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贝壳交换到一键支付,货币进化背后的推动力是什么?

编者按:苹果已经确定将于2016年初正式在中国推出「Apple Pay」,基于iPhone的庞大用户群体,苹果也在想在中国移动支付市场分一杯羹。人类社会的货币历史由来已久,货币种类到支付方式的进化也是人类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投影,随着移动支付的流行,又会对人类发展产生哪些影响呢?


1.从Apple Pay到比特币再到肯尼亚著名的M-Pesa移动货币系统,数字支付系统正以前所未见之势扩散开来。

有人预测了现金的终结。许多支付领域的推动者和初创企业将他们的服务作为货币演化的下一阶段,甚至是最终形态。手机支付系统的广告有时候就借用了这点。苹果上的PayPal应用,能让用户同时轻触手机就能彼此支付小额钱款。与应用同时发布的广告就利用了货币演化的故事。广告采用了仿制的洞穴绘画、象形文字,甚至以许多人熟悉的自然历史纪录片配音加以解说。解说者将广告中出现的两个字认定为「标本」,又一次借用了流行的自然历史纪录片的词汇。

同样,手机供应商Zain 为其移动货币服务Zain Zap打的广告张也采用了「古老的」以物易物及货币体系的形象,然后将故事带到当下以及不久的将来移动支付服务的出现。 演化叙事之所以重要可不仅仅是因为它在广告中的耀眼角色,它还塑造了人们对货币是什么的理解,以及在此之上货币以及移动货币可能出现的形态。如果我们真的认为货币经过了从以物易物到金属货币,再到纸币然后是塑料币随后是电子货币这样的演化历程,我们得仔细检验几个相关假设。 货币是什么的故事众所周知,而这个故事是基于同样众所周知的货币是如何出现的故事。最初人们生活在有血缘关系的小群体中,自给自足。他们狩猎、采集以维持生存,并学会了清除不讨喜的植物从而为那些生产口粮的植物腾出更多的空间。人们越来越擅长耕种,人口也随之增长。

人们发现并不总能从自然中获取生存所需的东西。贸易由此诞生。 不同群体的人盈余的东西是不一样的。他们相互之间交换这些东西。他们创造了价值的概念,用一定数量的东西换取一定数量的另一种东西,从而实现贸易。听过这个故事的人都知道,原始的贸易商们很快就被这样的问题所困扰,他(注意,演化叙事中的原始贸易商总是男性)往往难以找到愿意拿他需要的东西跟他换他手里的东西的人。这就是所谓的「双重需求偶合」的难题。而且,邻居们的产出日渐无法满足他的需求。带着足够交换的货物既累赘又不切实际。如果他把他的余粮存起来,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的,但是,一旦遭遇鼠患或是遇上坏天气,它们很快就烂掉一文不值。


2怎么办呢?发明货币!但是,故事在这里产生了分歧。 在一些描述中,人们决定使用对他们自身而言有价值的,同时也对别人有价值的东西来充当货币。它最初作为交换手段,然后渐渐地具备了其他典型的货币功能,因为人们日益拓展了其用途,用来支付罚款、贡税和费用(就像在古代的行政国家、依赖地方进贡的帝国以及《旧约》中税吏那样)。

特定种类的贝壳就不错:它们漂亮,大小形状均匀,易于携带,而且还耐用。贵金属就更好了,人人都珍视它们,它们不会腐烂、生锈或者分解,而且它们易于储存和运输。 而其他的描述则认为,某些东西具有内在价值这一观点荒诞不经。尽管启蒙政治哲学家洛克注意到贵金属充当货币所具备的有点,他同时也认识到,选择金银来充当此用途是人类惯例的产物,而非源自这些金属的内在价值。货币史上一个重要的问题来了,货币自身是商品吗,还是说它是有赖于更早的社会关系的既有协议的象征? 如何解决货币历史故事的分歧,决定着后事的走向。

在前一个版本的故事中,从最开始使用贝壳、贵金属或者出于耐用、稀有和漂亮的特性而使用的其他什么东西,人们慢慢开始用一些代币来代表这些金属。贝壳、硬币、黏土或纸张上面的标记、纸钞、塑料卡、电子数据相继出现交替,讲述了货币从原始的、基础的、具有普遍价值的商品日益抽象化的故事。只有当黄金本位制结束的时候,货币才不再象征真实价值。从真实价值上解绑后,货币就能被政治利益所操纵,从而发生堕落,不再真实。过去150年来一些政治性团体时不时地呼吁恢复金本位和所谓的真金实银。 然而在另一个版本的故事中,货币从来只是关系的象征。

货币的演化,自发明之初,不过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用不同的计数符号或代币来象征这种关系,这样来理解更为合适。这一版本的货币进化史交替出现的东西和上一版本中一样,贝壳、硬币、纸片、塑料和电子数据。不太常被人们记起的还有用楔形文字记录交易的陶土片——美索不达米亚的古老账簿,以及中世纪欧洲用刻痕记录交易的计数棒。


3这些进化的故事会把我们引向一些错误的主观臆断。首先,我们可能会认为每一种新形态的货币已经取代了旧的。然而我们只需要看看我们自己的钱包,就会发现货币的形态是多种共存的。我们有硬币,纸币和信用卡。信用卡并没有取代纸币。我们中很多人还在物物交换。还有很多人用某种特定形态的货币来表示某些特定的货币交易。其次,我们会认为每一种新形态的货币必然比之前的更有效。更有效意味着更好,意味着更进步。对于经济学家来说,意味着更便宜。 但是新形态的货币真的更有效吗?

归根结底,他们都是有代价的。效率意味着什么?有效是为着什么目的,何时有效?信用卡使用起来非常方便快速和轻易,但当你被困在一个只接受现金的地方或者出租车司机的POS机坏了或他忘记携带就不再这样认为了。对于商家来说,信用卡的效率也是有代价的,在每笔基于信用卡的交易中,商家都要支付交易和其他专业服务费。 在《世界末日》系列电影中有这样的笑话桥段:幸存者用真正的美元玩纸牌游戏。但是纸币最初并不是毫无用处。 效率意味着速度。但是很多时候我们想要减缓交易:在做出仓促的购物决定前我们需要一个冷静期;需要尽情享受礼品的赠送和接受行为。

从给银元奖励小孩,到用卡片赠送支票,或者在特殊的商店用信用卡或现金作为礼品卡——我们经常用其他形态的货币来表明礼物的特殊品质——通过使这些纪念币更难兑换、更难流通和适用面更窄。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如果我们被这些进化的故事误导。我们也许会忽视支持这些新形态货币的基础设施,不再提及支持不同形态货币相互转换的基础设施。我们也许会开始思考网上虚拟世界的货币,比如魔兽世界中用稀薄空气创造出来的虚拟货币。 我们正深入洞悉这一思想,但没有以正确的方式。

货币之所以具独一性并不是由于俗语所说的法定命令。而是由于复杂组织(比如国家)内部的人们之间的习俗、协议和一系列的关系和合约。 因为我们不习惯在屏幕上像看到纸币或者图片一样看到这些习俗或关系,我们忽略了它们。并不只是货币是一种关系:作为社会的一员,我们都只是关系。这些关系包括我们的货币。这些关系也包括创造货币、使货币发挥功能作用以及使货币形态多样化的背后的技术、法律、法规以及组织和社交设备。在世界末日系列电影中经常有这样的笑话桥段:幸存者用真正的美元玩纸牌游戏或者扑克。

这个笑话是,在将美元赋予价值的政府机构和基础设施被毁灭后,这些纸币被打回原形,变得毫无价值。但是它们最初并非毫无价值。它们可能本是纸;但这些纸张是创造、转让、管理和分配集体财富的巨大和强大的国家机器的索引。


4. 上述的一些机构或者基础设施比其他的更易察觉。我们并不能轻易看到保证我们的钱被商家接受、我们的支付卡在销售点使用时会被收取适当的金额而没有任何隐藏的费用以及在银行出现错误的情况我们会得到赔偿背后的监管框架。 

我们确实看到一些以我们支付系统因素形式存在的技术基础设施:硬币、纸币以及带磁性条的信用卡,RFID(射频识别)或者支持tap-and-go(基于NFC的一种支付方式,目前已经运用在新款的Android设备上)服务的NFC(近场通信)芯片。在发达国家,移动支付系统一般利用RFID或者NFC芯片。交通运输系统已经使用这些技术,人们已经熟悉了 tap-and-go概念,并且把芯片嵌入或者覆盖在移动电话上已经较为容易。工业企业对内置有NFC的智能手机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2013年至2014年间,信用卡的违规行为导致业内人士预言美国在移动支付领域将有巨大的变革。基于芯片的信用卡(比如欧洲国家使用的)正成为新的标准——但这并非马上就能实现,因为大部分美国消费者和收银员对该支付方式并不熟悉。 在发展中国家,移动支付服务依赖于手机和移动网络上的技术基础设施,这些对于发达国家的人们来说并不明显。很多支付服务依赖于写在手机内的SIM(客户身份识别卡)上的程序。用户对于发送短消息非常熟悉,用短消息来支付也变得非常简单。

USSD( 非结构化补充业务数据)也是类似SIM的可以用在几乎所有的移动手机上——无论是哪方制造商和网络运营商都兼容——也被用于移动支付服务。它要求用户用特殊的代码发起一次会话,一旦会话建立,用户的手机就会与服务商的安全通道保持连接,直到用户登出。诸如 SIM,SMS和USSD的服务都可以在低端手机上运行,比如功能手机。虽然智能手机的全球销量在2013年首次超过功能手机,但是对于智能手机来说,功能手机在支付方面自己的优势。比如,功能手机的SMS和USSD移动支付应用对于手机厂商和独立运营商来说都很有潜力。


5. 这就意味着,如果设置这样的模式,你可以在任何手机和类似服务上实现货币流通。不过,一些移动运营商为了通过移动支付来圈地,以培养(只属于)自己的客户群,都拒绝进行这样的设置。 跟国家建立法定货币一样,建立一种新型的货币会有多简单呢?有些人梦想抛弃银行为中介并创建私有化的非国家的货币。

通过这种方式来建立起新型的电子和移动支付。 但是目前的现实是,绝大多数的电子和移动支付系统都是基于一个事先存在的银行账户,无论这个账户是属于客户的还是移动支付服务的。 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可选型和补充型货币的支持者已经成功的在小范围里创建了地方性货币。这些货币在一个小的地域范围内同法定货币同时流通。然而这些金融创新者们已经发现,创建一种货币不仅仅是运行一台印刷机或者经营一家芯片商店这么简单。所以,当货币演化的故事打动了大家并且服务提供商们也使人们相信它们正在提供一个货币演化的舞台的时候,事情变得越发的复杂。 我曾在之前一篇名为「How Would You Like To Pay?」的文章里列举了一些案例,我拜访了很多人,他们使用不同的货币,并且还同时使用着不同形式货币。其中也包括物物交换。即使在发达国家,这种现象也同样存在。以 Craigslist和Airbnb (可能会有争议)为代表的P2P商业模式似乎也利用类似物物交换或者区域交易系统的关系网络,尽管,这些P2P产品本身是中心化并且有大量资本支持的公司。 这个演化的故事通常会让某些特定角色受益。特别是那些想要统治货币江山的和甚至想把银行对其的控制和规范权据为己有的人。货币对这些人看来只是另一种消费品。同时那些想借机上位的工业界的朋友们也想霸占这种特殊商品的市场。

然而,货币是一种特殊的商品。没有技术性和规范性基础设施,货币是无法被使用的。这个演化的故事忽略了规范性的和消费者保护的体系架构。它们都是使任何新的货币和支付系统正常运转的关键因素。国家会确保债务的偿还通过货币进行。但是,如果你想通过自己定义的私有方式来确保债务的偿还,至少把它当作一个真实的债务,那在很大程度上就只能靠自己了。国家通常也只接受授权的货币作为公共债务的偿还形式,比如税收,收费,通行税和罚款。在这里我们清楚得看到货币在支付方式上的情况。国家具有创建货币的权力,在货币交换方式上面有主导地位,同时市场有设定价格的权力。 这个演化的故事也忽略了另外一个事实,人们不仅用货币支付、贷款,也从事其他事情,更不用说有的人已经在使用货币进化的「新成果」——手机,进行各种活动。货币和手机是两个非常特殊的概念。因为它们都表示了关系,更进一步来讲,它们就是关系本身。

这就是我们在整个故事中所忽视的东西。在思考如何进行支付的创新过程中,所有的活动都发生在关系之中。想象一下,当新的货币和支付方式突然间成为了人与人之间关系映射的时候,我们期望怎样进行支付?

本文选自Aeon,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参与成员:电子羊、郑劳蕾、闲蛋员、赵赛坡

入门
登录后评论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