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伟达CEO黄仁勋谈人工智能的风险与英特尔的竞争

Nvidia CEO 黄仁勋在最近的专访中表示,自己领导的公司正在从芯片制造商转变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平台制造商。Nvidia 未来将继续发展其领先的桌面和笔记本电脑图像芯片,以支持各种虚拟现实设备,而另一方面,公司将着力推进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的硬件设备研究,为人工智能系统、无人驾驶汽车和其他新设备(如任天堂 Switch 游戏机)提供支持。


在 Nvidia 周四公布了振奋人心的第三季财报之后,VentureBeat找到了黄仁勋,和他进行了简短的访谈。


blob.png


这次访谈的话题无关公司财务状况,相反,我提出了五个问题:关于人工智能的危险、科幻小说与真实科技的界限、Nvidia 在任天堂 Switch 中的作用、与英特尔的竞争,最后还有唐纳德·特朗普。


VentureBeat(以下简称VB):我刚刚对软银 CEO 孙正义进行过访谈,他说道他会向 Singularity(人工智能超越人类集体智慧的时间点)投资。孙正义似乎认为奇点很快就会到来,对此你是怎么认为的呢?我们都希望有更好的人工智能用在无人驾驶汽车上,但我们都不希望造出天网,不是吗?


黄仁勋:我相信未来世界会存在无数人工智能,而不是一个人工智能,我们每个人都会拥有自己的人工智能。我们在很多领域都会应用特定的人工智能系统。在很多医疗领域、很多制造业领域会有很多不同的人工智能成为很多不同业务的一部分,我们会有营销人工智能、供应链人工智能、预测人工智能、人力资源人工智能。在未来我们会拥有大量不同种类的人工智能,它们将很快被加入到目前的各类软件中去。

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机器人、无人机等各种智能机器将互联网延伸至现实世界,它们可以自我思考。未来的人工智能将使机器变得更加安全,更加易于使用,并渗透进生活和工作的各个方面。在未来 10 年里,我们就会看到所有这些东西。


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会比摩尔定律更快。我相信这将会是一种超越摩尔定律的现象,因为它会受益于持续地学习,它具有大规模网络化持续学习的特点。今天,我们进行人工编程:推出一个软件、修复错误、每年升级一次。这种节奏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打破,人工智能系统可以从实践中很快获得经验。一旦软件中智能的部分学到了东西,你就可以进行实时在线更新(OTA),一瞬间,所有东西都变得聪明了。

超摩尔定律的创新会发生在我们身上。而人工智能将是奇迹发生的原因。


Synced (286).jpg

 Nvidia 位于加州 Santa Clara 的总部


VB:你是否觉得需要根据科幻小说才能判断人工智能未来的发展走向?


黄仁勋:我觉得并不一定需要去看科幻小说,因为我现在就处在科幻小说当中。我们的公司已经处于非常前沿和领先的地位,和科幻小说当中的场景也非常接近了。我们现在正在发展的虚拟现实技术、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让我们可以亲身体验科幻小说当中的场景。


VB:之前你们在游戏电脑市场中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主机是一个相对没那么有吸引力的市场,我想知道为什么贵公司会在任天堂 Switch(Nintendo Switch)推出时将目光投向这一领域呢?你们又是怎样做到的?


黄仁勋:我们一直以来都致力于开发游戏级硬件市场。当然这个市场中的一些部分我们是不打算涉及的。对于最新一代的主机我的态度是非常开放的,我们没有 x86 的中央处理器。所以不会产生什么竞争。但是,另外一个因素是我们是否能够做出一些贡献。如果一个特定的游戏主机不需要我们特殊的技术,不需要我们提供只有我们才能带来的益处,那么这样的商品业务可能就不适合我们。

而对于 Switch 来说,这是一种具有突破性的设计。性能非常重要,因为游戏就是建立在出色的硬件性能基础之上的,但是形状因素和能源效率也非常的重要,因为他们想要创造一种轻便、可变形的产品。这种类型的电脑游戏设备之前是不存在的。虽然它们拥有两支优秀的工程师团队,和优秀的创作团队,但在这个问题上还是需要收敛一下。为了创造这样的新主机,可能需要数百名工程师花费好几年的时间。这样的项目确实也非常的振奋人心。这是典型的双赢局面。


Nvidia 的定制版 Tegra 芯片为任天堂 Switch 提供了支持


VB:你怎么看待英特尔收购 Nervana 和 Movidius,并且开发至强融核(Xeon Phi)协处理器?英特尔好像成为你们的竞争对手了。


黄仁勋:我们目前最大的目标就是从一家芯片公司转型成为一家计算平台公司。我们的计算平台架构——我们称之为 GPU 计算,就是在 GPU 处理过程中将命令与 CPU 处理过程相结合。这个架构花费了我们 10 年的时间,包括所有的算法、库和工具,我们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开发人员合作研究如何将它投入使用。这个过程非常的漫长。


计算平台被遍布世界的开发者们使用并不是常常出现的,现在也没有几家基础深厚的计算平台。我们的战略就是成为一家计算平台公司,深度学习是我们专注且保持领先的一个领域。我们已经在它上面投资了数以亿计的资金,并已投入七年时间。我们提供端对端的深度学习平台。我们解决方案的覆盖面、能力和范围非常广泛,不论对云计算还是服务公司来说,都是有意义的投资,即使有些投资的回报需要较长的时间。


计算平台一方面需要能够向下兼容,能支持整条工业的应用。它同样也需要支持计算方法、数值方法等数据科学经常使用的方法。我相信在计算科学中,偏微分方程、线性代数等就像数据科学和深度学习方法一样。它们结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我们创造了一个覆盖所有这些问题的构架。因此,你也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运行更多的应用软件。你也知道,数学是很简单地工作,你在计算平台运行越多的应用软件,平台单位成本也就越来越低。也就是即使你不考虑硬件成本,它也比在有很多应用的计算构架上运行要贵。


我们已经看过那部电影了。奇点出现和应用有关。差不多在地球上每个应用程序都要在我们的平台上进行吞吐数据计算,这就是我们的途径。


VB:你对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有什么看法?


黄仁勋: 我认为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谨慎把握社会上所有人的诉求,选举结果是人民的呼声。我对美国的政治制度很有信心,它将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多样化社会、容忍不同观点。同时需要记住,此时此刻,我们需要团结全国各地所有的人。


我对这个结果保持乐观态度。个人而言,我喜欢一个更自由的政府,但我对国家制度的弹性充满了信心。美国正在寻找一条穿越困境的道路,一条前进之路。

本文由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原文来自VentureBeat,作者:DEAN TAKAHASHI,转载请查看要求,机器之心对于违规侵权者保有法律追诉权。

理论
登录后评论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