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打印不是万灵药

快速成型技术(RAPID PROTOTYPING)正在逐渐成为一个应需型产业,这将赋予未来制造业完全不同的意义。 Jack Strauser与中国制造业的关系十分紧张。Strauser是佛罗里达Dok Solution公司的创始人与执行总裁,他相信中国的工厂窃取了他的电子充电站的设计并且还转手给了美国的分销商,后者正在销售它们。 「我没有一百万美元来专门耗给维护我的专利权。」Strauser说道,「我可以花光我的每一个美分,但我有那么多专利,加起来会压死我。」 Strauser正在准备将分销商以专利侵权告上法庭,并指出后者位于深圳的总厂剽窃了他的设计。但他担心他的小公司也许根本无法扳倒比他更强大的对手。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是一个大卫与歌利亚的故事,折射出迅速崛起的量产经济。 中国是量产经济的领头羊,而有关其经济衰退的报导则引发了有关结构性转变正在改造制造业的疑问。鉴于自2012年全球硬件企业的急剧增长,小型企业,例如Strauser的公司,是否能对整个制造业造成压力来挽回自己的利益还未可知。快速成型工具——即desktop 3D打印机——在近几年加速了小型公司通往市场的进程。而中国的制造业则有所下滑,那么在未来,3D打印技术是否有机会让整个制造业翻天地覆呢?
3D打印技术的局限
「数码打印非常了不起,对于我来说,将的作品放进CAD中再打印出来,这样我就可以得到一个样品。这正是在美国节省成本的好方法。」Strauser说道,他在制造业已经有超过25年的经验。 Strauser发明的的充电站是通过3D打印产生的杰作。从成分来说,他的充电站仅由塑料模块和一些电子设备组成。一个3D打印机可以处理任何事情,除了组装与电子设备元件——电阻、电容器与电感器——这些都需要分别订购,从中国或其他地方。 但Strauser的生产线将必须深植于中国的工厂。一个3D打印机无法在可接受的时限内处理大量Strauser所需的塑料,维持质量标准并满足他的客户需求。他的分销商要求最低生产2000件。量产化是唯一能够让产品维持在理性标价内的方法,Strauser因此留在中国,在那里试图让他的生意从工厂与企业的海洋里脱颖而出。
没有一个我们合作的公司能够接受3-D打印机制作出的产品的质量。
现在,消费电子工业改变的速率看起来进入了缓慢阶段,而不是剧烈变动。「3D打印机制作出的商品质量,是作为消费者的用户根本无法接受的。」,Liam Casey说道,后者为PCH International的执行总裁。该公司为成长中的企业定制制造与零售解决方案。它的主要活动之一就是为客户连接中国的制造商。「没有一个我们合作的公司能够接受3D打印机制作出的产品质量。」 在成型阶段外,只有特定几个工业,例如医药与航天工业曾经从3D打印商品中攫取价值,即定制的一次性部件。反过来,由从原型机制造的转型以及开始利用这项技术解决应需产品的消费者电子业务正面对着3D打印的局限。 一家布鲁克林刚成立的企业BotFactory正在售卖一种能够让发明者生产已完成打印的电路板的工具。尽管它不仅仅使用3D打印技术,BotFactory按需生产的宗旨是相同的:发明者给出设计,系统立即开始制作产品。首先,用户需要提交PCB设计稿到一个网页表格里,继而机器在平面上用导电墨水打印出连接,最终,机器手臂自动将电子部件放置在正确的位置。 然而BotFactory承认它的系统仅适用于雏形制作以及低量产,在合理时间内超过1000件的打印任务将需要额外几个价值2999美元的机器以及人工看管。对于更小型的公司来说,大量产计划外包给中国从时间与成本上考虑是一个值得的选择。
本地制作?
本地制造业运动的支持者声称生产趋势已经从中国的量产化经济转移。企业希望在距离他们的设计者更近的地方生产,减少库存量,降低运移时间。 「这是大势所趋。本地化生产,分销将基本是免费的。」Brian Garret是荷兰企业3D Hubs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帮助网站上想要3D打印的人找到当地的3D打印商。今年它已经拥有超过22000个打印商,帮助10亿人联系距住处10英里范围之内的3D打印商。它是世界上最大的3D打印商社交网站。 Garret将目光放在了被打乱了的全球市场、商业交货时间,计划吸引那些在亚洲有制造业务的企业为客户,例如Nike与Ikea。与此同时,Amazon为能够搭载3D打印机的运输车申请了专利,这是它为了实现完美按需交付的另一措施。但很难讲这些计划到底何时才会完全实现。 另一家公司CloudDDM在肯塔基的路易斯维尔的UPS物流中心建立了自己的3D打印工场。Mitch Free——CloudDDM的执行总裁——提到可以把打印时间延迟到每天凌晨一点并能够利用UPS的优先服务将其中一部分产品在上午十点之前送到美国范围内的客户。他现在拥有一百个打印机,监管力量很小。
没有人想有一堆库存。当他们需要更多的时候,他们就可以预订更多。
「我们正在做低量生产,利用高级热塑性材料制作高质量部件。」Free说道。任何一个大额订单都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但他声称这不是个问题,生意人总是希望在他们货架上的东西越少越好。「没有人想有一堆库存。当他们需要更多的时候,他们就可以预定更多。」
打印之外
当3D打印看起来在消费电子业务中逐渐失宠的时候,另一项科技则在慢慢流行起来:数字化制造(digital manufacturing)。作为应需生产的核心部分,数字化制造利用大数据、传感器以及通信技术在制造过程中以最大可能来自动操作。 在这个过去的五月,中国政府宣布了它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以数字技术现代化它的制造业并以此对抗竞争关系的国家的新兴趋势。Casey提到中国的制造业的探索实践已经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扣上的「黑箱子」外号开始在不停进化。与PCH合作的中国的制造商已经使它们的生产过程更加透明化,并更加积极地为它们的客户提供品牌与质量标准。 [caption id="attachment_5326" align="aligncenter" width="826"]Strati3-D打印车 Strati 3D打印车[/caption] 数字化制造(digital manufacturing)在美国小型企业间逐渐普及开来。今年,菲尼克斯的Local Motors公司用了44小时来为它的电动车Strati用3D打印了整个车身。Local Motors希望在2016年清除汽车法律法规的障碍,在「微型工厂」扩展网站上向销售者售卖它的汽车,前者是一种将设计、制造与销售整合在一起的超本地化空间(hyperlocal space)。 布鲁克林的Maker’s Row公司专长于数字化制造(manufacturing)并为创业公司向制造阶段转型提供便利。「你可以开发你的生产线,可以在线上整合供应链,并且可以随时与任何人交流。」Matthew Burnett指出,后者是Maker’s Row的执行总裁与联合创始人。 现在,Dok公司的Strauser每年仍然要去中国五到六次。最近,在见证它们是如何在提高薪水的压力与适应新劳动法之中挣扎求生之后,他发现自己很难找到一个可靠的工厂来合作。几年过去,他合作的工厂换了又换,甚至变戏法般换了三四个承包商。他说道:如果他有钱,他就尽可能在美国生产。3D打印在其中可能无法有什么帮助。   来自Fastcompany,作者TINA AMIRTHA,机器之心翻译出品。翻译:Chen Xiaoqing。
入门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