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机器人共赴巫山云雨,需要考虑伦理问题吗?

上周,本来有一场名为「机器人的爱与性」的会议在马来西亚召开,但是被取消了。马来西亚警方说这个活动「非法」并且「荒谬」。一名警官说:「与机器人做爱,没有任何科学可言。」不过,依然有许多人相信,人与机器人的亲密关系中有很多有趣和重要的事情值得研究和讨论。 例如,在电影《机械姬》中,艾娃和性爱机器人京子身上就有很多科学。电影中讲到了很多概念,例如图灵测试和玛丽房间思想实验等。不过,不可避免的是,作为一部虚构的电影,机器人开始攻击人类。 ex-machina (1) 先抛开那些恐惧人工智能(AI)和机器人的电影(如《遗落战境》、《机械战警》和《超验骇客》)不说,我们来看看,与机器人发生亲密关系是否存在伦理问题呢? 一些人认为,这肯定存在伦理问题。有人组织活动,号召禁止与机器人发生性关系。这个组织声称,性爱机器人将会增大性别不平等。他们的论证与反对色情片和卖淫的论证如出一辙。 然而,如果你认为禁止某件事物的原因是因为它可能会增大性别不平等,那么,《伊里亚特》、莎士比亚的戏剧和简·奥斯汀的小说都应该被禁。如果这就是反对的原因,那人们完全可以开发出行为和外形上都不强调性别刻板印象的性爱机器人。 还有一个对性爱机器人的反对观点是:如果每个人都开始和机器人困觉,将会发生什么呢?会滑向什么后果呢?人类会灭绝吗? 很可能我们的后果和现在差不了多少。性爱玩具的发明并没有阻止人们结婚和生孩子。滑坡论证从直觉上很诱人,但它需要强重力和弱摩擦力。 而性爱机器人的支持者(如David Levy)则声称,机器人卖淫比人类卖淫带来的邪恶更少。这将减少人们「堕落」为性工作者的动机。机器人卖淫可能比人类更安全,所以会更有竞争力。

人造的联系

或许,短期来看,最容易解决的伦理问题是塔夫斯大学人机交互实验室主管Mattias Schuetz所提出的「单向情感联系」(unidirectional emotional bonds)。意思是说,有人爱上了一个机器人,但机器人不能用真正的情感来作为回报。 人类与机器人之间会产生情感联系,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有人为家里的扫地机器人起名字,甚至把它们介绍给自己的朋友。一些拆弹专家的拆弹机器人被炸飞以后,他们会请求巴格拉机器人医院修好这些亲爱的机器人,因为他们曾一起出生入死。 人们也可以为机器人编程,让它做出表达爱意的动作。它会用放大的机器瞳孔深情地凝望着你,或者握住你的双手,对你微笑。它还可以像斯皮尔伯格的电影《人工智能》里的吉高洛·乔一样,为你播放音乐(见下面视频)。这些它都可以做,但它没有任何感觉。   它还能够感受你的情感状态,并做出会被你解读为情绪的行动,但是在机器人的内心深处,没有任何感觉,只有一个严格遵照手册执行任务的图灵机,它的传感器传来外部的数据,并用制动器输出照本宣科的结果。 机器人做出的行为「好像」很爱你,但它并不比一块石头更爱你。这符合道德吗?这种机器是否需要被禁止? 我个人认为不需要,只要我们清楚地理解躺在你身边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人们早就习惯于和无生命的人造物一起入睡。市场上有的是让人体会到高潮的人造物。机器造成的高潮与真人带来的哪个更好?谁来评判呢?众说纷纭,并无定论。 所以,我并没有看到任何有说服力的案例,必须禁止性爱玩具——不管它们是手动的、遥控的、植入的或是自动的。然而,必须要向人们提出一个健康警告——警惕单向情感联系。机器人或许能给人类带来身体的愉悦,但要它们回报你的爱,还要经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漫漫长路。   来自theconversation,作者Sean Welsh,机器之心编译出品。编译:汪汪。
入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