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Mind魅力太大:牛津剑桥的研究者纷纷跳槽

57f34dcc2941f.jpg

英国一些最聪明的头脑正在被 DeepMind 诱惑离开他们在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的研究职位。


LinkedIn 资料显示:在过去两年中,已经有超过十二位人工智能的研究者离开了这些大学的学术中心加入了 DeepMind,因为 DeepMind 可能会支付更高薪水。


剑桥大学新的智能的未来研究中心(Centre for the Future of Intelligence)的主任 Steven Cave 认为从学术界到企业的人才流失是一个问题。


「最好的人才被支付大量的薪水去在这些科技公司工作,」Cave 上周在剑桥告诉 Business Insider。「你刚发现对某个研究项目有极大兴趣的人,然后他们就被挖走了。


我们正在思考关于这个问题的各种可能的解决方法。我们知道,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想要在这些大牌企业当中工作,赚很多的钱,这是好事。但是同时我们希望有足够多的聪明的年轻人能够被我们正在研究的智力上的难题所激励,会想要做一些有益于世界改变的事情。」


为了更好地了解日益复杂的人工智能系统的对我们可能产生的影响,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近年来成立了一些研究机构。其中包括由瑞典的哲学家 Nick Bostrom 领导的牛津的人类未来研究所(Future of Humanity Institute)和剑桥的生存风险研究中心(CSER/Study of Existential Risk)都在其中。这些前瞻性的研究中心和 DeepMind 在许多领域竞争最聪明的人工智能思想家。


Cave 说,一些方向的人工智能研究可能很难得到应有的关注,一些人工智能专家仍旧在回避着学术界而在科技公司工作。「有一些哲学性的工作不可能在以利益为导向的公司完成,」 他说。「我之前谈论的关于映射可能的智能空间; 这不是大多数科技公司愿意花费时间在上面的东西。」


像 Microsoft 和 Facebook 这样的美国科技巨头也正在招募牛津大学的研究生和教授,但是 DeepMind 似乎比其他的公司挖到的人才更多。这可能与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有关——Demis Hassabis、Mustafa Suleyman 和 Shane Legg——都曾某一阶段在牛津或者剑桥工作或者学习过,这可能让他们和一些学院的关键的领导人物建立了关系。


这可以和 DeepMind 在过去几年有着显著的增长的事实有关。这个力图 「解决智能(solve intelligence)」 的公司自从被 Google 收购了之后就已经把它的团队规模从在国王十字路时的 100 人扩大到了大约 250 人。


DeepMind 通过聘请世界各地的毕业生和教授来推动它的成长,但是牛津和剑桥似乎是最受欢迎的招聘场地。DeepMind 也聘请了一些来自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一些其他大学的人。该公司以允许雇员公开发表他们的研究的方式来回馈学术界,DeepMind 的工作人员已经发布了超过 100 份被同行评审的论文。


但是牛津和剑桥仍旧在为 DeepMind 提供人才。例如,Matthew Grimes 是一个剑桥的博士后研究员,从 2013 年 10 月份到 2015 年 12 月份主要从事将深度学习应用于视觉的研究。他在 2016 年 1 月加入 DeepMind 担任研究科学家。


然后是从 2013 年 8 月至 2015 年 8 月在剑桥大学担任研究助理的 Yutian Chen。在他在 2015 的 9 月份加入 DeepMind 担任研究科学家之前,Chen 正在研究大规模机器学习的问题并且正在指导几位研究生的毕业项目。同样, Andrew Ballard 从 2012 年到 2015 年是剑桥的博士后研究员。他在 2015 年 10 月份离开并且作为研究员加入了 DeepMind。


Synced (193).jpg

Google DeepMind 研究科学家 Irina Higgins


在其他地方,Irina Higgins 在 2015 年的 4 月从牛津的机器学习的导师职位离职,并且在同一年的 6 月作为研究科学家加入了 DeepMind。Higgins 还在牛津完成了计算神经科学和人工智能的博士学位,然后离开加入了 DeepMind。


还有一些其他有名的从牛津到 DeepMind 的离职。比如,Edward Grefenstette、Nando de Freitas 和 Karl Hermann——牛津大学的 spinout Dark Blue 实验室的联合创始人——都已经离开了他们在牛津的研究职位加入了 DeepMind,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的创业公司已经被 DeepMind 收购。


DeepMind 也聘请了 Martin Szummer,他曾经是剑桥的高级研究员。他离开了大学以专注于他的创业公司 VocalIQ,它在 2014 年被苹果公司收购。


Cave 说他希望看到更多的人把他们在牛津、剑桥和科技公司的时间分开来。「来自科技公司的人可以在学术界度过一天,或者相反,这无疑是一种我们正在探索的模式。在某种程度上说, 只要人们理解或者得到他们所处的行为准则,学术界和行业的转换就是健康的。」


DeepMind 拒绝发表评论. 然而, 它也许会说, 它同样雇佣了来自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和世界上其他顶尖大学的人。同样重要的是需要注意 DeepMind 允许其工作人员公开发表他们的研究,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发表了超过 100 份经同行评审的论文,它对于学术界的回馈超过了许多其它的科技公司。


一些 DeepMind 的员工也在牛津大学、伦敦大学学院和其他学术机构任教, 同时该公司还赞助了一些学生、院系和博士项目。

入门Deepmind行业研究产业英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