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化的未来,会为职业带来什么影响?

我们对自动化的恐惧并非出自对人工智能的担忧,而是对人类智慧(人类本身)不放心。
吴恩达关于人工智能威胁的采访中,他说他更关心短期影响,「越来越多的智能机器可能会涌向就业市场,将在各种领域代替工人,甚至比工业化代替农业工人快得多。」这是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在过去几年里,它已经被翻来覆去探讨过许多次,尤其是在数据和社会研究所(Data & Society Institute)的未来劳力(Future of Labor)的项目,以及关于数字经济的公开信(Open Letter on the Digital Economy,Tim O’Reilly是其中一位协作者)中,表现得很明显。 1-OwTQTZJdM33P_u-Z9PdIrA 我自己的想法是喜忧参半的。自从工业时代的开始,一直有很多呼声说自动化将导致大量失业:工业农业设备的降临,工厂自动化的发展,甚至数字计算机的到来,将可能取代一大批会计员。尽管这些变化承担起许多社会转型的责任——在农场工作的人的比例是1900年这一比例的很小一部分——它们并没有引起大量失业。确实,这些转型已成为中产阶级崛起的一个关键驱动因素。我当然不会使一个美国工厂工人的生活传奇化,但显然,他们工时更短,收入比过去的农民更好,尤其是在工会保护下。 这个时代有什么不同吗?是否自动化的当今和未来代表着对劳动力构成威胁?或者,我们是否有望重新部署一个更多产和更满意的劳动方式?我不知道。我倾向于认为,历史将会重演,但是我也承认这个时代将会不同:混乱将会更快速且更彻底的发生。当我们用拖拉机替代了马,我们有了不知疲倦更加有力的发动机,但是我们依然需要人们去驾驶他们。而大批人离开农村前往城市,因为城市比乡村提供了更多的机会。然而,混乱意味着暂时的错位。虽然经济最终会回到平衡态,但错位却令人痛苦。 关于自动化和劳动力的讨论至少能从关于「危险的人工智能」之类的争论中得出一个结论:我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恐惧并不是出于对新生技术的恐惧,而是出于对我们人类自身的恐惧。我们害怕过了若干年以后,某些无法定义的人工智能会对我们做出现在我们对他们做的事。我们对于自动化和劳动力的判定真的是被认可的吗?回顾过去的35年,美国的贫富差距可谓是愈发严重;津贴无法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员工们的薪水并没有任何的浮动。我们提供数百万的海外工作岗位,其中原因只是我们找到了大量不需要医保,能够忍受污染,对于生活质量也没有很高要求的海外员工而已。在我看来,机器人革命对于实现我们还未做之事的影响依然很小。如果非要说出什么影响,那就是(机器人革命带来的)我们对于错位的未来的恐惧正在成为我们解决现有问题的障碍。 或许20世纪的工业资本主义可以为我们上一课。亨利·福特最伟大的成就并不是将生产流水线应用到量产汽车中,而是给予员工足够的薪水,使他们可以购买他们自己做出的汽车。这才是制造业经济的那一丝星火:薪水足够多的员工会去购买他们制造的产品。有了足够的薪水,员工可以买自己的房子,可以享受更高的,高于自己在农场时的生活标准。劳动力发展史上有着很多很多恶魔般的存在:简单粗暴的单一劳动架构(亨利在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利用反移民政策和种族歧视的言论使员工互相敌对从而破坏劳动力迁移大潮等等。但不论这些,给予员工足够的薪水去让他们参与到经济领域,无疑是一项出色的成就。 80年代早期,我偶然听了一场由John M. Perkins,一名激进的黑人议员的演讲。他说如果你审视美国的经济生态,会发现其实它和第三世界的经济也没什么太大区别。大量的资源被用于军事方面,贫穷的社区居民正在失去基本的生活福利(银行,超市等等),贫富差距也在不断地增大。这个情况在过去30几年里,由于中产阶级薪水的停滞和高管薪酬的增加,变得更加糟糕了。Perkins综上的结论是美国本质上就是一个第三世界国家,只是我们还未意识到而已。在1982年这或许听上去只是胡说八道而已,但是现在来看,这似乎无法避免。就像Willian Gibson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所写,「未来早就在那里,只是没有均匀分布开来。」 正如「魔鬼AI」类的言论,如果说我们担心的是劳动力和自动化的未来,不如说我们在担心的是人类本身。当我们邪恶化人工智能的时候,就像在模仿科幻小说作家们的做法:把最坏的人性投射给我们的机器人。如果这样做,我们非常可能做出跟我们一样坏的机器人来。事实上我们正在使用武装无人机消灭任何潜在的敌人,而长此以往,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我们可以灭绝全人类。但是请注意:这个问题是人类本身出现了的问题,而非人工智能的事! 同样,当人类本身就有很多取代人工的行为时,没有必要担心自动化取代人工。我们看到企业高管因为运行企业而给他们自己不断地加薪,然而企业本身毫无竞争力,导致工人却越来越穷。福特先见之明地意识到一群只懂得夺占利益的精英贵族是注定做不成任何事情的。真正的工业家需要更有购买力的人,而不是能使产品更加便宜的人(或机器)。斯蒂芬·霍金以前也畏惧机器人的进化,但最近他又警告我们:
如果这个社会的一切物质需求都由机器生产提供,那么社会的发展将取决于财富的分配方式,如果机器所产生的财富是社会共享的,那么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豪华悠闲舒心的生活;如果掌握机器的人(资本家)成功地游说政府不进行财富再分配的话,那么大多数人可能最终都穷的不可开交!
也许我们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但是它却与机器人或智能化都无关。继续我们目前的发展模式意味着最终John Perkins提到的未来会更均匀地分配这个预测是会实现的。(同样的著名经济学家Gibson对未来的判断也是乐观的)。另一方面,既然丰富的劳工市场是一个经济保持健康的必要组成部分,只要有可观的工资吸引和再教育的劳动人口,就不用担心机器人会影响我们的未来。自动化会导致下岗,但我们不必为此害怕,我们将做好准备,充分感受未来。   选自medium,作者Mike Loukides,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参与人员:salmoner,Xuechen,大猫,柒柒。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