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将取代律师?人工智能全面进击法律界

人工智能,这个曾经只能在科幻电影里看到的词语,已经离我们的现实生活,甚至离律师行业越来越近了。已经有不少的律所开始在人工智能方面展开探索,甚至着手应用了。虽然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总被认为是个性化极强,但如果仔细拆解,你会发现,其实有许多细分任务是并不需要创造力,同理心和判断力就可以完成的。将这些工作交由机器完成,律师的生产力将大大得到解放。从这个意义上说,将人工智能的影响比作即将到来的律师行业的工业革命或许也并不为过。
人工智能应用于法律领域,完成曾经只能由律师们完成的工作? 这不是天方夜谭,也并非数百年之后的未来图景,而是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着的现实。尽管人工智能尚未在整个法律服务行业普及,但对科技极其敏感的行业先锋们已经开始行动。

英国首个「合同机器人」诞生

据外媒9月报道,Berwin Leighton Paisner (BLP),一家总部位于英国的国际律师事务所,已经开发出了英国首个合同机器人。这一机器人是BLP与一家叫做RAVN的初创科技公司共同开发的,它可以在数秒之内完成原来由专业律师团队几个月才能完成的法律工作。 目前,BLP已经将这一技术应用到了它在英国最大的业务领域——房地产领域中。这一领域有大量适合运用人工智能的重复性工作,因而被认为是检验认知性计算的最佳领域。 具体来说,BLP的合同机器人目前主要被应用于「光线阻挡通知」(Light Obstruction Notices,即房地产公司向邻近地区居民发出的登记享有光线权利的通知,简称为LONs)领域,因此被亲切地称呼为「LONald」。 LONald处理「光线阻挡通知」的方式和此前律师们的工作方式完全一样:从土地注册处的文件中提取数据,将其录入到电子表格中,在校对数据去除冗余之后,用这个电子表格把「光线阻挡通知」和相关询问发送出去。 此外,LONald还会向公司注册处发送询问邮件,确认这些文件中的地址是否和该公司的编号相匹配。如果该地址已过期,机器人会把它标识出来以供审查。在之后的核查阶段,律师团队会把这些被标记的文件一并重新审核。 毋庸置疑,LONald的效率远远高于此前处理这类事项的初级律师和律师助理:它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数量极大的工作。

人工智能领域的探索者们

开始在人工智能领域进行探索的还不止BLP一家。 今年8月6日,此前因与大成合并而成为全球第一大所的Dentons宣布其协同创新平台Next Law Labs成立。这一平台正与IBM展开深度合作,开发一种基于IBM Watson的法律顾问应用。 该款法律顾问应用被称为「Ross」。当律师们像和人交流一样,用自然语言向Ross询问他们研究的问题时,Ross可以在Watson的认知计算和自然语言处理能力支持下读取法律,收集支持的证据,在得出推论之后,提供一个以其收集的证据为基础的答案。 这一法律顾问应用程序有望简化法律研究,节省律师的时间和客户的花销。除此之外,Next New Labs还致力于创建一个云技术平台,帮助法律领域的初创科技企业更快地研发和部署法律应用程序。 今年9月,英国律所Riverview Law购入了一项名为CliXLEX的技术,希望在其支持下为法务客户创造「虚拟助理」。 这一技术包括新的工作指引、自动优先级排序、案件管理、文件生成、紧急文件储存、工作流程创造和司法审计等。在这类技术的支持下,「虚拟助理」这一云端平台将为法务部提供自动案件管理流程,使得法务部可以依据工作者的此前表现,把工作分配给最合适的人。 此外,这一平台还将提供流程化基础上的自动法律工作,同时具有快速组织和分析大量文件的能力。 而在今年10月,全球最大劳动法律所之一,Ogletree Deakins,也搭建起了创新中心,有意寻求人工智能方面的应用。尽管目前,这一中心仅仅为客户提供知识管理、沟通和科技工具,尚未涉及到人工智能的运用。 该律所的相关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他们正在和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者们密切接触。之所以还存在犹豫,是因为他们深知,人工智能并非是一种「一站式」的科技产品。仅仅购买一个人工智能解决方案或者软件包并不起任何作用,你需要找到能让客户受益的运用场景。如果要投资人工智能,那么前提一定是这能满足客户的期待。

在法律领域应用人工智能的新机会

上述律所应用人工智能的方式还仅仅是一个开始:未来,科技可以在法律领域发挥的作用是方方面面的。 BLP「合同机器人」项目的发起人Matthew Whalley相信,机器人可以发挥作用的另一个领域是诉讼募资(Litigation Funding)领域的数据分析。所谓诉讼募资,即当事人可以免费进行诉讼或仲裁,由专业的第三方投资者支付争议解决的部分或所有资金。如果胜诉,投资者将抽取一定比例的收益作为回报。 在科技的支持下,创造投资组合的技术可以被应用到诉讼领域来,再加上对每一个案件的风险分析,可以创造出诉讼领域的投资组合。 「我相信,未来,诉讼投资人在接触案件之初,会首先对巨量案例数据进行分析,找出影响案件的最关键的因素,从而更准确地预测获得有利结果的可能性,」Whalley说,「你实际上可以创造一个案件组合,并且标记『此类案件的胜负取决于它是否由陪审团审判』、『此类案件的胜负取决于程序本身』和『此类案件的胜负取决于是否存在充分、合理的法律论证。』」 同时,Whalley相信,还可以开发出能够完成庭审经过总结的机器人。基于案件双方的书面和口头陈述,它将可以快速分析,生成报告,自动发送给法官,通知其进行审议,从而帮助他们更快速地做出判断。 此外,据RAVN的常务董事Peter Wallqvist介绍,一些律师事务所目前正在为结构性融资(通过设备进行尽职调查)、就业法规(审查全球合同)和物业管理(重新谈判地租)开发定制性的「机器人」。 在整个律师行业,一个全面人工智能化的时代似乎正在开启。 Whalley明确预言:「截至2020年,英国排名前100的律所中的大部分都将使用人工智能,『魔术圈』律所甚至将在接下来的12-18个月内采用。」Riverview Law的首席执行官Karl Chapman则进一步论断:「未来,所有的律所都需要将人工智能视作标准的科技投资。」

专业人才的新未来

人工智能在法律领域的发展将对律师这样的法律专业人才造成什么影响? 在悲观主义者看来,「机器正变得越来越有能力」,并且「将会有越来越少的工作要人类来做」。乐观主义者却认为,不仅今天有只有人类才能做的工作,未来也会有只有人类才能做的新工作出现。因此,他们相信,「人与机器会很好地协同工作。」 在前不久在伦敦大学学院(UCL)举行的有关人工智能和互联网对法律专业人才影响的专题座谈会上,牛津大学巴利奥尔学院经济学讲师Daniel Susskind对此做出了一个颇有见地的评价:「这两种观点都有正确的一面,但专业人才需要在他们的工作方式上做出根本改变。」 「我们需要从任务层面来思考问题,而不是工作层面。我们需要思考,是什么任务构成了一份工作,」他说,「人类总是会有任务做,但同样也会出现新的劳动分工。既然机器将会在某种任务上更为擅长,那么,对于未来出现的需要做的新任务,不一定都要由人来完成。」 「我们发现,一个很难避免的结论就是:从长远来看,对人类专业人才的需求在不断下降。」 一些专业人士认为,人类在创造力,同理心和判断力上的优势是机器不能取代的,因此他们的工作仍然没有受到太大威胁。 对此,Daniel认为,很多目前由专业人员完成的工作其实是基于程序和流程化的。「当你把专业工作拆分来看,其中的很多任务都是常规的,不需要创造力,同理心和判断力就可以完成,但人们总觉得机器不能做这些事情。」 同样出席此次研讨会的Richard Susskind对此十分赞同。这位因为《法律人的明天会怎样?》一书而在中国法律界声名鹊起的牛津教授论证说:「在人类情绪的识别上,人工智能其实越来越比人类自身更能做出精准的判断,并且做出相应反应。同样,机器也越来越能通过利用它们百科全书式的知识库和认知计算分析工具来推理和得出判断。」 「活在这个时代是我们的荣幸,我们正经历着此前的时代不曾有过的更加迅速和根本性的技术变革,」他说,「未来二十年,我们面临的颠覆和变革将比我们曾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经历的所有都更为深刻。」 这样的变革几乎可以被视作律师行业的「工业革命」:法律服务消费者将越来越多地使用基于网络的人工智能工具来完成简单的法律工作,律师需要负责的是复杂的工作并且管理风险。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律师事务所将需要开始考虑如何培养下一代律师来适应这种人工智能的「新常态」。 「法律行业正在改变,我们培养的律师的方式也会有所改变,」在澳大利亚Griffith大学教授John Flood指出,「作为初级律师培训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基础工作现在正由机器完成着——他们更便宜,更有效。我们需要律师做更复杂的工作。」 这也正是公司客户越来越迫切的需求,它们希望由律所出资对初级律师进行培训,而不是自己。 「谷歌公司已经表示,它不会为一二年级的初级律师的工作支付费用——它需要可以真正做工作的,拥有三年以上经验的律师。律师培训方式上的变化其实正在发生。」   原文来自Managing Partner,来自无讼,编译/无讼观察员,邹一娇,吕林懋。机器之心授权转载。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