的努力。我还在关注工作场所的多样性,并希望投身于此。在哈佛大学有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 Iris Bohnet,她专注于行为经济学,正在研究如何把多样性纳入系统的考量。


她讨论过在管弦乐队中,女性无法得到首席位置。但当评价者和演奏者之间相隔一块幕布时,女性演奏者的得分升高了一点点。但得分仍未达到预期的高度,她意识到这或许是因为评价者仍然能从演奏者的脚步声中分辨出性别。当这个问题也解决了以后,女性演奏者的得分便大大上升了。


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当教授审阅女生和男生的代码时,偏见也是存在的。这是固有的偏见,当代码匿名的时候,猜猜怎么样?女生的成绩和男生是一样的。我知道一个人正供职于一家新成立的创业公司。在那里,代码的提交都是匿名的,有七名优秀的工程师负责审阅这些代码。最后,我也在投资「全国妇女信息产业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Women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NCWIT)」,他们正致力于把计算机科学设计成让女孩感兴趣的形式。


640-4.jpeg

Backchannel:对于已经在科技领域工作的女性和少数族群,我们应该如何帮助他们?


李飞飞:请告诉更多媒体,列一张少数群体的名单,并让他们发声。这很简单,拿起电话和他们联系就可以了。在科技领域里已经有很多女性和少数族群的身影,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人。我乐意帮助你们列出这张少数群体背景的名单,我认为他们的声音应该被人们听到。


梅琳达·盖茨:我必须提醒大家,人工智能是一个激动人心的领域,它将改变这个世界,我们不应对此感到害怕。我们必须认真看待它。你可以学习人工智能,可以成为这个产业的一份子。去找到可以向你解释它的人,如果你对人工智能感兴趣,请找到可以教你的人。


Backchannel:很高兴看到你们的努力,激起九年级学生的兴趣非常有意义,这要比让已经工作的人转行要好得多。


梅琳达·盖茨:有时你看到一条著名学者正在谈论人工智能的新闻会想:「哦,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做到。」其实不是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做到。


李飞飞:美国人的文化倾向于倚重少数天才的努力。普通人会这样想:「我们又不是那些天才。」这是错误的,如果一个人有很棒的生物学背景,他/她也可以为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的发展做出贡献。人工智能无处不在,它并不是一个有关未来的可怕事物,它就在我们身边。机器之心icon.png


原文链接:https://backchannel.com/melinda-gates-and-fei-fei-li-want-to-liberate-ai-from-guys-with-hoodies-17f058889a4c

理论访谈产业李飞飞AI民主化女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