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机器新思考:谁是主人谁又是宠物?

你的小狗生活安逸,对吧?有时候,这些毛茸茸小狗的生活还挺让人羡慕。所以,认为我们不久就会变得像这些宠物一般,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这种想法并不全是妄想。但是,专家警告说,在我们变得象宠物之前,甚至当我们依赖科技过着更加舒适的生活时,人与科技关系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 最近,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Steve Wozniak说,随着人工智能越来越聪明,我们可能会经历一场能量活力的转变,尤其「当我们想过着和宠物一样的生活的时候,」他继续说,「我们会变成上帝,还是宠物?或者一步步变成蚂蚁?我不知道…,但是,一想到自己将来会不会变成这些智能机器的宠物…当然,我会善待我的宠物。」 虽然当Wozniak指的是人工智能产业化的,但是,在思考人与智能装置的亲密关系上,他的宠物比喻有着非常重要的启示。也许,机器会变得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智能?我们常常会这样开始一段谈话,「在未来,我们会……」此时,我们潜意识希望未来会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但是,它也可能是负面的。我们可能会感到被骗了而不是得到了帮助。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认为,这些将来有可能出现的私人助理、省时工具等等,会是什么福音,也不是众望所归。 [embed]http://v.qq.com/page/t/8/3/t0172zibf83.html [/embed] 几周之前,我观看了设计公司Superflux 的Anab Jain在德国汉堡Next15主题大会上演讲。她对大会主题「我们的未来生活将会如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她描述了远不够乐观的未来图景。她播放了一段由Superflux拍摄的短篇《不速之客》,设想了这种助理装置会如何打乱老年人的正常生活。影片中,一位老先生拥有一些辅助设备,包括「智能」手杖,它可以提示用户多出去走走,还会记录步数。但是,提示过程并没有考虑到个人实际情况。当他决定不外出散步时,不得不将手杖给一个年轻一点的邻居,让他帮忙完成步数。智能手杖设计初衷是美好,但是,死板的程序可能会扰乱用户的大量决定。这种手杖并不会比人更智能,反而需要用户改变自身习惯来适应它,就像宠物迫使主人适应自己那样,唯一不同的是,人类可以通过其他手段予以避免。 拥有的智能装置越多,用户就需要改变更多习惯来适应它们,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来完成这些指标。这些装置只会使人们远离家庭,却不能提高生活质量。因此,如果手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可靠忠实的陪伴者而不是干涉者,情况是否会发生改变呢? 2015-11-09-3 旨在提高老年人和残疾人生活质量的市场领域,充斥着被设计用来协助(需要帮助的)个体的机器。不幸的是,多半产品大都被设计成这样的产品:在特别耗时、压力大或涉及私密的事务方面,减轻家庭成员或看护的责任。对看护需求的偏见有时会引起这样的后果:让机器人或人工智能替代人际互动和帮助。即使在日本这样助理机器人较为普遍的地方,很多人仍对机器或人工智能界面感到不适和怀疑。对于老年人以及残疾人来说,这些「智能」产品可能会对个人自主权造成威胁。私人助理装置不过是另一个私人机器人主人。 如果考虑人和宠物的关系,我们会发现两种学习方式。宠物一开始会对新家庭感到陌生;渐渐地,它开始学习,改变行为习惯适应新环境。同时,宠物主人也会学习如何跟宠物进行交流,训练宠物。这就是典型的人和宠物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主奴关系。 [caption id="attachment_6421" align="aligncenter" width="999"]2015-11-09-4 索尼的Aibo机器人,不过已经「灭绝」了[/caption] 过去数年里,人们进行了许多陪伴型机器人研究,成果非常喜人。有些研究甚至提出未来可能出现机器人萌宠。我们从这些研究中了解到,私人助理设备对在其和用户之间建立起积极社会关系,非常重要。有了这种理想意识,未来的助理设备就可以跨越机器人没有感情和情绪这个鸿沟。幸运的是,被正确编程后,一些人工智能已经很善于适应环境,并正在学习情绪表达。 还可以换个角度看这个问题,包括重新定义个人需求,更多依赖认同用户所具有的能力,而不是总盯着能力缺失之处。注重理解用户能在何种程度上自己承担责任,然后仅提供用户所需或想要的帮助,效果或许会更好。用这种方法建立一个通用的知识基础,人工智能会帮上很大的忙。经过长时间互动,这种结合会产生自适性支持模式, 维护个体的长期身心健康。 自适应编程并不是让人工智能和人类彼此更加信任的唯一关键之处。试想,比如,如果智能拐杖能变成一条皮带,把它拴在一只微型波士顿动力机器人小狗身上,小狗外表吸引人,由人工智能编程指导;它还装备了陀螺仪,有利于更加保持平衡,激光雷达和立体视觉传感器更有助于小狗融入用户个人生活中。现在,我们还能想象它会说话。一个真正的陪伴装置会鼓励用户多运动,利用停机时间休息,敦促做个人护理以及规律进食,这样的设备才能真正提高用户生活质量。关键在于,设备最好以服务型动物为摹本,进行研发。 再次强调一下Wozniak的担心,如果可以对我们的宠物——人工智能机器人更加友好,「未来,我们将……」的命题或许会更积极。希望,他们会用正确的办法施以回报。 本文选自Medium,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参与成员:杨超、微胖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