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化浪潮终结律师?没那么快!

面对开始取代高技能白领的自动化浪潮,律师就像是矿坑里的金丝雀。 近些年来,律师行业对所谓e-discovery软件越来越依赖,这对时薪35美元的律师助理和时新400美元的律师构成巨大威胁,软件读取、分析法律文件要比这些人类律师快得多,也准确得多。  

律师的命运已被视为更大的失业浪潮的一部分。人工智能驱动下的新一代技术飞速商业化让人们担心,技术性颠覆是否会从自动化大部分蓝白领高度程式化的工作,扩展至诸如律师、医生之类高收入行业。 

这也引发了新一轮自动化焦虑。两位MIT经济学家Eric Brynjolfsson 和 Andrew McAfee和硅谷软件创业家Martin Ford纷纷著书讨论了这些问题,包括《Race Against the Machine》、《 The Second Machine Age》、 《The Lights in the Tunnel》和《 Rise of the Robots》没那么快。尽管人们担心工作,但是经济发展还是坚决不苟同于悲观主义者的观点。上个月,美国被雇佣人数达历史之最,1.49亿人。而且近几个月,一系列新研究发现,技术进步与工作替代的关系远比那些悲观论者所认为的复杂得多。 比如,11月,一份来自麦肯锡的研究指出,增加工作环境的技术因素很有可能改变工作,而不是取消工作。这一结论回应了一个日益增强的共识:区分任务(task)自动化与工作(job),很重要。  

麦肯锡的研究还发现,以现有的技术为基础,在未来3到5年内,能够完全靠自动化完成的工作不超过5%。波士顿大学法学院的研究人员James Bessen的一份类似研究也发现,特定工作种类的自动化程度与雇佣增长存在正相关关系。 这些研究也支持了近期另一篇来自MIT劳动经济学家 David Autor的论文。这位作者曾撰文指出,近些年来美国中等收入、中等技能工作机会显著下滑。 

但是,今年夏天,他在《经济展望》期刊(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上撰文,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就业机会?」他认为,自动化是补充而不是取代工作机会。他预测,未来,尽管人工智能技术会继续取代程式化工作,但是,它们也会增加解决问题类的工作机会,这些工作需要弹性和创造力。 

更早时候,Autor博士曾经谈论过自动化技术的局限性。他写道,人工智能设计的挑战深嵌于前现代计算年代哲学家波兰尼的观察中,波兰尼指出,「我们所知甚于我们所能表达的(波兰尼将知识分为两种,一种可以表达出来的知识,还有一种是未被表达出来的知识,也就是隐性知识——译者注)...」易言之,人类许多行为是无法被文本、图表或公式规范表达出来的。这些方面无法被计算机模拟。  

最近一项新的研究,北加州大学法学院教授Dana Remus 和MIT劳动经济学家Frank S. Levy合著论文《Can Robots Be Lawyers?》也支持了上述观点。文章探讨了哪些律师工作可以被自动化,并刊登在了SSRN上。 研究指出,目前,即使是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至多对律师行业构成温和威胁。研究人员广泛考察了律师的工作类型。然后分析每一类工作是否有可能被现有人工智能技术替代。  

结果表明,律师需要完成各种任务,从阅读分析文件到咨询、出庭、说服陪审团。实际上,阅读法律文件所占律师工作比列并不大。 研究人员指出,律师所要完成的许多任务都属于波兰尼所说的隐性知识,无法轻易被编码模仿。「当一项任务不那么结构化,就像许多任务一样,」论文写道,「预测所有可能的意外,经常是不可能的。」 文章指出,当前e-discovery 软件程序仍然需要人类律师的重要参与。

根据记账发票数据分析真实法律实践,研究人员预测,所有法律工作的13%可能会最终自动化。如果这部分工作机会在一年内消失,打击当然是毁灭性的,但是,如果这是一个多年逐渐消失的过程,那么,这种技术变迁的体量几乎难以察觉。  

他们补充指出,即使诸如LegalZoon、Rocket Lawyer这样的创业公司——这是两家辅助准备法律文件的公司,自动化的影响更有可能扩展至法律服务不够充分的市场,而不是取代现有法律服务。 人工智能技术会继续进入律师们的工作环境,但是技术带来更多的是改变而不是终结。「即使自动化取得显著进展的地方,其对这些领域的影响也比我们相信的新闻头条的影响小得多。」  

来自nytimes,作者John Markoff,机器之心编译出品。编译:微胖。

入门人工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