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转换、自娱自乐,色情产业如何借用虚拟现实?

c_limitq_80w_7202Fhttp-2F2Fimages-origin.playboy.com2Fogz4nxetbde62F19gKFGKm8YEMyOSSiwik622F4a76ccdcd7161307f16261e85aae75072FScreen_Shot_2016-06-29_at_4.56.01_PM.png

用语言描述虚拟现实,犹如用舞蹈表现建筑一样力不从心,因为我们缺乏恰如其分的描述语,而想要理解它就必须亲身体验。特别是观看某人第一次尝试虚拟现实的时候,这种感觉会更明显。体验者无不沉浸其中,时而喘气时而大笑,还常常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那些并不存在的东西。


「过去几个月中,我邀请了很多人来体验 VR 技术,人们第一次体验的感觉非常强烈。」 Naughty America 的首席信息官(CIO) Ian Paul 一边在旧金山的旅馆房间中设置 Demo 一边对我说,「但是如果让他们接着去体验赤裸裸的色情片,有时候会出现一点点感官超载」,他说完笑了笑。


Paul 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了全球虚拟现实色情片大使。身着风格保守而华丽的商务套装,他看起来更像个 IBM 总裁,而 6 年前被挖去当 Naughty America 的 CIO 时他真的就在这个岗位。


作者 和 Ian Paul


跟 Paul 一样,第一次写 VR 稿件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想到将来还会研究色情片。人生无常,有些时候你或许只需要顺势而下,乐享其中——在宾馆的这个房间里,我带着三星的  Gear VR 头盔,正观看着人生第一个全沉浸式虚拟性爱场景。


两个女主角开始进行前戏,实际上我处于其中一个女性角色,因为立体相机装置固定在了她的头部。另一个表演者则与相机保持直接的视觉接触,以创建体验者以第一人称视角参与的幻觉。


整个过程中,我可以随意环顾整个房间,可以看地板、壁画。或者,我也可以低头看看模特的身体——这个实际上代表我的角色。整个体验的感觉都非常靠近而且非常私人。


随着我们转向男性视角,感觉开始变得越来越奇妙。想到虚拟现实技术的创造者们才刚刚开始让这项技术小试牛刀,这真的让人既害怕又激动。

性别转换

Naughty America 最近发布了 Randy’s Roadstop 系列,宣布要扩大成人 VR 空间。体验这个系列的产品时,你会感觉自己成为了 Randy (主角)。我之前尝试的女性 POV(视点人物写作手法)demo 还未商业性公开,但该公司希望利用这一样品尝试攻取女性市场。「没人知道应该怎么做,因为让男性和女性感到兴奋的东西完全不同。」Paul 说。


人们对这些视频的反应各不相同,所以该公司正忙于调整格式,将女性的反馈构建到产品中去。比如,他们决定为第一人称角色添加发声功能。


「我们第一次尝试让用户『扮演』的角色真正的说出话来,因为我们之前认为这会破坏沉浸感,」Paul 继续说,「但对一些人来说,用女性 POV 的时候,角色一直不说话会感觉有问题;用户会想这个角色是不是真的感觉很舒服。」


尝试了第一个样品后,我原本认为所有人都和我一样感觉良好,但我发现并不是这样。我们的摄影师 Tom 被选中尝试女性角色。最终,Paul 发现,男性在这种视角下普遍会不适应;他们真的难以接受。

我知道,无论是对我自己还是我交谈过的人来说,这项技术都很让人大开眼界。它会让你从女性的角度更敏感地体验这个过程。


从其他人的角度体验某些事情的感觉可能是 VR 最为强大之处,电影制片人们都热衷于探索 VR 的这方面用处。由联合国委托制作关注叙利亚难民境况项目的 Chris Milk,在TED 演讲中将 VR 称作 「终极同情机器」。


斯坦福大学虚拟人类交互实验室(Stanford’s Virtual Human Interaction Lab)的研究者已进行多次实验,证明虚拟现实可使人类更具同情心,能更直接地改变人们对残疾人、年龄、种族、还有性别的看法。这些领域固然都非常有趣和高尚,但看到男性仅仅体验 VR 几分钟后就立即重新审视自己原先对性根深蒂固的态度,我们首先想到的或许是,VR 可能会让男性成为更好的爱人。

自娱自乐

Ian Paul


由图书管理员转行为色情片创业家的 Ela Darling 是 VR 成人产业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她正在制作自己的 「专为聪明人打造的美丽色情片(Pretty Porn for Smart People)」。她认同虚拟现实能让人对影片中的人物更加感同身受,并在私人生活中更细心地营造自己的性方式。


「男人可能会觉得,敷衍了事就足以让女性达到高潮,」她对我说,「但是如果你有一个女性的躯体,你可能就会完全明白为什么这样不能让女性真的开心。」


虚拟现实可以创造极亲密的体验,一些赤裸裸的色情的冲击感让人难以招架。Paul 怀疑,这会使一些人放慢对 VR 的采纳速度,至少刚开始会是这样。「但这同样会带来更多机遇,我们可以做更多之前认为不可能的好玩儿的事情。」他说。


比如,模拟性交。就是用经过编程的设备在特定时间与内容进行交互或提供刺激。Naughty America 和  VirtualRealPorn 已经开始和  Kiiroo 等公司合作,想在 VR 视频中使用智能玩具 。Pornhub 的副总裁 Corey Price 对我说, PornHub  最近启动了「在线激情的终极体验」TwerkingButt,他们将 VR 头盔和一款让用户的感觉与视频中动作一致的设备结合了起来。


不过这不仅仅只是往手机里插个震动器。


在高级的模拟性交中,虚拟环境会更加真实,而且技术还在不断迅猛发展,「VR 教母」Nonny de la Peña 说。在去年圣丹斯的一次采访中,各种各样的人对她表示致敬,并说她如何让他们迷上这种媒介,导致 Nonny 多次被打断并有了这个滑稽的荣誉称号。 The Endgadget 的记者注意到了她犹如柯里昂(电影《教父》中的主角)一般的气场,于是创造了这个短语并广为流传。


「我们开始进入第二代模型时代了,但各式设备都将出现,比如游戏控制器,或虚拟环境中跟踪人体的触觉套装等。我觉得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很多之前预想的技术都将实现产品化。」她说。

我认为社会需要明白,人们不只是关注这一个方面的内容,但这是个探索人类性行为的好方法。——Ian Paul ,Naughty America 首席信息官。

Darling 对这项技术的可能性也感到非常期待:「触摸卧室中的一个设备,就能模拟地球另一端某个人的感受,这让我非常兴奋,尤其是如果我触摸房间的某个设备,就能触碰到成千上万的观众,让他们同时模拟被我触碰的感受,真的不可思议。」她笑着说。


将来这些设备可能会检测用户的物理数据,比如心率、目光的方向等,然后相应地做出调整以使体验更个性化和优化,Paul 预测道。


想象一下,你在一个充满各种不同角色或替身的虚拟房间中,你只需要环顾每个人,身上的设备就会基于你的生理反应决定谁是最让你兴奋的人,然后这个形象就会向你走来。这看似有些科幻,不过虽然这个功能尚未实现,但基于目前的技术,完全实现并不需要太大的技术跨越。


这类系统需要能够搜集关于用户好恶的数据,并可能会创建成人版的谷歌或 Netflix 等企业的预测搜索和推荐系统。如果系统能够成功获取用户偏好的详细数据,并能根据用户的需要调整体验,系统将变得非常强大,但搜集这类数据也会带来问题。


Paul 认为,首先人们需要一起决定,能不能消费色情。「我认为社会需要明白,人们不只是关注这一个方面的内容,但这是个探索人类性行为的好方法,而在虚拟层面观看并享受某物并不是一个问题。」他说。


他认为,这项技术会让女性受益,因为还有大量的女性认为色情是禁忌话题。「我们了解到,30% 的女性看色情片,但很少有女性购买。」Paul 说,「因此就出现了难题:如何从中获益?这根本不是经济问题,而是心理障碍,她们觉得购买行为会使得自己更有负罪感,因此她们更不可能去消费这些内容。」


「在这种亲密水平下,故事情节等方面就变得更加重要。」他补充道,「某人和你之间的距离等微妙的细节开始至关重要。互联网上业余色情片正在增多,我相信 VR 将使专业制作升值,比如摄像机摆放,打灯,剧本写作等。我认为女性视频制作者将有更大空间,创造出更有艺术感和思想性的内容,同时吸引男性和女性用户。」


「人们对女性关于色情片的需求做出了很多错误的假设。」Darling 补充道,「一些人认为,针对女性的色情片一定要浪漫,由故事情节推动,赤裸裸的色情的想象应该少一些。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女性对色情片的品味和男性一样多样,不同的是女性希望色情片看起来逼真和制作精良,因此产品质量很重要,要有自然,真实的性高潮。只有女性自己才知道什么会让女性舒服而什么不会。」

机遇的同时到来

这可能会带来真正的以虚拟现实为媒介的社交体验,这也是 Alice X 所押注的地方。通过网络直播模式将用户配对,这样就能以分钟付费为基础直接交互。Alice X 的 CEO Fabian Grey 告诉我,用户目前很喜欢这种服务,「VR 用户在接下来几天内再次光临的可能性增加了 3 倍,而且要比非 VR  用户的花费多了 四倍。」但是,试用 Alice X 并清楚说明使用起来有多简单确是非常笨拙的,因为体验起来可能感到吓人而非令人愉悦。可能到了人们更适应的时候,成人 VR 才能提供更多窥视欲的体验,而非直接交互。「如今,VR 还非常的单一。」来自 Pornhub 的 Corey Price 表示,「但当技术发展后,我认为它将更具社交体验。达到一定程度后,VR 中的完全浸入式环境将会非常大。」


当然,色情也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但如何从 VR 中获利是众多玩家还未能搞清楚的挑战。Pornhub 与 BaDoink 合作提供免费的内容(分发了 1 万台头盔纪念这一事件),并开始提供不同于专有玩家视频中的广告。「这些广告都是亚马逊和戴尔这样的主流公司的,但我不知道用户是否意识到这些。」Paul 沉思。广告进入这样的沉浸式体验中看起来是有点奇怪,等同于在你亲密时间有人闯进了你的卧室,拍着你的肩膀问你是否想买这台你朋友们都喜欢的真空吸尘器。


也就是说,这一机遇非常巨大。「VR 要比我们跟踪的任何形式都增长的要快。」Paul 表示,「从 2006 年往前,手机都有相当的采用曲线,但 VR 发展曲线更陡峭。我们正在见证潜力巨大的增长。」基于游戏产业预测,估计到 2022 年将会有 25 亿台 VR 头盔售卖,把人口统计在内的话,到今年年底将会有 1 千万到 2 千万的用户在 VR 上观看成人内容。


「这不再是一个新生的想法」,Price 认为,「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的成人内容,以各种利基方式使用到 VR 中。」


驱动 VR 发展的原因在于有如此多的产业在支持这一新技术,不只是手机,而且也包括谷歌、Facebook 这些主要的科技玩家,以及游戏产业。支持来自个方面,Paul 估计在 5G 移动网络首次展开的时候我们将会看到顶峰时刻(据CNET 报道预计到 2020 年),这将让人们不需要下载大文件的情况下在自己的设备上看高分辨率的 VR 内容。


今年,将会有大量的 VR 头盔被卖出,到 2020 年将会达到惊人的 2 亿台,所以虚拟现实体验将很快不再是新奇事物。然而,这些平台上的高质量内容相对来说仍然非常薄弱,而且成人产业将成长为多么大的一个市场还有待观察。


Oculus VR 的创始人 Palmer Luckey 也是在成人 VR 内容上不断反复。Paul 实际上也非常同情 Oculus 所处的位置。「你不想让人们认为它只是一个自慰的辅助工具,这对商业而言是不健康的。如果这一技术真要起飞。你需要多样的使用案例,与我们日常的生活融为一体。所以我们需要游戏,需要社交分享,我们也需要色情描写。这都是人们体验的一部分。」他表示。


司在过去的 13 年内曾成功的运行过在线虚拟世界 Second Life,非常不想让这样的事发生在他们预期今年夏天发布的平台 Project Sansar 上。


「我是反对审查,支持自由的,我们需要搞清楚从 VR 中获利的最好方式,并谨慎的使用它。」尽管,平台将会侧重某一方面是毫无疑问的。任何媒介都能使得色情成为一件大事,因为它是人类想要的。他们将塑造任何形式的媒介适合这一目的,从文字到图片到 VR 。他们将发现自己的方式,这只是人类的天性。」Aleberg 总结说。

比现实要好

Jeremy Bailenson 教授认同这种说法。作为斯坦福虚拟人类交互实验室的创始主任,他是全球 VR 技术领域的权威领导者之一,在他的 Infinite Reality 一书中,他指出「纵观历史,有魅力人物的虚拟描述,无论是在故事、图画、雕塑、音频等等之中,都为它们的创建者带来了好的商业机会。」

「对很多人而言,Second Life 是探索自我的很有用的方式,」Altberg 解释说,「在真实世界中,我有着这样的外壳,但很多人对此感到不舒服。所以在这个虚拟空间中你就有机会探索自我的另一面,这可能是你真实的一面。我知道有很多人通过这一过程发现了自我,并帮助他们在真实世界中找回了自己。」


这回避了该问题:虚拟性爱比现实更好吗?我们是否拥有这样的技术能预料我们的期望并根据自我需求刺激我们?我们是否仍有欲望与耐心与真人交互?


「我非常感兴趣的是,这个技术如何帮助你学会成为现实生活中更好的爱人,就像一个私人教练一样。」Paul 沉思到。但他想这是非常不同的提议,可能要有一段时间才会被思考到。


Alice X CEO Grey 同意说模拟人类全部感官的触觉和体验非常难以复制。但他预测,「人们将能够得到现实生活不可能或难以获得的虚拟体验。」


Bailenson 描绘了一个更为反乌托邦的画面。在一个混合了 Black Mirror 和 Weird Science(两部电视剧) 的场景中,他描述了一个基于人类进行数字交互所收集到的丰富信息我们能够重建他人性格的未来。「远程性爱的发展,再加上未来可人们可能可以『存档』他人并使用设备生动再现这些模型,当两者结合起来时沉迷的可能性是可怕的,」他说。


他用喜剧演员和社会评论家 Dennis Miller 所说的话做解释,「有一天年轻人能够以 19.95 美元的价格买一个超模那样的虚拟化身,虚拟现实就是在制作毒品,看起来像是一杯清淡的脱去咖啡因的速溶咖啡。」


Darling 相信我们最终会走到这一步。然而,我们首先要让人工智能发展到真正通过图灵测试那种地步(我们不能有效的区分是在和人还是和机器进行交互)。她说,「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不觉得这会发生,但我希望我能活到那一天。」可能她都没能意识到这句话听起来如何。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