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秘密测试的M,背后到底有哪些人工智能技术?

1有人为我送来一杯星巴克南瓜香的拿铁,我对此非常惊讶,因为我从来没有点过这个;更诧异的是这是来自于世界上最复杂的技术:M——这是Facebook正在其Messenger App中努力打造的人工智能驱动虚拟助手。但在我看来,人工智能或许会变得非常聪明,并且最终消灭我们,不再做人类的仆人。 M已经在我的手机里存在一个多月了。尽管现在其仍然是在实验阶段,但离你用上的时间也很快了。在其变得无处不在之前,我想要更多的了解它,并且问了很多关于它的问题。我在尽可能多的情境下使用它,通过它进行搜索、预定机票、减少有线电视的费用、预定《星球大战》的门票、递送免费咖啡、写歌、甚至画画,比如下面这幅画: 2015-11-26 虽然我体会到了M的魅力,但是我并没有理解其背后的原理。我并不确定Facebook推出M的动机,或基于M的所有人工智能伦理问题。每一次我问M我正在和谁说话时,它总是回应我一句话:我是人工智能,但是人类在训练我。这真的让人非常沮丧。如果M就是人工智能,那么我就亲眼见证了这项惊人的科技创新,这种创新几乎可以改变目前在线商业的运营模式——当你成为一个人们想买东西时就去的平台,这里就会有无穷的商机。但是其规模非常有限。如果M真的是一个坐在控制台操作计算器的普通人,那么我就感觉自己是一个受骗者,那对我来说就像是有混蛋让真正的人在为我服务。 在一个周四的午后,我见到了David Marcus,他是知道M所有秘密的男人。我当然知道他是谁,他是Facebook消息产品的副总裁,而且M已经替我画了一副Marcus的肖像。 2015-11-26-1 Marcus直接进入关于M的大话题,即M中究竟有多少人工智能,其是否可以大规模应用。通过这个谈话,Marcus说道,「是的,M可以大规模应用。」 虽然也涉及到人类「培训师」,但是大量的自动化已经准备充分。当被问及M是否会像某些人宣称的那样像是机械土耳其人,或者伪装为机器的人类时,Marcus说,「当然,肯定会的。」 Marcus介绍了当用户与M进行交流时屏幕背后的过程。当有人通过Messenger 给M发送短信时,「通过人工智能引擎可以生成一个直接回复,同时教练可以让这个直接回复发送给用户,这个回复有时只是给出一个建议,有时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答案,或者一些其他无关的回答。」 Marcus说。有趣的是,人工智能需要在第一时间给出回复。 这些教练是一群人类合同工,他们在Facebook总部工作。Marcus表示,这些人会审阅人工智能生成的每一个答案,并且决定这些回复是否可以通过,或者是否需要修改。当教练进行修改时,人工智能会「观看并且学习」,「经过这样的单次交互,数据会反送到人工智能实例库中,并且会使用这些数据来学习如何变得更加自动化,或者如何变得越来越准确。」 [caption id="attachment_7494" align="aligncenter" width="300"]2015-11-26-2 M的四个步骤:(1)查询;(2) 人工智能自动回答;(3)教练审核通过或者改写;(4)规模化应用[/caption] Marcus说,在我们见面的六周前,当有人试图通过M预定鲜花时,人工智能还不能给出很好的答案。但是现在它已经可以了。「现在,你可以完成订花的大多数流程,我并不是说它可以完全自动完成,因为仍然有教练参与到人工智能给出建议的过程中,但是M给出的所有建议都已经有了很大提高。」 通过不断在不同情景下观察教练的回答,并且进一步理解如何模仿教练的修改,M的人工智能将会学会自动完成这些过程。今天的鲜花预定或许就是明天的汽车销售。「渐渐地,经过不断地改进,我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也可以决定需要更多的要求,从而通过自动服务达到理想的要求。然后我们可以决定是否值得继续推行它。」 Marcus说。 而当我问及M的人类教练都使用什么工具时,Marcus说这可是Facebook的秘密。 艾伦研究所人工智能CEO Oren Etzioni告诉我Facebook的进展有序,且非常有效。「这些都合理可信吗?是的,这是一种非常有效的且有趣的方法。」 而另一家将人类将人类与机器结合起来的虚拟助手公司GoButler则并不乐观,据该公司CEO Navid Hadzaad透露,由于大量自动化的流程可以替代人类,他们已经将人类员工从60人裁减到40人。 2Marcus认为M可以应用到更广泛的用户群里,但是这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我认为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否则我们也不会投入这么多精力。但是这项工作并不容易,且这会花费很长时间。」 [caption id="attachment_7495" align="aligncenter" width="720"]2015-11-26-3 作者关于M的想象[/caption] 预定鲜花是一回事,但是画画、写歌和选择礼物则不可能自动完成。「很明显,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这些功能我们需要做一个抉择。在这样非常早期的阶段,我们想知道的是人们究竟会问什么。」通过这种开放的态度可以让Facebook知道人们究竟想要什么,且究竟需要多久能实现。Marcus说。一些看似疯狂的任务如果在具备足够需求和价值的时候,我们也会选择保留下来。 Alex Lebrun是Wit.ai公司的前CEO,在Wit.ai被Facebook收购后,Alex Lebrun负责M背后的人工智能团队。我向他询问M的局限性,尤其是在绘画时的局限性。我让M画一幅我弟弟的画像,并且想知道这种功能是否可以实现,毕竟这是机器人创造力的体现。或者至少有一个人来教机器人如何作画。 2015-11-26-4Lebrun告诉我:「以前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因此我们也不知道人工智能究竟能不能胜任。在这种情况下教练会首先画照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工智能不能完成这个工作。如果这里有数百个这样的例子交给我们的人工智能研究团队,他们将有能力建立这样的一个网络来完成这一点。」开发这样的一个网络将会花费很长的时间,但是Lebrun不会放弃。 「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让我们看看现在正在发生的一切,当一些东西变得很频繁的时候,人工智能将会学着去做,然后将会规模化应用。」 这当然是Facebook的官方说法,而且在我们见识到M的人工智能以及它的教练行动之前,做任何判断都为时尚早。 Etzioni认为,尽管M在订花方面表现优异,不过让实现真正的服务平台还是超越了现有人工智能的能力。「他们已经具备了服务的能力。过一段时间,当他们接触到更多的例子之后,这种能力将会进一步提升。但我可以负责人地说,在一年内,即便Facebook和M具有处理成千上万个需求的能力,可由于真实场景的复杂性和海量用户以及一些细微差别等,Facebook也不会推出迎合真实场景的程序。」简而言之,在短期内仍然需要人类教练在进行这样的操作。 Marcus和Lebrun也多次重申,想要将M打造成心目中的形象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他们也表现出了目标终会实现的决心。「在过去的十年,人工智能领域也取得了很多突破,我们非常幸运,能够有这样的团队可以创造这样一些突破。我们构建了一个真正的神经网络,可以从中学习很多事情。」 Marcus并没有开玩笑。人工智能领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停滞期,称为「人工智能冬天」,而最近的黑暗时期发生在2000年左右。这种停滞主要是由于人们普遍对于当时技术能力的质疑,认为当时的技术并不足以支撑研究人员的野心。如今,人们普遍认为过去十年是人工智能的回归时期,这也是为什么像M这样的产品被认为是可能实现的。 3从底层系统来说,M是由自动化、深度学习、人工智能相结合的技术支撑,人工智能可以在海量数据以及相关数据中挖掘,做出推断或给出建议。 教练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M的教练介于客户服务代表和人工智能专家之间,大多数都没有学位。 当人工智能学习如何完成以前已经处理过的任务时他们也不会感到心烦。「在M实现规模化以前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当AI在进行学习的教练也不会抱怨,他们非常开心。对于他们来说这不像是一份工作。」 Lebrun说。 透过教练的任务可以看到长期的就业前景,Marcus认为,他们并不需要找其他的工作。「这里的所有服务都需要有人参与,尽管在接下来的数年间大多数任务都可以自动完成,但是仍然有一些任务需要人工处理。」 从某种程度上说,M的功能已经开始缩减了。曾经它可以画画,但是现在不会了。以前可以通过M签名,现在也不会了。当然免费的拿铁也没有了。 2015-11-26-8 M发展的边界也不仅是技术性。上述几个例子也可以表面,Facebook也不愿将M至于风险之下。M不会做任何非法的事情,而且M也不会诱导你去堕胎诊所,甚至不会帮你在Yelp上找到验光师。M不被允许画名人像,也包括一些特定人物(比如宗教人物)。它也许会我发送一些Imgur上的图片,但不会是最流行的图片。应同事的请求,我向M伸手要了几张色情片,但是它因此而关闭了数天。被问及M的局限时,Marcus说该公司在这一点上非常小心。「如果你是一家创业公司,很多事都容易操作,不过,以Facebook目前的规模,这事情都要格外小心。」 当M在完成你的需求时,它似乎并不会忘记。例如我要求它记录下我朋友的地址,它可以记录下来,并且在我提到他们的姓名的时候它可以发送日历去邀请他们。M也了解我银行账户信息,因此当我告诉它买东西时,我只需要说「选择」和「付款」就可以了。M还知道我家和办公室的地址,因此当我告诉它「回家」时,它就知道该把包裹寄到哪里。M也知道我弟弟的名字以及我喜欢的球队等信息。 2015-11-26-7M正在做的就是构建一个关于我的数据库。我告诉它的信息远多于我告诉公司的信息,而且我的数据库还在不断增加。或许20年后,M可以比我的朋友更了解我。如果我能和M玩「新婚游戏」,我猜想它一定玩得比我好。但是它学习的是我的喜好,以及我存在的一些证据,而不是我。它或许知道我的朋友是谁,但是它可能不知道这些友谊的基础。它也不能为我寻找一个新朋友。 「我并不认为人工智能可以非常了解你。如果你使用亚马逊或者Netflix或者其他产品推荐技术时,通常这种推荐是根据分数来的,这其实并不复杂。」 Etzioni说。 Marcus认为,用户将数据交给M其实是一种交易。「如果一项服务的价值比你单纯分享数据的价值要大,那么用户可以接受。是的,我可以把数据提供给我生活的小镇,但如果能给你在居住的地方提供量身定制的服务,这当然也是很公平的。」 4Facebook正在将资源集中到人工智能。例如,它聘请了超过50位相关研究人员,由人工智能老将Yann LeCun带领。Facebook在一月份收购了AI公司Wit.ai。它也是公司高层重点关注的项目,包括Mark Zuckerberg和Marcus。 要理解Facebook的这些举动,不妨想象一下Facebook将M作为谷歌搜索替代品的野心。举个例子,用户在谷歌搜索里搜索鲜花,出现的结果往往是一群付费给谷歌的鲜花店铺信息,而在M里搜索鲜花,Facebook则可以向鲜花店铺收费。 数百亿美元市场的诱惑,让很多公司加入到争夺消费者购买意向的竞争中,谷歌也花费巨资投入到人工智能研究中,包括在去年出资4亿美元买下了人工智能初创公司DeepMind。 「这是一个数百亿美元的领域」 Etzioni说。 Marcus并没有直接回答Facebook会取代Google的问题。但是他曾经说M可以帮助人们购买产品。「如果你想要购买鲜花,那么如果油鲜花供应商可以使用我们提供的API来满足客户需求,这难道不好吗」 Marcus认为,商户接入M可以帮助他们获得更多的新顾客,M是一个入口,商户可以接受付费给Facebook。 谷歌的搜索业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面临诸多困境,原因就在于用户在移动端都在使用App。这也使得M和Facebook Messenger有了更多的机会,因为Facebook的App已经运行在超过1亿部手机上面。 Marcus说:「我们已经向商家展示了M对于他们的巨大价值。」比如,最近一批接入Messenger商户可以使用M进行客户关系管理以及其他一些商业互动。Marcus还特意举了在线服装零售商Everlane的案例,当你在网上买下商品后,Everlane会通过Messenger发送账单收据,并实时向你发布商品信息和物流更新的消息,当然,这个功能hide整合了美国邮政服务、UPS、FedEx等。如果你在Messenger上回复你想要另一个黑色T恤,Everlane也可以马上处理。 2015-11-26-9Marcus补充道:「当我说要一件黑色(T恤)的时候,他们知道我说的是T恤,包括型号、尺寸以及邮寄地址。他们有我详细的支付信息。这是100年前或者50年前的商业模式,但是网络的出现使其消失了。」 航空公司KLM也在通过Facebook的Messenger来打造自己的服务体系。设想一下当你在登机的时候你收到Messenger的提醒,提示你可以一键获得登机信息,而当你按下这个键的时候,你就 登机成功。「没有所谓验证,一切都基于场景,总是在合适的时候提供合适的信息。」 将这些案例放在一起,你可以感受到一个Messenger足以取代其他App的巨大潜力。Marcus告诉我:「我们的确考虑过这些事情,一组消息对话要比App更适应这个新世界。」 这也是M可以变得有趣的地方。如果Facebook为商户提供这种M背后的技术,这会使得通过Messenger进行商业活动的举措变得更加有趣。根据研究公司Gartner的预计,接下来一年将有89%的商户将会在用户体验上进行竞争。因此如果M的技术可以帮助商家提高这种用户体验,他们当然会乐于接受。这将会使得Messenger成为在线商业活动的枢纽,而在这背后只需要少量M的参与。 当被问及M的人工智能被用于其他场景的可能性时,Marcus一点都不胆怯。「我们对M做的事情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自然语言处理,如果我们能帮助合作伙伴实现更好地实现这些,我们当然去做。」 如果这一天真的到来,M将会具有一些非常重要的功能。Facebook也会让这样的产品出现在每一个人的手上。 本文选自Buzzfeed,机器之心编译出品,编译:杨超。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