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相信技术奇点理论?

Ray Kurzweil对于奇点的预测让我恼怒到想写一篇专栏来反驳它们。它是这么说的:奇点理论认为我们的技术成指数式飞速增长,几十年之后,并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峰,以至于要重新定义人性、感知与/现实,出自于《呆子们的狂欢》(Rapture of the Nerds)。 marooned-in-realtime 我从没写下那篇专栏,因为Kurzweil的技术发展的预言年表——令人恼怒地——并不是完全的错误,至少从现在来看。它很讨厌,极其乐观主义,它曲线中的指数太高,但它的形状并不是显而易见的脱节。他也许惹恼了我,但到现在,他的那套语言起码要比其他的更令人印象深刻些。 那么奇点理论到底哪里讨厌了呢? 我认为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在我看来,它是在把一个神学信仰伪装成一个技术信仰。它是有一段令人骄傲的科学史——尤其是传奇的数学物理学家John von Neumann和优秀的科幻作家Vernor Vinge所倡导——但是它还是一个基本的关于信仰的作品。 我当然同意我们生活在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即使有着摩尔定律,这样的增长也会在其他地方持续下去,这是缘于计算机力量慎入到其他领域并使其前进的滞后现象。 然而奇点理论认为摩尔定律的指数增长将会被新的,便宜的与不特定的模式所取代,引用Kurzweil的话来说:“一个新的模式将会在旧的模式达到极限时取而代之”。即使他用以前的例子印证了这个说法,这还是一个基于精神上的信仰。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堂而皇之的说法:在任何(神)的缺席下,我们最终将会自己变为神。这是个富有意味并且启发性的认知。我很喜欢它精神上的因果关系,例如任何有感知的事物都有成为神的潜力。而它也可能是真的。奇点理论是一个貌似可信的宗教信仰。但是它仍然是一个人工信仰,不是科学,并且不该如此受重视。 我不认为奇点理论的许多支持者声称它将会很快发生并且他们可能活到那一天。宗教经常试图去消除死亡的恐惧与来世的轮回。奇点理论则是第一个保证你可以永生的那个。它甚至不需要任何牺牲或者饮食上的限制!这种吸引力是无法否认的。 奇点理论甚至给了我们天使与恶魔,以自我增强的人工智能的形式。以及半神,以人类所赋予的超越性的、礼仪上的直接神经界面通过大量计算机力量来让我们自己从智力上变成超人的形式。再一次,这种貌似有道理的科幻的兴起,联合古老的宗教比喻是一个显然的神话。我自己也希望它是真的。它让任何其他一种未来都看起来了无生趣。 但是它也有着其他任何宗教的弊端。它编造现实迎合信仰。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是通过机遇的成本。如果你相信奇点理论,那么你不需要担心贫穷、不平等、不公平或者气候变化或者任何其他社会的、物理上的灾难。短期来看你,你就会很自信一旦我们的技术之神降临,所有这些问题都会在它面前迎刃而解。 我不认为与奇点理论的教徒们争论有何意义(再一次,我甚至不认为他们是真的错了,我的问题在于我不认为他们是真的对)。但是我也不认为将他们批判为“帕斯卡尔的赌注(Pascal’s Wager)”有什么必要。即使你真的相信奇点理论,那么它没有发生的时候继续做自己的事就是最好的,如果它发生了,你做的也没什么意义。如果它没有发生,你所做的也许是为这个有限的世界的任何可能的贡献。   来自techcrunch,机器之心翻译出品。翻译:Chen Xiaoqing。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