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谈论「Robot」时,我们在谈些什么?

今年早些时候,一名年仅22岁的车间工人在大众的德国工厂意外死亡,一台组装机器误把他当成零件抓起并撞压在金属板上。大部分媒体形容这是一起 「机器人杀人」事件。无数头条使用了「大众车间机器人杀死工人」这样的说法,一连串讽刺笑话也毫无悬念地随之出现。 但是,就在上月,新闻爆出大众有1100万两柴油车依靠软件操控尾气排放数据以通过环保监测,车辆购买者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向大气排放了成吨污染物,这时,却没人说是机器人捣的鬼。 然而,大众的这两个事故从技术上来讲都是机器人的问题(牛津英语词典将robot简单地定义为经由电脑特殊编程,可以自动完成一连串复杂动作的机器)。事实上,跟工厂的装配机相比起来,柴油车是一种更复杂的机器人。工厂的机器仅仅是通过预设指令将大型配件拿起、移动。但是,根据调查,大众柴油车搭载的探测器会在车辆正在通过排放测试时自动开启催化净化模式,使车辆通过检查。换句话说,大众工厂的机器可能是意外做了错事,柴油车确实是被设计成那样。 如今,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设备确实是由机器人隐姓埋名在工作。「智能恒温器」实际上是个对房间进行温控的机器人。「智能家居安保系统」是一台保障安全的机器人。一个装有蓝牙芯片的咖啡机实际上是一个机器人在为你制作咖啡。这些全部被称为「软件机器人(software robots)」:还有私人助手如Siri,Cortana(微软语音助手),机器人理财顾问「robot-advisors」以及那些在传送中完成语言翻译的应用软件。 随着越来越多的家庭作业自动化,生活中的机器人数量也迅速增长。连接装置的兴起引出了一个棘手的语义学问题:哪里该用「自动化处理(automated process)」哪里该用「机器人(robot)」?为什么一个搬动汽车零件的工厂机器被认为是一个机器人,而一辆有着更为复杂代码库的大众汽车却仅仅被叫做捷达? 与其捏造一个忽视多种智能机器间差异的「机器人」定义,不如尝试一个不同的解决方法:假如我们都不再说「机器人」这个词,又会怎样呢? 我问过一些机器人学和自动化的专家,看看他们怎么看「机器人」这个词,许多人都同意这个术语已经太过古老,不再适用于当下世界。 3DR——一家无人机制造公司(改名前为著名的3D Robotics)的执行总裁Chris Anderson在一封邮件中对我说:「机器人(Robots)不会做有用的事情。一旦它们最终有用了,我们会给他们起别的名字,像洗碗机、烤面包机和无人机。」 Anderson写道:「机器人(Robots)这个词暗示了一个不成熟的发展阶段,一项寻求待解决问题的技术。一旦它发现了自己被赋予的使命,它也就同时拥有了自己的名字。」 自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捷克语中的Robata(意为奴隶)被引进英语以来,Robot这个词最初被用来描述一些让人们不舒服的东西。上世纪三十年代,人们一直在担忧机器人窃取自己的工作,获得知觉,并最终成为他们的主人。接下来数十年间,流行科幻小说或电影中的机器人都有着经典的形象,对人类充满杀意,诸如Skynet,Hal9000以及Ultron之类老生常谈的坏蛋机器人,还有一些知名度非常高的机器人——例如来自星球大战系列中的机器人C-3PO、R2D2,而最后一种机器人,例如来自《她》中的Samantha——幸好它们不想杀死我们。 很多人都喜欢使用「机器人(Robots)」这个词,部分原因在于它能省略你不想说的话(可以抱怨「药品交易机器人」时,何须解释公司如何将流水线技术运用于医药分销?)。另外,也因为机器人(Robots)这个词覆盖面广,能够草草概括有关我们并不十分了解的复杂系统的叙事。 James Kotecki是Automated Insights (http://automatedinsights.com/)公司营销公关部的总管,该公司为诸如美联社这样的新闻社开发自动写作软件。他如此说道:「这样说,我们的软件可以自动为你写新闻稿,或者说,它是机器人写手。」 由于媒体集体性地愿意使用机器人(Robots)这个词来指代任何可以远程自动化的事物,因此我们会看到一些相当令人费解的头条。比如:
  • 旧金山最新快餐:健康、便宜,由机器人服务。但实际上,餐馆只是把收银员换成了iPad——所有的食物仍然是人工制造并交给送餐出租车。
  • 美国在线的新视频观众可能主要由机器人组成(其实就是「软件」)
  • 机器人律师来啦!(不那么性感的版本:「律所尝试用新的机器学习技术对大量文件进行分类」)
Kevin Albert——软机器人(soft-robotics)制造商Pneubotics的执行总裁——为他们公司使用「机器人(Robot)」一词辩护,因为他们真的在制造可以自由多角度移动的机器。但是,他也同意这个词被定义得太过宽泛。「实际上机器人真的有个分类系统。」Albert指出,「说机器人(Robot)等于在说某个物种,就像它是某种动物一样。」 最后,艾尔伯特补充道,对那些希望彰显自身热衷创新的公司来说,机器人(Robot)这个词最终会变成一种修辞。「它就是个路标,与飞行汽车是一个意思。」他说,「说公司正在制造一个机器人,其实是一种快捷表达方式,意指他们正迈向远大未来。」 但是,机器人(Robot)这个单词最大的问题并不在于它是个过于宽泛的营销术语,或者引发新闻报道的惰性,而在于它模糊了人类能动性。谈论机器人的不当行为时,我们时常忘记那些机器人并不是自己执行恶意代码。 通常是人类给机器编程,让它们如此行动。假如大众排放门事件被描述成恶意机器人在排放测试上作弊,同意软件作弊的人类管理者就会轻易逃脱制裁。 怀着某种程度的自责,我在这里坦白,以前我也经常在更宜采用「软件(software)」或「连接设备(connected device)」的语境下,使用了机器人(Robots)这个词。我也曾使用出自科幻电影的金属机器人( metal automatons)这个词来举例说明自动软件的故事。试图为很不起眼的自动化成就博得大众眼球时,我也曾经用过「天哪,机器人正在崛起,他们要杀死我们!!」之类的修辞表述。 但是,从现在开始,我要立下誓言做到准确用词。任何时候,只要可能,我都会尽力用他们真实的状态——自动化过程来描述机器行为,而不是依赖机器人学(robotics)的词语来画蛇添足。越少使用懒惰的机器人方面的陈词滥调,我们就会越努力地去了解自动化程序的运作情况。最终,越少使用机器人(Robot)这个词,我们就能更好地领会那些经营着人类生活的机器的技术原理,也会坚持让最终控制这些机器的人承担更多的责任。 本文选自Fusion,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参与成员:妞妞姐姐,小二,微胖、Chen
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