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的「好梦一日游」:利用VR感知战乱和贫穷

我站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一座废弃建筑的屋顶上。我的目光从落日转移到我身旁弹奏着自制吉他的男人身上,给他伴唱的是一位名叫 Decontee Davis 的年轻女性,她是 2013 年席卷西非的埃博拉病毒大流行的幸存者。她向我讲述了她在利比里亚的生活,在那里她的免疫力使她能够照顾那些病人而没有染病的危险,她的经历使我潸然泪下。 事实上,我没什么危险,我们不是真的在那里。这是一个联合国提供的虚拟现实的纪录片的最后一幕,在过去的六分钟里,我沉浸其中。 1440726135281603 Waves of Grace 是由虚拟现实视频应用程序商 VRSE 和电影制作商合作制作的系列电影短片中的第二个。他们试图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将人们和世界上战乱不断的地区的生活联系起来,而通常后者在大多数人看来是遥不可及,虚无缥缈的。 1440768202615566 即便当前虚拟现实装备的种种局限性,这种技术手段依旧十分有效,足以让我们轻易谈起这部电影就好像它是一段真实的经历。 Decontee Davis 的声音还在我的耳畔萦绕,仿佛此时我就站在医院病床的一侧,而她正坐在一位已经无法与人正常接触的病人的身旁。我参观了尘土飞扬的校园,在那里孩子们唱着歌,谨慎地打量着我。我站在挖开的坟墓前,穿着白色西装的陌生人们放下一个尸袋,近得我都能感觉到它蹭到了我的膝盖。 「我只是觉得,他们并不能做到真正的设身处地,而我认为大家都应该做到这点。」 摘下耳机,我一下子回到了奢华的曼哈顿酒店的顶楼,试映会正是在此举行。周围是举着酒杯的衣冠楚楚的众人,他们等待着戴上耳机和 Davis 共处的时刻,在那六分钟里,短暂的迷失使人理解了当前埃博拉肆虐的利比里亚经受着什么。 多年来,人们一直在讨论虚拟现实技术作为建立同情心的工具的力量 。记者、艺术家、医生便是这些人中的其中之一,他们一直都在尝试利用这种媒介来 让大家接受他们想要展示的内容。 Gabo Arora是联合国的新媒体顾问和负责这些影像制作的导演。他和摄像师在旅行中用特制设备进行了 360 度的 3D 拍摄。他们很小心得让整个摄影过程不被一些特定场景所中断,比如教室或者好奇的路人。这个结果可能不像我们预想的类似一个异地者的视角沿着路线采集镜头的那样(当然这只是人们对这个奇怪的相机感到好奇,毕竟它让人觉得是对着自己一样)。以上的种种努力让这种空间距离感彻底消除,仿佛埃博拉就真实地存在于我们身边。 Arora 说:「这就是在反映人们在每一个普通日子里是如何生活的,尤其是平凡生活中的那些恐惧。我并没拿着相机在他们面前拍摄。他们自己独自面对挣扎,你能够透过镜头看到他们是怎么熬过生活中那些可怕的事情。 」 国家首脑,坐拥亿万的捐助者还有一些高级决策人都是这些影片的目标观众群。在联合国的第一部虚拟现实影片 《乌云笼罩锡得拉》里,一根年轻的叙利亚女孩带领观众身临了她生活的 Za’atari 难民营。这个影片在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首次发布,让那些世界上最有钱权的人们通过耳机感受到了叙利亚里流离失所的生活状态。 作为前任联合国的高级政治顾问,Arora表示他能亲身感受到那些决策者与决策所影响的人群之间的脱节。 「我想这些人,即使让他们去Za’atari难民营或者其他类似地方 都是有陪同的。」他说道,「我只是觉得他们不是真正的了解那里的现状,并没有将心比心的去感受,我认为这是他们所需要的。」 这个活动普及得很快。《乌云笼罩锡得拉》已经翻译成了 15 种语言在 40 多个国家发布,正计划普及到课堂。 Arora 也表示这些电影也将有助于增加慈善捐款。这最终可能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目的,让这些未知的项目在机构中保留下来,并以其真实的内容唤起社会名流们对于这些问题的关注和重视。 还有一些情景式的影片正在制作中。一个是在有毒的恒河中进行拍摄,另外一个则在尼泊尔地震后的残骸上进行拍摄,另外还有一些去加沙采点取景的计划。 本文选自Motherboard,机器之心编译出品,参与成员:肖丹、Rita。
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