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百度繁荣发展的硅谷实验室对话吴恩达

在加州桑尼维尔237与101高速公路交叉点旁,一条道路蜿蜒穿过一片建筑群。到处散布着已完成的建筑,处处可见新种植的防干旱草坪,其他的建筑也在迅速建造,包括一个新的消防站。有一家尼桑的硅谷新研究中心,有一家叫做Spiracur的资金充足的医疗设备创业公司,一家叫做Quisk的数字现金创业公司,和一家生物技术孵化器。并且,还有百度的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这也是我在这条满是灰尘,遍布施工车辆的道路上前进的终点。

能够在新的研发实验室度过一段美好时光实在是很棒,不只是新鲜油漆和装饰——像是植物生活墙——更重要的是,有新鲜的、满脸激动的面孔和等待着主人的空桌椅。 另外,这次参观还有点对称性。在2014年年中,我曾就在另一头的莫菲特机场看到一大群哀伤的研究员们从突然关闭的微软研究中心分部搬离。几个月之前,百度的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悄无声息地启动了,现在有大约60名研究员——刚好和搬离微软谷歌研究中心分部搬离的人员数目一样。百度实验室出产的第一批技术成果之一就是深度语音系统(Deep Speech System),该系统用单一算法来学习英语和普通话,现在已经有部分北京用户在使用了(参见视频)。在1月,实验室发布了开源人工智能软件。人工智能研究员们在百度大楼里并不孤单。他们和这家中国搜索巨头的100多个重心放在其他项目的工程师们和计算机科学家们共同分享这一大楼。百度通常会利用硅谷的人才研究很多项目;发展最快的除了人工智能就是自动驾驶技术了。 

人工智能实验室和自动驾驶团队都由吴恩达率领,吴恩达自2002年就职于斯坦福大学任职教授(他虽不再属于斯坦福教职员工,但仍然有着名誉副教授的称号,所以尚未完全切断和斯坦福的联系)。他在2011年开创了谷歌大脑(Google Brain)项目,并在还在斯坦福期间,成功开创了第一个大规模网上公开课(MOOCs)。在2012年,他将这些全部放弃,重新开创了教育技术公司Coursera。今天的吴恩达作为百度的首席科学家,负责监管百度全球的各项研究,包括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以及深度学习研究所和大数据实验室,后两者都在北京。 

以下是吴恩达所述的百度研发开展情况、自动驾驶战略和扩张计划等信息。

关于从斯坦度到合作研发:这里的速率和大学里非常不一样。在大学,从将研究发表成论文到将研究应用于普通人之间的鸿沟十分巨大。可能发表一篇论文,两年后,某人读到了这篇论文,并决定进行进一步研究,然后又过了几年才有产品出来。而这里的创新循环要快得多。我们对研发的看法也有不同。我们的目标是帮助人类,但世界有无数的兴趣需求,也有无数的严重问题。我们可能有50个项目想要去做——我们还需要依赖用户的反馈来帮助我们决定这些项目的先后顺序。这使我们能进行更好的研发。我们确实也在这进行基础研究,就像大学一样,我们很看重基础研究。但我们是端到端的组织,我们不想把一个项目就这么挂在墙上,不再理睬,我们希望能够追踪这个项目直到完成。

关于百度自动驾驶技术之路:我们相信创造能够在各地自动驾驶并非常安全的车辆远超出今天的技术。相反,我们正在寻找最初的班车路线和公交路线,路线可能得大概20英里,一个大的圆环状或能前后反复行进的路线。 我们认为,如果大家想做的事情就是在20英里的路线上驾驶,那么将上述驾驶任务做到安全的技术已在可触及的范围内。我们计划在三年里商业化这一技术,并会积极地将之推向市场。

关于在推进自动驾驶技术方面政府的角色:在法规方面有一些变化的话,自动汽车将能够更快地得以使用。比如,目前的计算机还不能可靠地分辨出建筑工人向你招手是表示「停」还是「行」。如果让这些工人用不同的方式与汽车进行交流——可能用个应用,或者无线电台,或者特殊标记——我们就能够使互动更清晰。技术和法规会同步发展。我希望能看到美国政府和技术社区能够在这方面更好地合作。

关于雇佣计划:我们会扩张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我们的自动驾驶会显著提升。我并没有确切的人数,但我们将会雇佣很多人。

入门百度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