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大师】专访诺贝尔奖得主Randy Schekman

对话大师 | 专题介绍
世间一切伟大的壮举总是默默完成的,世间一切智者总是深谋远虑的。茨威格在《人类的群星闪耀时》里向人类发展进程中的伟大瞬间一一致敬——只有雄心壮志才会点燃起火热的心,去做那些难以轻易成功的事。2016年,机器之心开启全新专题【对话大师】,对话包括人工智能、神经科学、生物医学等前沿领域的世界级学者翘楚,分享那些穿越光年的精粹思想。【对话大师】的灵感起源于物理教授Saul Perlmutter开设的一门叫「sense, science and sensibility」的课上。
Perlmutter教授任教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并曾于2011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他曾教授过大大小小各种专业课, 但是这门课却与众不同。这门课并没有什么学术门槛,欢迎所有人来听,然而在Perlmutter教授看来,它所传达的意义和能量在某种程度上却远远超过他教过的任何一门高深的物理课。在这门课中,他教大家如何用物理学家的思维来分析和解决问题,不仅仅是学术上的问题, 更包括生活和社会中的问题。同时他还请来了哲学系教授John Campbell和心理学教授Tania Lombrozo共同教授这门课,希望为大家提供多角度的思考。上课的地点在一个西方议会式的圆形阶梯会议室里,每节课中有很大部分时间让大家提问,讨论甚至争辩。他说,这门课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是一次全新的尝试;因为他认为,科学思维和逻辑的重要性不仅仅停留在推动科技研究本身,更在于为社会中的每一个人提供一种理性和系统的思维方式。虽然这种思维体系同样存在一定的缺陷,但是它依然值得被更多人所了解和运用。 
在Perlmutter教授的启发下,机器之心希望通过一系列对前沿科技领域顶尖学者的深度访谈,一方面可以为读者们在「应该如何看待科学,看待世界,以及看待自己」等方面提供一些观点和剖析;另一方面可以为大家提供一个向世界级的学者交流和提问的平台。每个月我们将会以一位大师级的嘉宾访谈为中心,从其专业领域的研究和观点出发,延伸至对科技发展和社会趋势的探讨和理解,最终回归到其对人性和人生的思考。敬请关注参与。
作为本系列的开篇,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机器之心」独家专访2013年诺贝尔奖得主Randy Schekman的简短视频,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可以为大家带来一些力量和全新的开始。

Randy-Schekman-012 (1)

Randy Schekman是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获奖原因是他对细胞膜传输的研究。他除了对待科学严谨认真之外,还直言不讳地在《卫报》上发表文章,直指《Nature》、《Science》和《Cell》三大期刊用「不恰当的激励方式」来损害科学研究的进展,并宣称自己的实验室将「永不投稿」至上述期刊。 

在机器之心主办的Cre8 Summit系列活动中,Randy Schekman接受了我们简短的视频采访。当被问到最希望对中国的年轻人以及学生学者分享和传达些什么的时候,Randy鼓励热爱科学的年轻人追求自己的梦想。他认为,如果你拥有科学梦,那么一定要独立地去研究,而不只是完成老师交给的任务。他说:「自己去探索吧……去图书馆,读书,设计实验,检验创造性,独立地做事情。」 

同时,他分享了一个发生在他小时候的趣事作为例子——这位大师的科学梦竟然是由一台小小的玩具显微镜所点燃。Randy 10岁时,得到了一台玩具显微镜作为礼物。他从家附近的小溪中捞取了各种淤泥和藻类,拿到显微镜下观察。当他看到各种各样的微生物在镜头下游来游去时,真是惊呆了。可是,Randy的父亲却不屑一顾地说,这只是个玩具而已。Randy很不服气,想要买一台真正的显微镜。可是真正的显微镜要100美元,对10岁的他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于是,他开始打工存钱,包括除草、看孩子、做家务、送报纸……可是他父母却总是向他借钱。终于有一天,小Randy再也受不了了,骑上自行车跑到警察局,向警官哭诉自己的「遭遇」:「我想买一台显微镜,但父母却总是偷我钱!」后来,他跟着父母乖乖回了家。但幸运的是,那天下午,他得到了人生中第一台真正的显微镜。从那之后,他就开始了自己在生物方面的独立研究,直至今天。 下面就是机器之心对Randy Schekman的采访视频。 

人物介绍

兰迪·韦恩·谢克曼(Randy Wayne Schekman,1948年12月30日-)是著名的美国细胞生物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曾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主编。1992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2002年与James Rothman因对细胞膜传输的突破研究获拉斯克基础医学奖。2013年与James Rothman、Thomas C. Südhof共同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早年生活

1948年,Randy Schekman出生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圣保罗市。他的父亲Alfred Schekman是一名电子工程师兼发明家。1971年,他在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获得了分子科学学士学位,期间作为交换生在苏格兰爱丁堡大学度过了第三学年。1975年,他在1959年诺贝尔奖得主Arthur Kornberg指导下读博士,并因对DNA复制的研究在斯坦福大学获博士学位。 在读博士期间,Randy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待了两年时间,研究细胞膜的结构。在此期间,他听到了著名的细胞生物学家 George Palade的一次演讲,塑造了他的职业生涯。Palade因研究细胞分泌蛋白质而获得了1974年的诺贝尔奖,这给Randy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认定这给领域还有很多值得研究的东西。他说:「这个过程之下,一定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分子机制。」

研究

Randy Schekman自1991年以来一直是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员。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Schekman的实验室进行了真核细胞中关于膜组件和囊泡运输过程的分子描述的实验。

Randy Schekman, professor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smiles while talking about winning th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Monday, Oct. 7, 2013, in Berkeley, Calif. Two Americans and a German-American won the Nobel Prize in medicine Monday for discovering how key substances are transported within cells, a process involved in such important activities as brain cell communication and the release of insulin. James Rothman, 62, of Yale University, Randy Schekman, 64,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and Dr. Thomas Sudhof, 57, of Stanford University shared the $1.2 million prize. (AP Photo/Eric Risberg)

谢克曼的研究主要是基于酵母菌。在做博士后研究时,他的导师本来研究的是哺乳动物细胞膜,但谢克曼考虑到酵母菌更易培植,便转而研究酵母。酵母菌与人类细胞差别较大,他的研究资助申请最初被驳回,但他坚持下来得到成功。

获得诺贝尔奖

我们身体内的细胞会产生一系列不同的分子,运送到不同的地点。在传送过程中,许多分子会分组聚集,形成一种微小的囊状结构,叫做囊泡(vesicles)。囊泡能帮助这些物质传输到细胞内的不同的地点,并从细胞表面运送分子,以作为影响其他细胞的信号。 在20世纪70年代,Randy Schekman研究了传输系统失效的酵母细胞。他证明了,这种失效是因为基因缺陷,解释了不同的基因如何调节该传输过程的不同方面。

Portraits of winners of the 2013 Nobel prize for medicine or physiology, James Rothman, Randy Schekman and Thomas Suedhof (L-R), are displayed on a screen at the Nobel Assembly at the Karolinska Institute in Stockholm October 7, 2013. Two Americans, Rothman and Schekman, and Germany's Sudhof won the prize for research into how the cell organises its transport system, the award-giving body said on Monday. REUTERS/Janerik Henriksson/TT News Agency (SWEDEN - Tags: SCIENCE TECHNOLOGY HEALTH) ATTENTION EDITORS - THIS IMAGE WAS PROVIDED BY A THIRD PARTY. FOR EDITORIAL USE ONLY. NOT FOR SALE FOR MARKETING OR ADVERTISING CAMPAIGNS. THIS PICTURE IS DISTRIBUTED EXACTLY AS RECEIVED BY REUTERS, AS A SERVICE TO CLIENTS. SWEDEN OUT. NO COMMERCIAL OR EDITORIAL SALES IN SWEDEN. NO COMMERCIAL SALES ORG XMIT: SIN002

2013年10月7日,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Randy Schekman与James E. Rothman和Thomas C. Südhof共同获奖。获奖理由是「发现细胞内的主要运输系统——囊泡运输的调节机制」。Randy Schekman发现了囊泡传输所需的一组基因。

向世界三大期刊开炮

《Nature》、《Science》和《Cell》是全球科学家梦寐以求的三大期刊。能在这三班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是对科研人员工作的极大肯定。然而,Randy却不这么认为。2013年12月,Randy在《卫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直言不讳地抵制三大国际期刊,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 他认为,这三大期刊把自己标榜成「奢侈品」,严重扭曲了科学发展的进程。他们用个人名誉和职业发展作为激励,鼓励科学家走捷径,研究华而不实的领域,而不是真正对人类和社会有用的领域。他还抨击了用来衡量期刊论文水平的「影响因子」,认为这对科学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引用次数并不总能反应一篇论文的质量。有时候,论文的引用次数高,仅仅是因为它很吸引眼球,甚至是错误的。他认为三大期刊的编辑深谙此道,所以喜欢选用这样的文章。 他宣称,自己的实验室将永远不在三大期刊上发表文章,并鼓励其他科研人员也做同样的事情。

10个关于Randy Schekman的问题

以下是《卫报》采访Randy Schekman所问的10个问题:

1,目前最令人兴奋的科研领域是什么?

Randy Schekman:神经科学。关于大脑,还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2,你相信上帝吗? 

Randy Schekman:不。但我尊重其他人对上帝的信仰,尤其是他们不将自己的信仰强加于人时。我强烈地支持政教分离。

3,哪一本科学类书籍是人人都应该读的? 

Randy Schekman:对生命科学感兴趣的人应该会喜欢James Watson的《双螺旋( The Double Helix)》,Horace Judson的《创世界的第八天(The Eighth Day of Creation)》(它讲述了分子生物学的历史),还有诺贝尔奖得主François Jacob的自传《The Statue Within》,这本书写得非常美。

4,CERN(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值得投入那么多钱吗? 

Randy Schekman:只要想想你能将原子的结构研究得那么深入,就……看看我们在军事和监狱系统上所浪费的钱吧!

5,对想以科学作为职业的青少年,你有什么建议? 

Randy Schekman:我认为早年拥有一个导师是非常重要的。

6,你是否有一些因后勤、伦理或成本方面的考虑而一直没有做成的实验幻想? 

Randy Schekman:没有。我喜欢简单的实验,而且我的想法都很实际。我们最早的实验只用了培养皿、培养器、牙签和简单的化学品。

7,哪一个科学进展会最大限度地改变你的日常生活? 

Randy Schekman:我妻子患有痴呆。所以,在帕金森病方面的突破将极大地改变我的日常生活。对患有帕金森病或阿兹海默症这类疾病的人,如果你有方法遏制疾病的进程——即便还不能预防——它们也将不再成为一种疾病。

8,你会担心人口增长吗? 

Randy Schekman:是的。有效的生育控制很重要。如果人们不放下他们对转基因食物的恐惧,那我们的农业生产率不会提升。9,你想要踏上有去无回的火星之旅吗? Randy Schekman:我更喜欢待在地球上。除此之外,这趟旅行将会不可避免地杀死你,因为你将暴露在宇宙射线当中。

10,如果我称你为极客,你反对吗? 

Randy Schekman:我在高中时就被叫做呆子。但是,当我获得了诺贝尔奖,我的高中就把我邀请回去了。我乘坐着豪华轿车回去,军乐队和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在欢迎我的到来。孩子们想和我拍一张自拍照。我取代了老虎伍兹,成为了他们心中最有名的校友……持续了一天的时间!  


机器之心原创。访谈:郑一溥 撰文:汪汪,郑一溥。

入门人物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