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阴影下,人工智能将如何变革华尔街?

过去的一年,整个社会在担忧人工智能夺去 300 万卡车司机的工作。结果证明比前者能更危险的是能买得起兰博基尼、雇得起 Elton John 参加其汉普顿之家派对的华尔街交易员和对冲基金经理。

因此,人们或许会为这个高呼人工智能万岁?

像高盛这样的金融巨头以及其他大型对冲基金都正在切换至人工智能驱动的系统,以预测市场趋势,比人为交易更好。这些正在一步一步地发生,并已持续数年,但是一场人工智能飓风将席卷整个领域,纽约人工智能投资人和美国竞争力委员会(U.S. Council on Competitiveness)高级顾问 Mark Minevich 说。就像即将倒闭工厂是工人一样,高收入的华尔街交易员也面临着被非正式辞退的噩运。

Minevich 告诉我:「它会真的击中华尔街的要害,也将改变纽约。」


软件一直在学习


诸如旧金山创业公司 Sentient 和香港创业公司 Aidyia 正在打造人工智能交易系统中的一部分。2014 年,Goldman Sachs 投资并开始安装人工智能驱动的交易平台 Kensho。对冲基金创业公司 Walnut Algorithms,最开始就是研究人工智能的。臭名昭著且怪异的对冲基金公司 Bridgewater Associates 雇佣内部团队打造可自我运行实际操作的人工智能系统。David Ferrucci 主导 Bridgewater 的工作,它之前曾领导 Watson 计算机开发工作并赢得了Jeopardy!。

人工智能交易软件通过吸取大量数据进行世界相关知识的学习,并对股票、债券、商品和其他金融工具做预测。人工智能可以获取书籍、推特、新闻报道、金融数据、收入数字、国际货币政策甚至周六夜现场概况等一切有助于其软件理解全球趋势的信息。人工智能可以 24 小时持续观察这些信息,从不疲倦,一直学习并不断优化预测。

一篇来自 Eurekahedge 的报道追踪了 23 家使用人工智能的对冲基金并发现它们优于人控基金。过去十年,设计了很赞的统计学模型的博士数学家 Quants 一直是对冲基金的宠儿,但是,他们依靠分析历史数据创建了一个可以预测市场趋势的模型。通过这种方式,Quant 模型就像一个静态的医学教科书,而人工智能学习机器就像一个追踪最新研究进行工作的医生。哪一个的诊断会更好?传统模型,对历史数据使用了回溯测试,通常不能实时提供好的回报。Eurekahedge 报道说。

640-10.jpeg

1 月 25 日,纽约,当道琼斯工业指数由于首次超过 20000 点而关闭时,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交易员在工作。SPENCER PLATT/GETTY


人类交易员和对冲基金经理不再有机会,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他们是人。Sentient 联合创始人及苹果 Siri 研发计算机科学家 Babak Hodjat 说:人类有意或无意地充满偏见且敏感,有充分证据表明人类易于犯错。对我来讲,依赖于人类直觉和理性比纯粹依靠数据和统计学更可怕。

因此,当金融从业人员发现自己站在正在驶来的人工智能快车之前时,会有什么后果?根据商业智能公司 Coalition Development 的报告,12 家最大投资银行的销售、交易与研究员工的平均补偿金是 50 万美元。许多交易员年薪是百万美元。根据一项产业调查,在 2015 年,5 个对冲基金经理的薪水加起来有 10 亿美元,甚至更多。如果你认为 Carl's Jr. 打算用机器人取代时薪 8 美元的快餐店工人,何不如取代这些年薪百万美元(时薪 500 美元)的交易员呢。


交易员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呢?


高盛生动说明了自动化如何给交易员带来毁灭性的影响。2000 年,美国纽约的股票现金交易部门有 600 个交易员。如今,仅需两个股票交易员,机器包办剩余事宜。这还是人工智能全面冲击高盛之前的情况。Kensho CEO Daniel Nadler 告诉《纽约时报》,十年后,高盛员工肯定比今天还要少得多。每个主要金融公司的交易大厅也会是这种情况。

很多美国人并不会同情《华尔街之狼》中描述的那些人,不过,从许多方面看,人工智能带来的新现实却是致命的。想象一下人工智能对纽约高端房地产业的影响吧,再想想 Southampton 夏天海边房子上挂着的「出售」牌子。以后,生活奢华的零售商们如何过得起这样的日子,动辄 2 千美元一套的西装,一磅 5,900 美元的白松露?或许特朗普会认为一些人移到了墨西哥而被敦促着要求这些人回到交易员的岗位。

 尽管如此,Minevich 看到了积极的一面,如果人工智能将金融领域的才俊赶到其他领域。作为实现百万年薪的捷径,华尔街交易和对冲基金管理工作长期吸引着大量美国最富头脑也最优秀的人才。顶级商学院的毕业生中,三分之一都会进入金融领域。只有少部分,约 5% 的人会进入保险领域。进入能源或制造业的就更少了。至于每年的非盈利组织的就业人数,两只手就可以数完。

所有剩下的社会成员会看到这些,看到自私。当然咯,我们需要高流通市场以及金融工具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不过,如果打算支付一些人高新,那么,如果这些人会发明出电动汽车,充电后行程达 1 千英里,或者健康的波兰熏肠以及不会再飞机上大哭的婴儿,我们才会生活得更富裕。对大众做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好事吧。

Minevich 说,「这些聪明人中,有一些会转移到科技创业公司,或帮助研发更多的人工智能平台,自动驾驶汽车或能源技术。」目前,这个或许真的有帮助,因为科技企业一直在为没有足够的高技术人才而焦虑,或许还会因为特朗普的禁令面临极客荒。如果 MBA 精英离开华尔街但不离开纽约,Minevich 补充说,「纽约或许能与硅谷竞争。」

当数学博士发现对冲基金的招募不再让他们垂涎不已,或许会转而为气候变迁建模或者体内癌细胞的行为建模。国家安全局的网站上有消息表示,「正积极寻找数学家来解决一些最难的信号智能以及信息安全问题。」数学专家或许可以帮助抓捕恐怖分子!或自由主义分子!

国家安全局给数学家的薪水大约为 10 万美元。这和对冲基金公司给的薪水比起来,意味着生活水平的严重下滑。不过,至少交易员和数量分析专家还有得选,比那些卡车司机以及其他工作受到人工智能威胁人的选择要多得多。

人工智能机器掌管金融的有另外一个好处,Aidyia 的首席科学家 Ben Goertzel 说,「如果我们都死了,它会继续交易下去。」他的机器不需要人类的干预。

所以,如果特朗普输入核弹密码,然后按下了发射按钮,至少一些人的养老金账户仍会有回报。


原文地址:http://www.newsweek.com/how-artificial-intelligence-transform-wall-street-560637

入门人工智能金融产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