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最终没有出生,你们却还在推送育儿广告」

昨日,《华盛顿邮报》视频编辑、曾获艾美奖提名的 Gillian Brockell 写了一封对 Facebook、推特、Instagram 以及所有社交网络的公开信。

一封令人心痛的公开信

致技术公司:

我知道你们知道我怀孕了。这是我的错,我没有抵抗住 Instagram 话题标签——#30weekspregnant、#babybump 的诱惑。我太蠢了!我甚至点击过一两次 Facebook 上出现的孕妇装广告。我还能说什么,我是你们的完美「重度」使用者。

你们当然看到了我在帖子中对所有参加我产前派对的女性朋友的真诚感谢,也看到了从亚利桑那州飞过来参加产前派对的妯娌在她照片中标注了我。你可能还看到我谷歌搜索了「孕妇休闲格子装」和「婴儿床安全涂料」。我敢打赌 亚马逊甚至告诉你们我的预产期——1 月 24 日,因为我注册了 Prime。

但是你们没有看到我搜索「宫缩 vs. 早产」和「胎儿不动」吗?你们没有看到我三天没有使用社交媒体吗?这对我这样的重度用户来说非同寻常。你们没有看到我发的带有「心碎」、「问题」、「死胎」的帖子吗?还有来自朋友的 200 个流泪的表情。你们没有追踪到这些吗?

你们知道,美国每年有 24,000 例死胎,全世界每年则有数百万,其中很多遭遇者是你们的用户。让我告诉你,当我终于从医院回到家,两手空空,整个世界都空了的时候,社交媒体是怎么对我的。我和丈夫好多天都在床上哭泣,偶尔才打开手机几分钟,试图分散一下注意力。然而,社交媒体给我一种错觉,一种致命的错觉:我的孩子还活着。各种孕妇装品牌、儿童玩具广告!

当我们这数百万心碎的人点击了「我不想看到这条广告」,甚至回答了社交媒体的提问「为什么?」,答案是残忍却真实的「这与我无关」。你们知道你们的算法是怎么决定的吗?它认为我已经分娩,假定这件事有一个好的结果,然后洪水般推送来一堆哺乳文胸广告(而我的真实情况是乳房上盖着卷心菜叶回乳)、哄小孩睡觉的 DVD(如果能听到他哭,我愿意付出一切!)和最好的婴儿车。

还有征信公司 Experian,这家公司发来一封垃圾邮件,鼓励我用它们为孩子「完成」注册来追踪他的人生信用(但是我从未「开始」啊)。

各家技术公司,我求你们了:如果你的算法足够智能可以发现我怀孕或者已经生产,那么也请确保它们的智能程度能够发现我的孩子走了,然后根据事实向我投放广告,或者不要再推送广告。

Gillian

Facebook 对此的回复

毫无疑问,由算法构成的信息推送在此时此刻给 Gillian Brockell 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这一事件的发生引发了人们议论的热潮,Facebook 负责广告业务的副总裁 Rob Goldman 对 Gillian Brockell 信件的早期版进行了回复:

对于您的遭遇和我们的产品带给您的痛苦体验,我们深感抱歉。我们已经提供了一项设置,用户可以对感到不适的主题广告进行屏蔽,其中包括育儿。该设置仍需改善,但我们将继续努力,欢迎给我们反馈。

当事人 Gillian 称她知道可以改变 Facebook 广告设置,并尝试找到该设置,但是没有成功。技术公司基于用户分享的信息自己触发这样的广告推送,Gillian 的诉求是技术公司也能够基于用户分享的信息自动关闭此类广告推送。

至于如何在 Facebook 上关闭育儿广告推送,点击 Settings>Ad Preferences>Hide ad topics>Parenting。

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本周发布了一份重磅调查,宣称谷歌和 Facebook 在数字广告方面的巨大力量正在伤害传统出版商。监管机构就此提出了一系列措施,试图遏制科技公司的主导地位,包括成立一个新的政府机构来监控它们在广告市场的行为,并审查他们用于分配流量的秘密算法。对此,Facebook 的官方回应是「没必要」、「前所未有」和「不可行」。 

这一事件也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共鸣,所有能接触到网络的人都会或多或少地碰到「个性化推送」。这种基于数据收集和 机器学习分析的产品时而会引发我们的吐槽,有时甚至会引起人们对于隐私被暴露的担忧。

我们也会看到人们在抱怨:某个 app 是不是在窃听我的手机麦克风?我在白天和同事们讨论一件事,晚上刷手机的时候,相应的商品就会出现在推荐位置的最上端。虽然对于科技公司来说,要想做到这一点在成本上是行不通的。

一位网友在 hacknews 上发帖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并不是所有人的经历都能用统计数据表示,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有些广告推送甚至看起来莫名其妙。

例如,我是一名跨性别女性(transgender woman),我会收到最不可思议的广告推送。这也说得过去,因为算法融合了我过去十年发在社交平台上的约会信息,它一定学到了什么特别奇怪的东西。

我收到的唯一有适当针对性的广告来自对研究我有兴趣的学术机构。推送是这样写的:「您是跨性别女性吗?参与此项研究赢取礼品卡。」

当平台试图拿我赚钱时,它们会向我推送男士衬衫以及其他我之前经常购买的东西。

这些平台的算法对我真实情况的无视一如既往。我不知道怎么解决,但想强调这是一个更加广泛的问题。

无法阻止的「个性化」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社交网络和搜索服务是「免费」的,但同时也会以收集个人信息为代价。谷歌的大量应用就在追踪着每个人的私人信息,基于你的搜索历史、你的定位乃至任何你可能点击的链接。任何避免这种「个性化服务」的尝试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根据谷歌的竞争对手 DuckDuckGo 最近的一个新研究,在使用谷歌搜索的时候避免个性化服务是不可能的,即使退出了谷歌账号并使用无痕浏览「匿名」模式也不行。

DuckDuckGo 在今年 6 月进行了这项研究,当时正是美国中期选举季的高潮。它声称这样做的目的是,确认谷歌的搜索结果是否会基于用户过去的行为和收集的数据向用户广告信息来加剧用户的意识形态倾向。

该研究发现谷歌搜索导致了各种各样的显著变化,即使在无痕浏览模式下也是如此

目前仍不清楚通过这些发现能否回答上述问题,同时很明显 DuckDuckGo 不是客观的第三方机构。但该项研究的发现无疑很有趣,因为它们指出了不同用户的谷歌搜索结果之间会有多大的方差。

DuckDuckGo 发现,该研究的多数参与者在搜索三个不同的条目——gun control、immigration 及 vaccinations 时得到了不同的结果。该公司表示,「这些差异不能用位置、时间的改变,登录谷歌或者谷歌测试算法针对一小部分用户做出的改变来解释。」DuckDuckGo 表示,他们通过处理不同地区的局部结果来控制位置,就好像它们是一样的。「有趣的是,研究表明,这一调整没有显著影响总体变化」。

这些产品的共同点在于,谷歌的产品虽然基本都是免费的,而且通常会被设计得很好,但它们通常也会通过收集和处理大量个人信息,并推送有针对性的在线广告来赚钱。为了改善每次广告促销所产生的效益,以及广告总量,谷歌这样的公司经常会采用其用户几乎无法洞察或深入理解的策略。

个性化的搜索和推送结果本身并不一定是邪恶的,但是像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正在使用的算法——尤其是那些复杂而无法预测的 人工智能——总是超出了普通用户可以理解的范围。根据定义,这意味着大多数人无法知晓它们的工作方式,包括立法者、隐私监督机构和维权团体的成员。

对于谷歌、Facebook 这样的公司而言,这可能会成为一个问题,因为这些公司正在操纵消费者市场和立法环境,但这种环境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忽视隐私了。 


参考内容: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ifestyle/2018/12/12/dear-tech-companies-i-dont-want-see-pregnancy-ads-after-my-child-was-stillborn/?noredirect=on&utm_term=.2576f7c942ad

https://www.smh.com.au/business/companies/unworkable-unnecessary-unprecedented-facebook-hits-back-at-accc-20181212-p50lvk.html

https://www.theverge.com/2018/12/4/18124718/google-search-results-personalized-unique-duckduckgo-filter-bubble

https://news.ycombinator.com/item?id=18665048

产业Facebook推荐算法
21
相关数据
亚马逊机构

亚马逊(英语:Amazon.com Inc.,NASDAQ:AMZN)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西雅图的跨国电子商务企业,业务起始于线上书店,不久之后商品走向多元化。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线上零售商之一,也是美国《财富》杂志2016年评选的全球最大500家公司的排行榜中的第44名。

https://www.amazon.com/
相关技术
机器学习技术

机器学习是人工智能的一个分支,是一门多领域交叉学科,涉及概率论、统计学、逼近论、凸分析、计算复杂性理论等多门学科。机器学习理论主要是设计和分析一些让计算机可以自动“学习”的算法。因为学习算法中涉及了大量的统计学理论,机器学习与推断统计学联系尤为密切,也被称为统计学习理论。算法设计方面,机器学习理论关注可以实现的,行之有效的学习算法。

人工智能技术

在学术研究领域,人工智能通常指能够感知周围环境并采取行动以实现最优的可能结果的智能体(intelligent agent)

算法套路深,但终不得人心。