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一群用废弃麦当劳劫持卫星的技术考古学家

位于加州山景城的NASA埃姆斯研究中心,有一间废弃的麦当劳。在这里,有十几个由科学家和工程师组成的志愿者团队接管了一颗70年代的卫星。这颗卫星早已退役,但目前仍运行在2万公里的高空。他们使用的设备是一些废弃的古董空间计算机和一些从eBay上淘来的部件。 这个所谓的「McMoon」控制中心充分证明了人类奇特的聪明才智,也展示了一堆几乎没有任何预算和合理授权的聪明人到底能玩出点什么花样。 一点背景:国际太阳地球探测卫星ISEE–3于1978年8月12日发射,原本计划用来在地球与太阳之间的L1拉格朗日点研究地球磁层,在那个地方地球和太阳的引力影响可以相互抵消。 在过去的36年里,这个探测器绕太阳飞行了31圈,与彗星擦肩而过,并送回了关于彗星的数据。1983年,它被重命名为国际彗星探索者( International Cometary Explorer,ICE)。但在1997年,NASA停止了对这颗探测器的例行检查,永远地抛弃了它,不再为之计划任何未来的用途。 2014年初,前NASA空间生物学家Keith Cowing发起了一项关于众筹与众包项目,想联系上这颗36年历史的老古董,并尽可能在它20年来第一次接近月球时,把它带回地球轨道。 他们的总部就设在这家废弃的麦当劳快餐店。Cowing的队伍筹集了16万美元,并赶在8月最后期限到来之前,与成吨的NASA老旧设备打交道后,终于在2014年5月29日联系上了ISEE–3。 这颗探测器终于达到了它的近月点,为了纪念这一时刻,McMoon发起了Google Hangout的视频群聊,现场直播这颗探测器的相对位置。在这次庆祝活动结束之后,Motherboard记者给Keith Cowing打了个电话,来谈论他如何从在NASA工作变为了在麦当劳工作。 问:今天是你们的一个大日子,是吧? Keith Cowing:是的,我们的飞船达到了近月点,所以我们象征性地跟它说了再见,并从此开始了新的征程。 问:把它带到地球轨道的计划发生了什么? Keith Cowing:,主要问题是在它飞回月球附近时,我们希望启动它的推进系统把它转移到靠近地球的轨道。不幸的是,我们没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只剩下一箱燃料了。所以,它将围着太阳旋转。除了这一点失望之外,我们将继续我们的计划。 问:你与它中断了联系吗? Keith Cowing:完全没有,事实上,也许在下个星期我们就将能与它继续通讯。我们仍在监听。现在在等待数据返回。当我们开始众筹时,我们的徽标上有个口号「让我做科学」(Make Me Do Science),所以我们现在让它继续科学工作。我们会很快得到相关的数据,因为我们已经打开了上面的设备。 我们在尝试着重新点燃这架探测器使用的语言,理解这些数据,我们会尽快地把这些数据发到网上。对这样的探测器来说,这是不同寻常的事情。因为科学家们通常会在很多年后才会公布数据。
是的,我们完全控制着这架飞船。
所以你们有这架航天飞船完全的控制能力,你们不仅是搜集传回来的数据,你们还真正的操纵它? [caption id="attachment_6336" align="aligncenter" width="640"]2015-11-06-46 在山景城一座废弃的麦当劳。[/caption] 我们对再次利用十分着迷。我们称这座麦当劳为「McMoon」,它本身就坐落在NASA基地。 问:你们为什么会选择这里? Keith Cowing:是的,这座麦当劳几年前关门了,你知道,生意很难做。由于这座建筑归政府所有,所以它就一直在那。我们在这里还进行了另一个关于恢复阿波罗时代月球任务照片的项目。由于我们在处理NASA的数据,于是他们就给了我们这栋建筑,因为这里是免费的。 问:谁愿意在麦当劳工作呢? Keith Cowing:我们愿意。并且门的锁还能用,这几乎就是我们所需要的全部。那是2007年的事情了。 问:你们怎么从照片恢复转向了太空劫机? Keith Cowing:只是因为我们结束了那个项目——使用另一个时代的设备,老科学家,老数据,老资料,像这样的东西——这个项目,ISEE–3就跳了出来,我们觉得「噢,这好像相对简单一些」。我的意思是,这颗探测器我们了解很久了。说实话我们只是偶然谈起了这件事情,然后就开始着手了。 在寻找资金之外,这个项目最难的地方在哪? 如何让新老科技用正确的方式对话,以便使航空器能与我们合作。 问:你们团队有些什么人? Keith Cowing:我是两位负责人之一,也是牵头人之一。另一个人是Dennis Wingo,我们的核心团队有十几人,年龄从20几岁到80多岁都有。我们还找到了一些70年代原始项目的科学家,从他们从旧资料里抽出有用的东西,帮助我们理解那颗卫星究竟在说什么话。 总的来说,这个项目一共有大约20人。几乎所有人都是志愿付出他们的时间,这就是众筹、众包、开源数据这种项目的特色。黑客们愿意做这样的事,因为很酷。而且,你知道,如果有收入,会很棒,但是这并不是必须的。 2015-11-06-45 问:你们从哪里众筹到钱的? Keith Cowing:Rockethub。我们喜欢他们。我们筹集了16万美元,所以这一次,换他们喜欢我们了。 问:这和NASA工作比起来如何? Keith Cowing:大部分NASA的雇员都在很好的办公楼里工作,操作着新潮的电脑,他们需要好家具。而看看我们,工作在一间废弃的麦当劳里,空气中还飘着一点法式薯条的味道。地板是开裂的,我们所有的办公家具都坏了,被政府丢弃了。有时候,椅子也会坏掉。 问:你们从哪里得到的设备? Keith Cowing:任何一个政府基地或设施换掉旧家具或旧技术时,他们会把它们送到基地的剩余出口部门,每个月举行一次拍卖。任何一个政府项目的工作人员都可以走进去参加拍卖,并说:「嗨,我要那个东西,我能用得上。」
我们都喜欢收科学废品。
所以,我们就那么走了进去。我们把它叫做「玩具店」。我们得到了一台罢工的平板电视,但我们的一位工程师很快修好了它的电源,所以,我们就能免费看电视了。 我们用着去年的电脑,只要你加上一根内存条,它们就恢复了生龙活虎。我们其实并不喜欢买东西。我们都喜欢收科学的废品。一些人看到这些可能会说:「真正的科学家可不是这样工作的。」那我们就会说:「如果我们有无限的预算,我猜我们也会买新设备。」 2015-11-06-47 但是,你必须心灵手巧才能制作或修理东西,而我们恰好就有这样的特质。当然,你得找到资源。人们喜欢送给我们东西。有一些退休人员送给我们许多30年到50年前的旧资料,说:「我老婆叫我赶紧丢掉这些垃圾,你想要吗?我告诉她,这很重要。」这确实很重要! 有时候,我们会超出自己的预期,因为我们用极少的资源做了大量的事情,我认为,大部分人变得软弱,是因为他们不需要具备创造力。而拥有创造力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使用更少的东西。 「需要是发明之母。」当你所拥有的一切只是一台旧电脑时,你必须努力让它运转起来。 问:看起来,似乎任何人都可以像你们一样获得政府拍卖的东西并且组成一个团队来劫持探测器。 Keith Cowing:呃,是的。人们问我们「你们为什么做这些事情?」因为我们可以,这很好玩。我们开始学习怎么干这件事,因为NASA从来没有说过我们不能干这件事。 但是,这有什么好处?我们得到了一颗用于科学的卫星,并且,任何想要做科学的人都可以参加。我们如何做到的?利用众筹的钱和信息。我很希望有人说:「嗨,如果他们能做到,我们一定也能做到。」 我认为,大部分人变得软弱,是因为他们不需要具备创造力 还有其他可以进行类似操作的卫星吗? 还有很多其他已退役、无人使用的卫星,它们都可以被人接管,但是它们不全都是太空卫星。还有很多其他的项目。 我是说,我们众筹了159602美元,一个中型或小型的城镇都可以募集这么多钱来做一些令人惊叹的事情。这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们只是用它来做了一些怪异的事情,但是很幸运,我们有一帮支持者,给我们金钱来做这些事。 问:你们如何称呼自己? Keith Cowing:我们杜撰了一个词:「科技考古学家。」我们在老旧的物品中挖掘,我们收科学的废品——实际上,当我看见一卷正需要的电缆时,我真的跳进了一辆垃圾车。所以,这不仅只是一个名字。科技考古学就是研究老旧的科技。 并且我们也很开心,因为每到一天结束时,都很开心。整件事就像是,有人对我们说某件事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于是我们说「好吧,我们来做一做。如果没有钱,我们就去弄点钱。」这件事告诉我们,当有人告诉你某件事不可能时,你真的需要挑战他的前提,你真的应该反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有可能,那人是正确的,如果去尝试会显得很蠢。但是,如果你不去尝试,你就永远不会知道答案。我并不想太深刻,但是,有时候人们的尝试失败,是因为他们的方式是错误的。如果说这件事有什么科学价值,那就是,36年前的航空器居然到现在还能工作,这真的很酷。就像……如果你没看过《星际迷航:新一代》那你可能抓不到我的笑点。 有一集,进取号遇到了一帮看起来蠢蠢的外星人,他们的飞船非常老旧,他们正在试着修好它。Riker问他们:「是什么风把你们吹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来了?」外星人回答:「我们在寻找某些东西……某些促使我们出发的东西。」 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参与成员:汪汪、Nirvana
入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