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中的大脑:隐居程序员正在建造虚拟农场

1最近Steve Grand在教导他的孩子们如何小便。不是小便这一物理行为,对于英国发明者来说,这一过程是无趣的。然而,他正在教他们去关注那些我们都熟悉的精神层面的细节,在深处越发增大的压力感会让我们感觉到膀胱满溢,需要迅速地做出反应。 Grand的孩子们(至少目前这批)已经继承了他的的名字。众所周知,Grandroids是一种眼睛凸出的四脚动物,它们看起来有点儿像拥有巨型章鱼的吸盘嘴的剃了毛的狗(尽管未来几个月会从根本上改变)。与充斥于当代艺术电影和游戏中的那些大肆渲染的虚拟生物相比, Grandroids呈现出史前的基本状态,具有令人迷惑的外表:在它们敏锐的目光背后的是非凡的虚拟大脑。有人说,如果你相信这些隐匿的与人类十分类似的神经创造者的主张,那我们将会孕育出人造生命。

Steve Grand

Steve Grand

在你解雇Grand这个庸医之前(他从小在英国西部乡村教区长大,当时他的确辍学了),有必要知道在这一领域他有优势。Grand是生灵的设计者,1996年他发明了一个人造生命模拟器,玩家在其中可以饲养名叫Norns的外星生物,教它们如何生存,繁殖,甚至学习一些基本的语言。 该项目让Grand获得了广泛关注。他被邀请去为人类基因组计划的研究者做演讲,被授予了荣誉博士的称号和大英帝国最优秀官员的勋章。该生物在人造生命方面也激起了一批年轻玩家的兴趣,他们探索虚拟疾病的治愈方法,进行繁殖实验,形成了收养机构,甚至为他们的发现出版了科学报刊。Grand吹嘘说他仍然经常收到来自医生,科学家以及那些通过软件学习开创自己事业的开拓者的信件。 Grand下一个引人瞩目的计划从像素领域转到了原子领域。一只名叫Lucy的无四肢的机械猩猩曾被认为是21世纪初期世界上最人工智能化的机器人。相比于那些浮夸标签,Grand的评价显得更为谦虚谨慎。Lucy能够用它的视线追踪在房间里走动的人们(这项独有的技能因Lucy注视人时那惨白的皮肤和没有眼睑的眼睛曾被人们抱怨称「太可怕」),但是它具有与青蛙相当的智商,他说道。尽管如此,Grand那本关于他历程的书《与露西一起成长:如何20步构建仿真机器人》( Growing up with Lucy: How to Build an Android in Twenty Easy Steps),如今已成为AI和机器爱好者们的经典必读书目了。 

2尽管有此前的传承,Grand对于现在这个项目的界定,最初始于他在2011年在Kickstarter上为Grandroids进行的众筹活动,这看起来野心勃勃。在他的宣传中,他说他将创造真正的「外星生命形式」,它们可以存活于电脑的虚拟世界中。「我说的是认真的」,他写道,「我不是在说一个模拟生命行为的电脑游戏,我指的是真正的人造生命,是由复杂虚拟大脑细胞组成的网络和生物化学反应与基因组成的虚拟生命。」

「我7点半起床,坐在电脑面前,突然发现这是午夜,然后又去睡觉。在不错的日子里我可能还记得去吃饭。」

很多想法都被纳入到这个概念中来。这个筹款活动募集了超过5万美金。然而自从2014年4月向捐助者们提供了初步雏形之后,进展似乎暂时陷入了僵局。Grand18个月来Grand没有发布任何更新(尽管在他只有捐助者可见的网站上让保持日志更新,最新的代码也是可以用的),他认为在公众场合的沉默并不表示不作为。事实上,他单纯地因为太忙于项目上的工作而来不及进行发布报告。 「我7点半起床,坐在电脑面前,突然发现这是午夜,然后又去睡觉。在不错的日子里我可能还记得去吃饭。」Grand这么说道。工作进展缓慢是由于发明者(现在住在亚利桑那州,Grand家附近)正在逐步靠近创造人工智能的核心问题。当他在Kickstarter上面提出他并不是像传统视频游戏和模拟器那样利用代码模仿真实世界的动物。相反,他正在尝试复制一种机器:通过创造虚拟神经网络、生物酶、受体,以及基因,该机器有类似细胞水平的真切实体。而这些系统会像乐高积木一样被组装起来,正是这些元素和部件支配着生物的行为,而不是内部代码来控制行为。

Grandroid复制品。图片来源:Steve Grand.

Grandroid复制品。图片来源:Steve Grand.

3换句话说,仅仅从程序上人为设定饮水过后一段时间就排尿是不够的。相反,废物制造的生物过程必须在人造物和规则内部自发产生,由需求产生的信号刺激虚拟生物大脑。Grand说道:「我已经把数十条虚拟肌肉和每个虚拟大脑连接,两者的相互作用由物理引擎驱动,以确保运动和选择都尽量真实。」他坦白说:「这他妈是相当艰苦的任务。」

他接着说道:「现在我正在研究他们的生物化学过程,并已经开始研究新陈代谢过程,我不会停止对虚拟大脑的研究工作直到它们有独自生存的能力。」

作家Jon Ronson在2002年出版的《卫报》的一篇文章中说,Grand是一个「只对困难事情有兴趣」的人。事实上,Grand把Grandroids看做是一个庞大的、持续进行的、开放的项目,这一项目可能不会「在现实当中完成」。他说,「这让我想起我的小时候,现在去讨论它们有怎样的特征还为时尚早,除非完成了虚拟大脑和其他虚拟系统的构建。」这项工作需要不同学科的专家共同完成。有时候Grand是一个程序员,有时候又是生物学家、神经学家,甚至有时候又成为了心理学家。他说道:「现在我正在研究它们的生物化学过程,并开始研究新陈代谢,我不会停止对虚拟大脑的研究直到它们有独自生存的能力。显然最终能造出相对简单的生物而不是只进行物理层面的堆砌要更有趣。」 人类大脑是神秘和不可思议的存在,这一现实也使得这项工作更加复杂。举例来说,有了电路图、螺栓、螺丝、活塞、燃料和石油等原始数据和材料,如果Grand想创造一个功能齐全的汽车引擎,他就可以根据图解按部就班并根据从能源到能量再到机械运动的物理定律来实现。但创造对象如果是大脑就没有这样的图表和定律可遵循。他说「关于创造虚拟大脑应该遵循的基本原则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线索,或许在宇宙中没有什么事物像大脑这样虽然我们貌似所知甚多但实际上理解甚少。」事实上,弥补对人类大脑运行机制层面所需知识的欠缺是Grand工作中的主要内容,他说:「真的,这是人造生命的全部,我们正在用计算机模型对潜在的生物学法则加深理解以激发灵感。」

我们在自然生命中、在希望揭露更多大脑内部结构中看到的Grandroids模型外部行为。图片来源:Steve Grand

我们在自然生命中、在希望揭露更多大脑内部结构中看到的Grandroids模型外部行为。图片来源:Steve Grand

4从他致力于这一项目起已有将近五年时间,Grandoids仍然仅触及表面,难以令人信服。Grand解释道:「这种自上而下研究人工智能的方式会在最终才展露出成果。」目前,这种生物只能捕食吃掉猎物(小型绿色跳跃生物,称之为throgs,根据计算机科学家A.K.Dewdney的书《The Planiverse》中的生物命名)。Grand对于大量类似这样的微小成就表示愤怒。他认为:「追逐throgs比一开始出现时要复杂的多。它们需要协调大量虚拟肌肉才能够行走,调整步态登上斜坡或转向指定方向,之后将遍布视网膜的刺激信号转变成一种更稳定更有用的相关架构。」

「它们之后需要梦境来回顾一天的生活,以此来巩固它们的记忆。」

它们也需要绕过障碍,计划出一条能够到达猎物的路径,并通过它们的肌肉执行这一计划。当它们在做这些的时候,这种生物显然是在了解它们的领域,记住更复杂的路径。他说:「它们逐渐发展出一张领域地图,如果它们现在看不到任何throgs,它们会记起最后一次看到这些throgs的地方,并计划出一条路径来追捕这些猎物。」到了晚上,这些动物躺下睡觉,因为想要休息的欲望大于捕猎的欲望。「它们之后需要梦境来回顾一天的生活,以此来巩固它们的记忆。」 当Grand将这种狩猎的复杂性分解成心灵与肌肉组成的两部分时,这种大规模尝试行为变得更加清楚了。他一个人做着这一切,没有任何科研机构资助他,而这只会使这一事业更加不寻常和不祥。即使有时事情如他所说的事物按照「生物和心理都令人满意的方式」发展,仍然存在问题。他说:「这有点像是研究精神偏执妄想症患者的漫无天际的幻想,试图找出究竟哪种神经介质出了问题。」

每一个Grandroid都是具有复杂交互作用的人工智能系统。图片来源:Steve Grand

每一个Grandroid都是具有复杂交互作用的人工智能系统。图片来源:Steve Grand

5尽管如此,事情依旧平稳进展。「我认为我能在这条未知的路走到尽头之前看到一点点希望之光。」Grand说,「对于一名独自奋斗的程序员来说,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是当我能够把整件事放在我脑子里酝酿时我的工作状态最好,我可以跟随着自己的预感而无需写报告或参加会议,专注我自己的观点而不是让一伙人逼着我往不同方向去思考或者当我错过了一个截肢日期时表露他们的不安。而这种特立独行的代价就是生活得像个潦倒的隐士。」 撇开他松散的进度安排不谈,他确实在坚持这个计划。他希望能在「选出新总统之前」做出一个可作为商业产品发布的东西,大概2016年会有成果。一旦该软件发布,他相信它会假设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而Grand可以提供支持和帮助。「我乐于想象自己是一家能够出售外星人的宠物商店店主」他说,「起初我将会只出售一或两个品种,然而当人们忙于纠结如何最好地照顾它们,生病该怎么做,如何教它们新的东西等等之类的事情时,我将会忙于在群星中寻找其他物种。」

「AI 总是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需要证明自己,而这一情况导致了短期的解决办法和短视的思考方式。」

当然,Grand的支持者们,其中包括两个私人朋友都在支持他的Kickstarter基金,他们是否有要求在他的发现基础上给出实际应用的更可靠证据呢?我们的创始人认为这是一种短视的看待事物的方式。「AI 总是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需要证明自己,而这一情况导致了短期的解决办法和短视的思考方式。」他说道。「如果把AI比作尝试到月球上去,有人发现了一种能比别人蹦高一英尺的方法,这会被标榜为进步,但是事实上你靠这样的跳跃永远也到不了月球。像我正在做的工作旨在朝向更长期的解决方式。让它们用人类的方式去思考仅仅是冰山一角,但是要达到这一角,也需要从试着行走、学习人类的方式、理解什么叫做粗糙、为何东西会掉落、如何认出妈妈等问题开始。我认为将来会有很多人造动物的应用(看看有多少马能做而拖拉机做不到的事)然而,这还有很长路要走。」 6Grand坚信对于重造大脑来说,我们在能跑之前一定要先学会走。「我们或许对于这块3磅多重的脂肪的了解胜过我们对这宇宙中任何一个单一结构的了解」他说,「但是我们仍然对于它运作的基本原理或是如何取代它们一无所知。商业上大量的夸张宣传让技术性预测变得有些微妙并容易被误解。我试着不去想它的应用,因为尝试去完成一件只解决一个问题的事实在太具诱惑力了,而这却不是真正的智能所需要的。我能说的只有『去创造,该来的一定回来』。」 至少在媒体报道和小说描写里,对人工智能的普遍基调不是害怕就是担忧。来自专业人士的负面预言更使得这种担忧论调甚嚣尘上。

史蒂芬·霍金近日警告说:「人工智能会为人类招致灭顶之灾。」埃隆·马斯克声称人工智能是对人类存在的最大威胁。在Reddit论坛的一个问答环节中,比尔·盖茨写到:「我同意埃隆·马斯克和其他人关于人工智能的观点。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不担心这个问题。」德国哲学家Thomas Metzinger曾表明,未来世界上日益增加的痛苦程度在道德上是如此令人厌恶,所以我们必须立即停止制造人工智能机器人。 Grand,曾经的局外人,坚决地否定这些指责。「近来一些人正在传播扩散许多对人工智能害怕担忧的言论,这其中有很多都是无端的荒谬言论。」他说。「这些人仍抱着这种猜想,自动化,也就是今天我们说的人工智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创造有感知力的、广义的智慧生命。他们错了。他们所谈及的那种智能只是冰山一角,如果没有水下那部分冰川,只怕这一角也难以浮出水面。」正如他的项目所证明的那样,Grand相信真正和广义的人工智能会通过制造出傻瓜式的人工动物的方式实现,他还说,这个结果将不同于人们常常幻想的冷血无情的杀戮机器。「为了到达顶峰,我们必须从山脚下出发努力,而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所以像我一样的伙伴们在做出刚好有用的东西之前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而我们可以在这条路上学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当然,他认为我们在人工智能、聊天机器、大师象棋应用方面已经取得的巨大进步,实际上是微不足道的。「下象棋与坐在椅子上或记得回家的路比起来再平常不过了,」他说,「我要出来扔垃圾,当风要把我拿着的空盒子吹走时我要抓住它,我把东西从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手,这样风会把盒子吹得离我胸口更近,当我走到那儿时,我能更容易地把它们扔进垃圾桶。喏,这才是智能。当一个机器不再设计用来完成任务而是能让它学会系鞋带,我们会为AI疯狂,而接管世界与之相比将会是小菜一碟。」  

参与:salmoner,Angulia,补,柒柒,Angulia,小雨季节,孟婷。

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