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特斯拉预言女性将借助技术崛起

 

伟大的科学家关注的不仅仅是科技本身,还会关注科技对社会带来的深刻影响。在1926年的一篇采访中,尼古拉.特斯拉特别谈到了科技发展对女性未来巨大影响。十年后,Hedy Lamarr为今天的wifi技术铺平了道路,验证了特斯拉的预言。

1

特斯拉,这位世界著名的科学家说,蜜蜂的生活将会是人类未来生活的写照。 新的性别秩序正在形成——女性将会在新的秩序中占据优势。未来,背心口袋大小的装置将帮助人类实现即时交流。在无线电的驱动和指引下,飞机能在无人驾驶的情况下飞越长空。无需电线即可实现远距离输送大量电能。地震日益频繁。温带地区将会变得寒冷或炎热。特斯拉说,在这些令人振奋的未来图景中,有些并不那么遥远。

68岁的特斯拉静静地坐在书房里,点评着他想要帮助改变的世界,预测着人类进步必将带来的其他巨大变化。他个子很高,体型瘦削,是位禁欲主义者,衣着暗沉,一双沉稳而又深陷的眼睛冷静打量着这个世界。他身居繁华却生活简朴,以近乎极端的精确性挑选着一日三餐(晚年是个素食主义者——译者)。他不喝任何饮料,除了水和牛奶,早在成年之初,就不再沉溺于吸烟。 

他是一位工程师,发明家,不过,从根本上说,他是一位哲学家。尽管他痴迷于将天才头脑中的书本所学付诸于实践,但是,他从未将目光从戏剧人生中移开。 

在上一个悸动不已的世纪,这个世界已经让我们折服多次,如今,它将再次擦亮双眼,屏住呼吸迎接更大、前所未有的奇迹;五十年以后,这个世界将全然不同于现在,其差异之大,远胜于现在与过去五十年之别。 

成年后不久,特斯拉就来到美国。他的发明才能迅速获得承认。他用革命性电力传输设备为他带来收益建造了实验设备,首先地点选择在了纽约,然后是科罗拉多,接着是长岛。随后无数次试验为电力科学带来了各种大大小小进步。Kelvin勋爵评价他(在他四十岁之前)说,特斯拉为电力研究做出的贡献比任何人都要多。 

他说,「从无线电系统开始,」「这种应用电力的新艺术将使人类受益无穷,远胜于人类历史上其他任何一个科学大发现,因为,这项新发明将切实消除空间距离。人类遭受的主要不幸都与地球的广袤无垠有关,个人乃至国家都无法实现紧密联系。」 「无线电让人们的智力交流、身体材料运输以及能量传递更加密切 ,人类交流也会变得更加紧密。」 

 「无线电完美应用到全球之时,也是地球转变为巨大人脑之刻,实际上,任何事物都是真正且有节奏整体的一个原子。我们将会实现彼此迅即沟通,无论相隔多远。不仅如此,我们还能通过电视和电话进行视听通话,完美地如同面对面交流,尽管彼此相距千里;我们借以实现这些功能的仪器将会比人们现在使用的电话要简单方便地多,非常神奇,人们能够把它放在背心口袋里。 

「我们将会见证或收听历史事件——总统就职典礼,世界级系列比赛的现场表演,地震的巨大破坏或者战争的恐惧——如果亲临现场。 「当无线电力传输商业化时,交通和传输将发生变革。当前,电影已经能够通过无线电实现短距离传播。不久的将来,这个距离将会扩大至无限,我这里所说的不久的将来是指几年之后。人类正在使用无线电传输图片——三十年前,人类通过点数系统实现电报传输图片。一旦无线电传播普及开来,这些方法就会显得原始粗糙,就像蒸汽火车之于电动火车。

2

女性——获得自由并成为王者

在未来,路上跑的都会是电力汽车,假设我们的博物馆放得下这些蒸汽车,在我们的下一代眼里,他们都成了稀奇古怪的老古董。 「或许无线电最有价值的应用领域莫过于替代燃料成为飞行器械的动力来源,这将使其超越现在所有的飞机飞船。未来,从纽约到欧洲不过个把小时的功夫,国与国的边界极大程度的随之弱化,世界将向着全球各民族的统一和谐共存迈进一大步。尽管短期内很难达成,但届时,无线技术不仅仅会实现地域上的能量传输,还将成为一项协调国际利益的强有力的政治手段,它将促进共识,消弭差异。 

「现在的电力传输系统都将过时,届时的运营系统将以紧凑型中继站为基础网点,紧凑型中继站的大小仅为现在发电厂一半或四分之一,且由于水只会引起无线传输中的少量能量损失,紧凑型中继站可建在空中或海下。 特斯拉先生预见了我们日常生活的巨变,「目前的无线接收器将会因更简单的机器而被弃用,静电和各种形式的障碍都会被消除,所以,无数发射机和接收器间的运作将畅通无阻。未来的晨报很有可能是每天晚上通过无线电在家里打印出来的。家务管理,例如温度、采光和家用电器方面的问题,受惠于无线技术的力量,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我预计飞行器的发展将会带动汽车行业的发展,并且,我认为福特先生会在这项进步中做出巨大的贡献。各大城市中将出现环带式的停车塔楼,垂直交通使道路数量翻倍,汽车停放需求和商业消遣引起的道路供应需求的问题都将得以解决,或者人们最终以飞行代替车行,不再需要停车场和道路。 

引起频繁火山爆发的地热储能将被开发用于生产用途。在一篇二十年前我写的文章里,我明确解释了人类利用大气接收到的部分太阳能的工艺流程。当时的专家不加思索地认为我是想实现一个永动机方案,但实际上我的工艺流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有理可循的。」 特斯拉认为女性的崛起对人类的未来具有深远的象征意义。 他说,「任何一个受过训练的观察家,甚至包括那些未经社会历练的观察家都十分清楚,几个世纪以来,受世界大战爆发前后突然影响,全世界已经开始接受一种针对性别歧视的全新观点。 

「女性争取性别平等的斗争将会促成新的性别秩序,其中,女性将处于优势地位。女性期待性别进步仅仅是一种表象,实际上,这不过是人类心中更深层、更强烈发酵着的某种事物的产物。 

「女性不可能通过简单地模仿男性外在特征来确保性别平等,进而实现优势地位,她们需要的是智慧的觉醒。 「最一开始,女性就在社会中处于从属地位,无数代后,这种状态自然会导致女性智力水平的部分衰退,至少可以说是遗传暂停。如今,我们知道女性天生具有的智力水平并不低于男性。

据说,美丽的 Katharine McMahon Johnson,特斯拉一位老友的妻子,可能是特斯拉唯一爱过的女性。

蜂后,生活的中心

「然而,女性的心智(mind)已经证明,她们不仅能够满足所有男性的精神要求,也能实现他们所取得的成就。几代之后,女性能力范围也会不断扩大;女性将和男性一样,接受良好的教育,接着会受到更好的教育,因为历经几个世纪的沉睡,女性大脑中的潜在才能会被激活,大脑活动会更加激烈、有力。她们将忘却过往,用自身的进步惊艳人类文明。 

「女性在新领域中的奋斗所得,以及对领导地位的渐进夺取,最终会冲淡她们的女人味,抑制她们的母性的本能,以至于婚姻和母性也会变得令人憎恶,人类文明将越来越接近蜜蜂文明的完美模式。」 这种模式的重要性在于支配蜜蜂生活——在所有非常规的动物生活中,它是组织程度最高的智力协作系统——的基本原则,天生追求不朽的本能支配一切,至高无上,利用母性创造出了神性。 蜂后,是所有蜜蜂生活的中心。它不是通过世袭的权利控制蜂巢,毕竟任何一个蜂卵都有可能孵化出统治蜂群的蚁后。之所以成为中心,是因为蚁后孕育了蜜蜂这个昆虫种类。

4

我们能做的就是坐而惊叹

有一大批工人,不论男女,以努力工作为人生的唯一目标和幸福之源。这就是共产主义社会化集体化生活的完满体现,在那种生活中一切事物,包括年轻人,是所有人财产,也是所有人关心的东西。 

为了防止一个生育能力不强的蜂后给蜂巢带来令人失望的结果,处女蜂、公主蜂这些雌性蜂在孵化之时就被从蜂卵中挑选出来并加以保存。一些为数极少、习性不洁的雄峰,他们仅为了与蜂后交配而勉强存在。 到了蜂后的婚飞(nuptial flight )时刻,雄峰会被训练并编队。蜂后飞经守卫蜂房的雄峰,雄峰们成群结队尾随其后。蜂后作为整个蜂群中最有力量的一员,比其任何臣民都强大,她冲向云天,不断向上飞旋,雄峰则跟在其后。有些追随者开始虚弱,体力不支,不得已退出了这场婚配角逐。蜂后继续向上飞,直到所在之处还有一只雄峰。作为自然选择这项硬性规律下的最强者,他才有资格与蜂后交配。结合之时,他的身体支离破碎,随即死去(雄峰的生殖器会断掉并留在雌蜂的体内——译者)。 

将人类未来比喻成神秘且极具献身精神的蜜蜂文明,我们的想象力都会因此颤抖;但是,当考虑到延续种族的人类本能如何以正常、夸张且不合理的表现支配人类生活时,我们就会承认这一极具讽刺性的正当性——随着女性智力不断提升,这种本能很可能最终以蜜蜂文明的方式表现出来,尽管要花几个世纪来清除那些妨碍这一简单而又科学有序文明实现的习惯风俗。 

我们能在美国看到一点这种苗头。几十年前,在威斯康星州提倡优生学属于法定犯,如今,优生学得以大力提倡,法律规定男性需要婚前检查,对惯犯实施绝育。 自时间之始,年长者已经做过梦,年轻人亦见过幻象。如今,当一个科学家有话说时,我们只能坐而惊叹。


以下是LSE院长,当今最具影响力的社会学大家Anthony Giddens,也是前英国首相布莱尔的智囊,对数字技术革命的评论,放在文末,是想回应特斯拉的深刻:科技发展很重要,但是,关注和思考科技对社会的深刻影响,同样重要,这也是 深刻的科技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节选自《时尚先生》,2015年9月9日,《生活在「脱缰的世界」》(作者:陶郁)。

5

「我认为,数字革命是互联网、超级计算机与机器人等三大技术交互影响的结果,不能仅仅将其等同于互联网发展。」 「我认为,数字革命或许是人类有史以来所经历过的最为深刻和剧烈的变革。数字革命不仅发展迅速,而且影响范围是全球性的,没有人能够置身其外。......从某种意义上说,数字革命就像是一场新的工业革命,只不过在速度和范围上都要远远超过我们熟知的那场工业革命。电话被发明以后,用了四分之三个世纪才惠及5000万人,但智能手机扩散的路径就完全不同。非洲许多贫穷的地区,甚至直接跨越了有线电话阶段,直接进入了智能手机时代。」

「仅仅将数字革命看作一场技术变革,是非常片面的,技术革命只不过是载体和表现形式,只不过是加速政治和社会变革的中介和催化剂。这些变革并不一定都是积极的,也可能是危险的,最近崛起的伊斯兰国就是一个例子。在我看来,伊斯兰国是一个中世纪的神权国家、歧视女性,但同时他们使用了最前沿的技术来试图实现其目的。有人说,世界上大约有一半人口—其中包括不少儿童—都通过各种方式接触到过伊斯兰国处决人质的信息,这种影响力显然是前所未有的。」

技术的变化不仅让许多人过上了更好的生活,也给世界带来了更高的风险。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核安全、气候变化、水资源短缺、食物供给不足和人口过剩等问题,在历史上都不曾这么严峻过。因此,数字革命既可能帮助更好地找到使人类文明长存的办法,也可能使我们陷入混乱不堪的末日。应对这种规模和程度的挑战,我们没有太多历史经验可资借鉴,也因此无从真正确定风险的等级有多高,这也是许多人拒绝相信气候变化可能带来严重后果的原因。跨入车门的时候,人们大概可以知道自己可能遭遇不幸事故的概率,但我们却不能确定与数字革命和新技术变化相伴生的风险。」   

入门科技史
PSI内容合伙人
PSI内容合伙人

机器之心编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