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派报告》中预测的高科技怎么了?

在斯皮尔伯格剪辑室地板上有一段20分钟的《少数派报告》拍摄素材。在这部2002年的科幻电影里,汤姆·克鲁斯通过移动双手来调动一面墙大小的计算机屏幕上的内容。这段20分钟的镜头的创作者是John Underkoffler,也正是他提出了克鲁斯所用的「姿势交互」的概念。在这部剧中,克鲁斯扮演一位警长,在罪犯意欲犯罪之前抓住他们。 [caption id="attachment_6839" align="aligncenter" width="700"]在2002年的电影中,汤姆·克鲁斯用手在一面墙壁大小的屏幕上进行操作。 在2002年的电影中,汤姆·克鲁斯用手在一面墙壁大小的屏幕上进行操作。[/caption] 但有些镜头在电影中被删掉了——在后面的房间里,有人处理了所有数据,之后将这些数据传到楼上给克鲁斯(扮演警长John Anderton),而克鲁斯将这些数据全部展开在房内。 但13年过去了,这些墙面大小的姿势交互在哪?哪怕只是笔记本大小的姿势交互?为什么我们不能仅通过移动我们的手就打开文档,做任何我们想做的事?Oblong Industries的首席执行官、首席科学家及创始人Underkoffler认为有两个问题:开发出技术,并将正确的技术整合进我们想要做的「全栈」任务中。 Underkoffler曾在MIT媒体实验室工作的背景促使他成为了《少数派报告》的顾问。正是在该实验室「我开始对用户交互着迷。[1984年]Mac引入了UI(用户交互),到了1994年它已成为了标准,而现在,10年过去了,难道不该有些新鲜东西么?」他说他「对用户交互近乎迷恋」,也着迷于如何赋予双手最高优先权,因为「它们是极其精妙的工具。」 当斯皮尔伯格四处寻觅顾问时,媒体实验室显然值得一去。那里因为孕育着塑造了未来的点子和人才而颇负盛名。「他们觉得他们想要得到一些指导,比如50年后将要如何操作电脑。而我则是负责确保电影中的这些技术连贯一致」——比如你不能某地用着姿势交互,而其他地方还用着笨重的键盘。「这是MIT工作的简化。」 将文件、文本、视频和图片在你面前的大型屏幕上丢来丢去的想法让很多观众感到惊奇。但是尽管投入了很大的努力,总体上看来,姿势控制系统并未成功。一家设在旧金山的叫做Leap Motion的独立公司在2013年着实让人激动了一番。它开发出一种小型姿势探测系统,接入到Windows PC中,利用红外光检测手指的移动。谷歌也曾表现出探索这一领域的意图:在5月谷歌I/O开发者大会中,它们简单地展示了「Project Soli」,这是一种基于近距离雷达的系统,能够测量移动、速度和距离,每秒可达10,000帧——理论上,你摆一摆手或者摇一摇手指就能控制智能手机或者其他设备。   当然了,百万Xbox拥有者已经可以通过装在电视附近的Kinect设备来感应手势和声音从而操纵游戏。 但Leap Motion让人失望了:即使开发商也对其用途感到很鸡肋。而Techcrunch在2014年5月的报道显示这款设备一共只卖出了500,000件,远低于预期。Leap Motion甚至在2014上半年辞退了10%的员工。而Project Soli此时仍然十分神秘:它可能会成为未来安卓手机的一部分,尽管谷歌在硬件制造方面记录不佳。每一个Chromecast(谷歌新推出的数字电视棒),都有一个Nexus Q (还没正式上市就停产了)和谷歌眼镜(现在也暂时停产了)给它垫背吧。 至于Kinect,甚至微软都已失去了信心。这并不是Xbox One的必备品,而且很少有游戏会用到它,因为虽然它用起来不错,但在玩游戏过程中并不十分可靠。这使得精确的游戏变得让人烦躁。 所以,姿势控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还未做出突破,成为我们在《少数派报告》中所看到的那样? Underkoffler说道:「我认为有两个问题。一是得到有效的技术。Leap Motion在探测到手和手指这一点上表现出色,却仅仅止步于此,忘了全局任务——如何操控文件之类的。这就好像你有了一款罗技鼠标,却没有操作系统,从而无法理解鼠标在干嘛。这样是不行的。我们非常需要能够彻头彻尾地思考,从机械到输入到人机交互的人。它必须能够通过软件和操作系统进行表达;而这正是最初的Mac团队所做的:他们开启了点阵用户交互(屏幕上的每一点都由存储中的数据所代表),和与此密切交融的操作系统。」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正确的任务上使用姿势控制。「比如,触摸并不适用于笔记本或台式机,但却非常非常适用于手机。这对笔记本来说是个错误的模式,但对移动电话来说相当正确,因为移动电话的交互期待非常低。所以问题来了,姿势交互到底是哪种事务的正确打开方式呢?」 换句话说,什么是姿势系统能够解决,但是一个更加精确的点击设备(比如遥控器)不能解决的问题呢?Underkoffler认为现在的UI「匠气十足」——它们基本上就是呆板地移动下文件,而且是「反协作的」。 协作的想法就是少数派报告没有播出的那一部分:所有人协作整合出全面的信息以供Anderton仔细研究。(那电影已经够长了。)现在Underkoffler正在试图创造出这样的环境。Oblong Industries的关键产品Mezzanine就是「少数派报告计算机的商业版」。 Mezzanine是一种协作会议室系统,它能够用「魔杖」融合常规的会场发言和视频会议。所以这并不是我们以为看到过的那种姿势世界。 但Underkoffler确信,随着我们直接依赖电脑来协调更复杂的任务,更大的屏幕和姿势控制将会越来越重要。「我们在大约30年前开始了数字生活,现在的屏幕大约是笔记本大小,跟一张A4纸差不多。奇怪的是,我们工作的这张纸正在越来越小,平板,之后是手机屏幕,大小大概只有3英寸*5英寸卡片那么大。 「这些大大小小的空间对于许多工作多少都还算合适。但如果你正在攻克一个复杂的问题,比如计划一个有难度的外科手术,或者做城市规划、桥梁设计,你不会在一张3*5英寸大小的卡片上计划这些,你会用一张桌子或一块白板。你需要空间来展现这些想法,即使数字化亦是如此。」 更大的屏幕确实出现了。微软可能是走在最前的,它开发了巨大的234英寸(5.94m)「影院」交互屏幕,作为商展之用。与此相反,苹果,就像微软之于Kinect,似乎让这样的机会悄然溜走。尽管在2013年11月以3.5亿美元收购了Primesense这家专攻3D传感技术的以色列公司(Kinect则由另一家以色列公司开发的),苹果仍然没有推出手势交互设备的迹象:9月展示的最新苹果TV交互是通过Siri的声音控制系统和按钮实现的,而不是姿势。(不知道Primesense的技术是否用在了游戏的移动感应控制系统中。) 可能要到谷歌Project Soli发布(发布时间未知)才能看出姿势控制前景如何。在那之前,Underkoffler都会感到不满。但我们至少还有少数派报告。   来自theguardian,作者Charles Arthur,机器之心翻译出品。参与人员:柒柒,Bing Wu。
入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