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商用无人机市场回顾

在 2014 年媒体一直都在宣传无人机在各行各业无所不能的能力,从在野外为车辆导航到解决地球上的饥荒,无人机的身影无处不在。事实上,如今我们只是刚刚看到美国联邦航空局开始为无人机的商业行为网开一面,开始着手制定法规。 目前已经有超过2500架商用无人机获取了美国联邦航空局的准飞许可,与去年的宣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媒体口中无人机从「很酷的玩意儿」变成了「头疼的玩意儿」。即便如此,除了使群众们产生惊愕之情之外,商用无人机行业在2015年里依然取得了极大的进步。 在这一篇报道中,我将回顾我所认为的2015年商用无人机行业中最有意义的6件事,我将用一些电影以及传说来比喻这些事件。

1. 皇家赌场:投资资本

2006年的电影《皇家赌场》中詹姆斯邦德试图通过一次赌博来使恐怖分子资本家破产。在之后的剧情中詹姆斯邦德的1亿1500万美元的奖金最后被邦德心爱的女人所窃取。 那么有关无人机投资的这场“赌博”有多么嗨呢?根据CB Insight的数据显示,今年至今有30笔生意的投资总额已经超过了1亿9900万美元,今年9月之前投资于商用无人机的钱已经超过了之前数年的投资总额。 这些投资资金绝大多数来源于像Accel Partners,Andreessen Horowitz, 和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那样的风险投资公司。然而诸如GE Ventures,Qualcomm以及Intel等公司也在无人机领域投入了资本,他们认为这是他们芯片或物联网的未来市场。 淘金热或许即将结束,积聚的资本就像积蓄已久的情感即将迸发。资本带来的幸福感正在消逝,IPO正在走低,更广阔的市场同时也带来了不确定性因素。 上述的那些投资公司会像詹姆斯邦德那样「吃瘪」吗?看一看现在占据了旧金山办公大楼的那些公司吧,他们的办公点租金高昂,员工的雇佣成本也居高不下。其中的一些公司肯定会遭遇这种结局。2016年我们或许还不会看到大规模的破产,但是你可以特别留意一下优胜劣汰的过程。

2.飞毯:无人机交通管理

在传奇故事或民间传说中,飞毯可以悬浮于几百英尺的高空,在飞毯上飞行可以避开一些灾祸,驾驭飞毯往往意味着飞毯的主人拥有极强的能力。 诸如亚马逊、柏林顿北方圣塔菲公司、谷歌、沃尔玛等公司都希望能拥有自己的飞毯。他们希望介入低空飞行的无人机交通管理规则的制定,他们正在争取无人机快递的资格或者在视野范围之外操控无人机的资格。而这些也是NASA在无人机交通管理系统项目中承诺可实现的内容。NASA的交通管理系统也正是美国联邦航空局下一代空中交通管理系统的模板。 目前美国联邦航空局强调说小型无人机禁止在靠近机场的地方飞行,无人机应避免干扰到普通飞机的起飞与降落。而在未来,根据无人机交通管理系统的计划,ADS-B技术才是追踪与报告无人机准确位置的关键因素。 而倘若美国联邦航空局要求使用ADS-B技术也有一定的缺陷。例如在绝大多数小型无人机飞行的G级别空域中ADS-B并不适用。此外有的无人机操作员也认为ADS-B对自己存在太多的干扰,因此小型无人机的操作员或许会无视这一规定,拒绝升级他们的系统。 因此人们正在想办法解决低空飞行管理问题,然而,或许设置在低空的飞行管理方式并不合理。

3.龙争虎斗

当商用无人机的概念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时,分析师就认为防御性航空电子设备与电子产品供应商会领衔于该市场。于是,大疆无人机出现了。 好莱坞的华纳兄弟拍摄的第一部中国武打片《龙争虎斗》由李小龙主演,这部影片被誉为史上最佳武打片之一。这部1973年上映的影片在香港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而我认为「龙争虎斗」这一名称正适合形容现在的大疆——那家总部位于香港旁边的深圳的无人机公司。据《经济学人》报道,这家公司目前处在了民用无人机产业的前沿地位。 大疆估计他们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占据了大约70%的商用无人机市场,此外在消费者级市场也占有了很大的比例。看看美国联邦航空局的数据也能发现大疆市场占有率高的事实,我们在sUAS New上报道过,在美国注册登记过的无人机中大疆是第一个注册量超过1000的品牌。 大疆无人机不断地创造出新的产品,在科技上领先于其他制造商。大疆与哈苏建立了战略投资伙伴的关系,近期他们又投资了R&D在加州帕罗奥图的设施,鉴于目前他们仍在无人机市场中占有领先地位,我预计他们的未来依然十分光明。

4.小淘气:消费者级无人机注册登记

《小淘气》(The Little Rascals)是一部美国喜剧系列短片,讲述的是一群贫穷的孩子团结一致、互帮互助的故事。他们的座右铭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当然啦,你不大可能会在无人机登记工作组飞行规则制定委员会的成员口中听到这句座右铭。你可以从这里了解一下他们这个委员会有关注册登记的建议(对,他们就是要你们统统去注册登记!)。有些主流媒体将消费者级无人机登记注册形容为「成为一名飞行员」或是「取得飞行员执照」,然而想想你只不过是出于爱好,花了200美元买了个无人机却也要经过注册登记的手续,这样真的好吗? 就如同我们所看的《小淘气》,故事的结局并不总是乐观明朗的,而有关注册登记在方式方法上也有待商榷。有的分析师称在美国进行无人机注册登记的方式「无效且无法强制」。老实说,即使是那个委员会的成员中也有持不同意见者,例如世界上最大的社区组织航空模型研究院(AMA)就觉得没有必要让所有持有无人机的人进行注册登记。 尽管目前一切都还没有盖棺定论,然而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那就是美国联邦航空局要求爱好者注册无人机的行为将不受待见。

5.爱犬大赛:无人机世博会

2015年我们目睹了无人机相关会议的数量激增,有消费者级无人机相关的也有商用无人机相关的无人机世博会。我之前听到有商家说他们各种会议都想参加,然而分身乏术,只能从中选择。 同时,我回顾我过去一年所参加的会议,我也在想这么两个问题:哪一场无人机会议是最好的呢?我在明年又会去参加哪种无人机会议呢? 这两个问题让我想到了《爱犬大赛》这部电影,这部影片中狗狗与它们的主人各有特色,十分有趣。影片为观众展示了不同的个性会产生怎样不同的行为与结果,而这同我们的无人机商家选择不同的无人机会议类似,事实上他们参加了多少会议并不是最重要的,他们能从会议中找到各自未来的发展前景才是有意义的。我认为无人机的发展前景以及无人机的分销渠道的探索都是值得一些分析师们在2016年继续研究的话题。

6.等待戈多:你

荒诞派戏剧《等待戈多》中弗拉基米尔与爱斯特拉冈这两名流浪汉徒劳地等待着一位名叫戈多的陌生人的到来。当爱斯特拉冈决定要离开时,弗拉基米尔总是提醒他说要留下来等待戈多,然而他俩都不知道在哪儿在何时他们才能遇见戈多,他们只知道在一棵枯树下静静等待。 对于我们绝大多数人而言,我们也正「等待戈多」,我的意思是我们正在等待美国联邦航空局出台小型无人机商业用途使用的具体规则。我们今年已经见到过了征求意见稿,到2015年4月24日这份征求意见稿的60天公开征求意见期也截止了。目前我们已经有2500架无人机取得了商业用途的例外许可,然而这并不足以支撑起一整个产业。所有人都想知道戈多是否会在2016年到来,我们身旁的那棵枯树枝叶变得愈来愈稀疏,而我们只是希望新来的规则能够促进无人机行业的发展。

2016年我们该期待些什么呢?

去年我提问2015年应该期待什么,今年我继续了这个问题,提出2016年我们该期待什么。这一问题的回答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美国联邦航空局的有关小型无人机规则的制定。如果出台的内容和征求意见稿内容一致,那么美国的无人机商用市场应该能够保持稳步的发展;倘若美国联邦航空局改变了规则,例如将无人机的飞行高度的最高值降至距离地面200英尺,那么市场或将遭受打击。

入门
机器之心
机器之心

机器之心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